十年踪迹十年心_苏意暖【完结】

  《十年踪迹十年心》作者:苏意暖

  文案:

  三个人的十年。

  他是皇帝,游走在爱与放纵之间;

  他是男宠,纠结在爱与友情之间;

  他是能臣,徘徊在爱与得到之间。

  爱在流水的时光中消磨,也在不舍的温暖中深彻。

  爱不占有,不被占有,爱只在爱中得到满足。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绯,宗珣 ┃ 配角:沈徽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他的心软与爱给了云绯

  朝廷大事上,宗珣从不糊涂的,也不心软。他的心软与爱给了云绯,对大臣们就很是冷峻威严,看到臣子们匍匐畏惧拜倒在他面前,他有一种满足和开心。

  却不是心深处的开心,他的乐趣与爱好从不在皇权。

  他只是需要皇权。

  常想,云绯若是个女子就好了,就可独宠六宫也安然,可惜云绯不是。

  这天太后来找宗珣的麻烦。

  因为云绯不能给皇家生养,现后宫只皇后育有一个男孩,皇嗣单薄。

  太后说的是:两年来,哀家依皇帝的意思从没找过云绯的麻烦,可是衍庆前月那场大病,实让哀家忧心,后宫得再添男丁了,以免江山不稳。

  宗珣头疼,还是答应了母亲。

  这年宗珣二十四岁,已做了皇帝十四年,在位的年头也算不短了。虽然青chūn正盛,到底没在后宫多生出几个儿子来,是一大缺失处。因他十八岁以来,就只顾着和云绯纠缠,忘记了后宫,也忘记了皇帝绵延子嗣的责任。

  皇嗣少确然是个问题,宗珣也未尝不考虑过。他爱云绯,可如果皇位继承人已影响到江山的稳固,那就不是可以糊涂疏忽的了。

  没有了皇权,他自己就没有了,一切都失了依凭,哪里还有爱的依存?

  宗珣一路思忖着寻至会心阁,云绯倚在窗边读书,海棠红锦袍在冬日暖阳里分外娇艳明媚,黑发盘束脑后,现出光洁的额头,低头沉静专注,不知读到了什么,唇边清静含笑。

  这样的云绯,怎舍得离开半步去与别的嫔妃就寝?

  所以得遣走云绯。

  宗珣缓步来在云绯身后,抱住云绯的肩,云绯知是他来了,放了书,握住他手,转过头来。

  那么一双清亮含笑的眼,澄澈透人心魂。

  宗珣什么也没想的,对着那双眼先吻了下去,吻得缠绵悱恻,辗转不舍。

  云绯爱怜的环抱他,一定是以为他遇到了什么政务烦难。

  “阿绯,”宗珣说:“帮朕做件事吧。”

  云绯仰头清亮亮的眸子看宗珣,宗珣坐下来,坐在云绯身边:“快过年了,卫缙去北疆看望他父亲,你也一道去吧,代朕慰问边疆守军。”大队人马一去怎么也得两个月,后宫会增添一两个男孩吧。上天如果开眼的话。宗珣觉得自己就像个种马,可是这也由不得他。

  “好。”云绯说,安静地迎他的目光,清宁眸光不变。

  宗珣拉了云绯便恩爱缠绵,用所有的柔情媚意勾绕云绯的神魂,表述自己的心。很快良宵退隐,晨光乍现,云绯在宗珣依依不舍的亲热缱绻之后走了,临别在宗珣脸颊上轻轻给了一吻。

  云绯总是这般,表达情感纯净得不像话,似情窦初开的少年,又清澈高远,如飘然雅逸的神仙,让宗珣的心翻涌着爱恋。

  他们两人之间,好像从来都是宗珣依恋云绯。云绯洒脱的拂开衣襟上了马就走远了,并未曾回头。

  聪明如云绯,什么也没说,让宗珣怪愧疚的。

  其时朝霞红染半天,衬得云绯背影越发如画似幻,宗珣的心安然圆满。这么一个人是自己的,便远离天边,也是自己的啊。

  宗珣郁闷的每日临幸皇后的椒房殿,专心造人。因为目的明确,没趣味的很。时日过去,宗珣越发的想念云绯,想的茶饭无味,诸事索然。再好的歌舞弹唱,也不如云绯一张琴。

  还好两个月后,皇后怀孕了。宗珣由衷感谢皇后成全自己。立即写信唤云绯回来,快马八百里加急送往边疆。

  信笺上满是柔情爱绪:陌上花开,卿可缓缓归矣。

  心怀雀跃的等待,朝思暮盼,哪知没等来那个人,却只一封简单的信:卫大将军旧疾发作,病势严重,恐将不久人世,臣需陪伴卫缙,走不脱。

  云绯与卫缙有幼年同师的情分,两人友谊深厚,宗珣理解,可心里的失落真是好几日没缓过来。

  那情形该像是史书里的昏君,不关心守边大将军的病情只惦念男宠的归期,——可宗珣觉得自己“明”得很。

  指派了御医去边疆,心存有不甘,云绯就这么一行字把朕打发了?

  早知这样就下旨了,偏情意绵长的写信做什么。

  心抽抽的不快,还无法发作出来。

  每日里越发百无聊赖。

  与女人在一起,实在无味的紧,他想念云绯的身体,让他在chuáng上痛与慡到极致,这么一想,心都痒痒的了。痒到难以忍耐。

  云绯不回来,不如做点事给云绯看。

  上朝的时候别有用心瞄大臣。

  宗珣任用官员重人品,大臣们瞧着都不错,可是弄出些情感暧昧来——实在没这个念头。

  寻来想去,只得一个杜谨。

  杜谨是他幼时的伴读,人好,可靠,怎样都行,可以下手。——可杜谨方接替其父任右丞相,是朝中的重臣,若平白担上男宠的虚名,太得不偿失了。朝事为重,宗珣有些舍不得。

  其余的,没有他能看得上眼。

  目光投到太学院。

  亲临太学院视察,还真得一个少年。

  编修翰林沈铎之子沈徽,年十七,容貌才华出众,气质风采卓然,是太学院里风头正劲的少年人物。如果说云绯是夏水中莲花,清新雅致,朗秀出尘;沈徽就是冬雪里红梅,鲜妍明媚,傲骨bī人。

  可是弄到身边怎么也得科考之后了,否则这么一个好大臣苗子,宗珣舍不得提前毁了。

  宗珣的性子,但凡看中一个入眼的,旁的人就没什么好看的了。倦然回宫。

  夜晚寂寞难耐,一时冲动,命:“传右丞相杜谨立即进宫见朕。”

  杜谨一路跑着就来了。皇帝连夜传唤,杜谨以为出了十万火急惊天动地的大事,哪知皇帝悠然的坐在那里温情脉脉的说:“朕累了,爱卿代朕将这些奏章批复了吧。”

  杜谨额头丝丝冒出冷汗,不敢多言,恭谨跪坐在地桌后批复奏章,宗珣倚在chuáng边上看。

  大臣中他也只待杜谨算是贴心,难得的幼年一起成长的情分。

  父皇曾告诉他,抑制住自己的脾气,少杀点人,怎么也得留个像朋友一样的臣子在身边,否则这个位子坐久了,连个能聊天的臣子都没有,太寂寞,会无趣得很。现今他才二十四岁,身边能称得上朋友的臣子就只剩了杜谨一人。当然还有云绯,不过云绯不是朋友。云绯倒想做朋友,可惜,宗珣一定要云绯成为枕边chuáng上、身体与灵魂尽与的爱人。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