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府戏子_醪仓【完结+番外】

  《将府戏子》作者:醪仓

  文案:

  /分视角/HE/清淡风/万字短篇/

  【戏子篇:胭脂彩釉御悲喜】

  【将军篇:烈风自由恨天殇】

  【结局篇:相思入骨霖铃尽】

  “执手一瞬,心疼一生。”

  戏子来自南方,仲夏烟雨之中,抵京唱戏。

  他说他彩釉御面不辨雄雌只为混个温饱。

  他说他本是四海为家浪迹天涯是悲是喜无人过问。

  他说他为了那个男人停留一世却终究无缘白首。

  他说他活该遭人唾弃肝肠寸断只因错爱一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戏子,将军 ┃ 配角:药女,鬼医,方丈,阿药 ┃ 其它:将军攻戏子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壹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阿寻,写了一个月的古风耽美,很美的故事,希望大家可以给我鼓励,评论感激不尽。

  前几天引狼,喜欢的随手点一下收藏,下一章就是绝宠,风格延续此清淡风。1月25日晚上发第二章,以后日更,望喜欢。

  1月25日晚上或者次日早上别忘了来看看哦!

  [戏子篇//胭脂彩釉御悲喜]

  戏子来自南方,仲夏烟雨之中,抵京唱戏。

  他说他彩釉御面不辨雄雌只为混个温饱。

  他说他本是四海为家浪迹天涯是悲是喜无人过问。

  他说他为了那个男人停留一世却终究无缘白首。

  他说他活该遭人唾弃肝肠寸断只因错爱一场。

  ——愿来世相见,再无离散,再无欺瞒。

  戏子说,这辈子他辗转漂泊,只为那一个人停留过。

  一停,便是一世。一留,再无后路。

  后来戏子在破敝禅房独居了七年,什么眷什么恋,都腐朽在心里。

  戏子笑着流下泪水,说,这就是命。

  这么多年了,他大概想都没想过我吧。

  戏子说他想起了他们最后一日,将军高傲端坐于正座,戏子匍匐于地,低贱之态尽显。那个人说,本将军不过是一时起了玩心。

  戏子说,我早该知道,他堂堂一个将军,那样好的锦绣前程,怎会愿为一个略有姿色的卑微戏子止步。

  那一日,朝为青丝,暮成白雪。

  戏子说,罢了罢了。

  他是个美艳动人的江南戏子,他是个威名远扬的北国猛将。

  他在南方低媚婉转,他在北方驰骋威武。

  忽有一日,他抵京唱戏,他返京静休。

  进错了哪家戏院,看错了哪场戏曲。

  爱错了哪个人。

  谁轻易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又是谁把谁伤的那样深。

  他的痴心不悔,终究敌不过那个人的凉薄不悯。

  后来的七年,戏子常常问自己:这么些年,究竟,值不值得?

  从季夏六月到次年仲秋,每日每夜,他都记得很深。

  仍旧记得那一日,将军踏入戏院,戏班子的人对戏子说,大将军此次回京时,盛况倾城,可见地位。

  戏子为自己御了精致妆容,登台,水袖舞起,清亮嗓音轻缓吟唱,回眸一笑,时间定格。好像,那一眼,便是定了终生。

  戏子觉得,他从未生受过那样灼热的视线,温柔地落在他身上,那么深邃。

  一曲毕,温软伏地,抬眼望着那个男人站起身来,一身的将军气概,却是定定看着他,笑得灿烂。

  将军说,好美的一出戏。

  许是从那一刻起,再也忘记不了。逐渐在将军频繁的光顾中盼望起了每日看到他,直到有一日,将军问他,你到我的将府去唱戏,只唱给我一人听,好不好。

  独属于他一人的绝美盛宴。

  戏子不知那不可遏制地炽烈跳动的是什么,心道将军该是看上了他的戏,只是应允。

  入府以后,每日表演,未觉不妥。将军为他安排了客房,他也渐渐习惯将府的生活。

  那日晚上,将军醉酒,带着一身洌香闯入戏子所居客房。

  将军说,今夜你陪我可好。

  戏子慌神,扶住将军,答,将军醉了,小人乃是男子。

  将军笑得张狂,那又如何?言罢扣住他纤细皓腕便是俯下身去。烛光摇曳。

  那一夜,脆弱的嘤咛声中,呼吸迷乱,渐渐沉沦。

  第2章 贰

  将军醉得莽撞而不失温柔,戏子剧烈颤抖。

  清晨戏子醒来,一眼撞入将军胸膛。将军轻抚戏子如瀑青丝,说,我已三十有六,却头一次这样想宠一个人。

  将军征战数年,不期遇元伤,名医说要静休。方回京,便遇戏子。

  戏子面颊红透,嘟囔,小人仲春时节,在家乡立了冠。

  他今年才二十岁,便已在九州各地风雨漂泊数年,可见少时艰苦。

  将军怔了怔,伸手抬起戏子白皙的下颌,俯首,温存。

  戏子孤独了二十年的心,遗落在谁身上。略带自卑的轻缓气息,被谁掠夺。

  将军松开他,炽热指尖触碰戏子朱唇,说,以后我来宠你,好不好。

  执手一瞬,心疼一生。

  这之后,盛世绝宠,惊动满京。

  戏子开始与将军一同出入,京中风言风语渐多。

  听闻大将军身侧多了一个戏子。

  听闻那戏子虽是男子却生得妩媚纤弱。

  听闻那戏子不知如何蛊惑让将军神魂颠倒。

  听闻法师说那是个会给将军带来劫难的妖孽祸水。

  京城中向来拥戴将军的众人担忧了起来,并且皆骂起了那个戏子。

  有大大小小的官吏来将府向将军说及此事,试图劝说将军勿被妖孽蛊惑。

  戏子如坐针毡。

  将军冷漠威严,众官吏皆一阵冷汗。只听那正座上高傲的男子强势地揽着怀中柔弱的男子,曰:

  本将军的私事,还轮不到尔等鼠辈过问。

  言毕,将戏子打横抱起,大步离开正厅。戏子依偎在将军健硕胸膛,紧张的心情逐渐平静。

  满厅官吏大眼瞪小眼,得出结论,大将军已被妖术迷了心智。

  戏子说,你不要你的威望了吗,我可以走。

  将军说,我不会因他人言语违背自己的心。

  谁的怀抱温柔缱绻,谁的内心明暗深浅。

  将军抱着戏子坐在小亭看落英缤纷,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他说从前西北有一场烈风自由的年少轻狂。

  他说有个人独闯江湖最后归顺了朝廷。

  他说那个人也曾狂名十五年。

  他说现在那个人累了倦了,只想安于现世了。

  那年那日世界荒芜,他却遇到了救赎。

  他对权贵不挂心,却独独对一个人有了渴望。

  他的声音低低缓缓,宝贝,这辈子你陪我白首,好不好。

  戏子说,好,我陪你。

  这么简单,这么坚定。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水军,你们感动死我了qwq

52书库推荐浏览:twentine| 阿豆| 沈南乔| 深海先生| 安思源| 春溪笛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