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帘风月_飞凌波【完结】

  一帘风月————飞凌波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jú花开,jú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你又在游dàng了……”燿从身後环住狱,“小心着凉。”

  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我想找回我自己。”

  “你就在这儿,就在我的身边。”燿知道狱的心思,紧紧地抱住他,“你就是你自己。”

  “燿……”他低声的抗议,“你知道我的意思……”

  燿没有理会他的抗议,俯身亲吻他如丝的秀发——一个男人能够拥有如此柔顺的头发实在是很令人气结的一件事,不过我喜欢。

  狱的头发不很长,但是却特别的柔软和顺骅,燿记得他第一次见到狱的时候,就是被这一头秀发所吸引的。

  “狱,我爱你的头发。”燿伏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

  “……呵呵……痒……”狱在燿的怀中不安分地扭动着,“燿,不要在我耳边説话。”

  “哦,是吗?”燿故意地在他的耳边轻轻地chuī气。狱不是一个会撒娇的人,他只有一个弱点……不过很可惜,这个弱点只有他知道。他也深深地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一个好人,所以他也没有必要不好好利用一下这个弱点。

  比如说:现在。

  燿调笑着,狱似乎有些生气了,他使劲地从燿的怀中挣脱出来,然後快步地走到角落里: “你,离我远一些!”狱郑重其事地对燿说了这句话。

  燿嘴角微微地上扬,转身离去:“别游dàng的太久了。”

  普天之下只有燿敢戏弄狱,但他也深深地懂得要适可而止。

  狱不是一个温柔听话的人。没错,他有著一张清秀的面庞,可是同时他也有着狂bào的性格。呵呵,绝对的格格不入,不是吗?

  燿聪明地一个人回到屋内,走进厨房,喔,水开了 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然後坐下来——让我想一想,我是怎样认识狱的呢?什麽时候?在哪里?完了,我似乎记忆有些模糊了,也许是跟狱相处太久的缘故吧!

  透过玻璃窗,能看见狱还在院中徘徊。今夜有风,风chuī过,将他的发丝轻轻地扬起,令人心动的画面。对了,第一次遇见他似乎就是在这样一个类似的夜晚,有风,微风;有月,淡月;还有鲜血,那散发着醉人馨香的滑如凝脂的鲜艳的液体。

  燿喝了一口咖啡,好味道。

  那晚我上完晚自习已经是10点了,背著一大摞的书,“爬”行于回窝的路上。我自认为我不是一个聪明的学生,但我绝对有一颗聪敏的脑袋——虽然它用在学习上时显得不那麽聪明……噢噢,好了,我不罗嗦了,我来説我怎麽认识狱的吧。

  话説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伸手只能隐隐看到五个手指,我,燿,一个英俊潇洒的历史系大三的学生,独自穿行于回家的小巷中,突然前方传来几声惨叫,初聼误以爲láng嚎,但经过仔细地分析之後:

  一、今夜不是月圆之夜,所以láng人的可能性排除;

  二、此处方圆百里之内无动物园、jīng神病院等公共场所,所以这也可以排除;

  三、我幻聼……但是在又一次悲惨的叫声响起的时候,这个推测也被正式推翻。

  那麽我得出的结论就是——不知道。

  “啊呜——”又一声惨叫响彻小巷,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但是,英明神武的我是怎麽可能被吓倒的呢,在好奇心的引领下,我高举着手中那一摞沉沉的书,一步一步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啊呜——”再次的惨叫声。

  我探出脑袋想要看清楚,但就在那一刻,我呆住了——淡淡的月光下,一个身高约在180公分的男人站在巷子中,一阵风chuī过来,他的头发随风飞舞——美呀,我的哈拉子也适时地从嘴角処流了出来。

  此刻我已经完全被那个男人,不,确切地说是那男人的头发所深深地吸引了。我呆呆地看着那在空中飘散的发丝,突然有一种想要亲吻的欲望……

  那是怎样的头发呀,在淡淡月光的映衬下发着淡淡的柔光,像一层雾笼在发上……我痴痴地望着那个男人,直到手中的书“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将我惊醒。

  那个男人看见了我,我有些窘地慌忙蹲下收拾掉落的书,我听见脚步声,他在向我走过来:“你都看见了?”

  我没敢擡头看他,只是假装没有听见他的问话,此刻我已经注意到了,那惨叫的来源此刻恐怕早已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吧。一大滩的血,在黑夜中变成了黑色,散发着浓郁的甜腻的味道。

  “啊!”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头发,将我拎着站了起来,“疼!”我大叫了一声。

  “闭嘴!”那个男人真是狂bào,“为什麽不回答我的问话?”他又使劲地拽了拽我的头发。

  “我的头发都快被你拽掉了!”我也生气了。我将拾起的书扔到地上,用手肘向後击中他的胃部,然後趁他松开手之际迅速地回转身给了他一拳,“你不要以爲我好欺负!”

  他被我突然的反击弄得有些懵了,嘴角很光荣地挂了彩。

  我也愣了,我没有打算打架的。而且我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可能我会死的很难看。我有点儿後怕。上帝,如果此刻你能帮助我,我改天一定去拜你。

  深夜的风有些寒冷,风中夹杂着血腥味。

  安静,静得怕人。

  我等着,等他的攻击,他绝对不是一个仁慈的人,不会就此放过我的,更何况我看到了那一幕。

  他擦着嘴边的血,靠在墙上,没有冲过来。他背著光,我看不清此刻他的表情。

  我向後退了退,决定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他冷笑了一声:“原来你不过是一个胆小鬼,呵呵……”

  “是呀,我承认。”我不否认,“我又不是混混,当然害怕啦。”

  “你认爲我是混混?!”他聼了我的话,突然走到我的面前,嘴角泛着冷笑,“哦,你是这样看我的吗?”他俯下身来,直视我的眼睛。

  我不知所措,紧紧地靠在墙角,别过头不去看他的眼睛,这个男人太恐怖了。

  他伸手控制住我的头,不让我别过头去,他霸道地让我看着他的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回答我。”

  “就是认爲你是混混。”我的倔qiáng性子又出来了,“呵呵,难道不是吗?”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倒在地上的那个不知还是不是人的东西,“那个就是证据。”

  “不,你错了。”他放开了我,然後拾起地上的书看了看,又jiāo还给我,“学生?”

  “嗯。”我掸着书上的尘土。

  “哪个学校的?”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