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事人_叶遍华【CP完结+番外】

  《以色事人》作者:叶遍华

  文案:

  忠犬攻VS阴郁受,少年天子VS亡国太子,竹马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从进清乾殿的第一天起,锦瑟便知道这宫里有两个主子,一个是当朝圣上,一个是内殿里那人。

  第一次见到那人时他正倚在榻上看书,听到请安的声音抬起头,懒懒道:“新来的?”

  那分明是个世所罕见的美人,过分殊艳的容貌当真是哪位娘娘都比不上的好看。他披着一件白色长衣,肤色却仍如浮在上面般苍白透明,一只脚轻点在金殿上嵌的玉莲上,青筋毕现。她惊得无法呼吸,只得低头道了声是。

  没人知道那人姓甚名谁,只有听着老些伺候的人的叫法,唤声“主子”。

  她询问时,那小公公还重重叹了口气,说:“清乾殿当差啊,是顶好的差事,只要不去伺候主子。”

  她起初不解,伺候了几天才明白内情:全天下都知道皇上是最大的主子,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天子几乎是用尽全副力气去讨好那个美貌病弱的主子,主子非但不领情,似乎还视那恩宠为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

  皇上一肚子的气没法撒在主子身上,近侍的下人便遭了殃。伴君如伴虎,莫过如是。

  来殿里伺候的第四个月,皇后小产了。皇上在凤仪宫里陪完皇后,便气冲冲过来找主子。

  皇上一来便叫他们全部到殿外候着,锦瑟跪的位置靠前,隐隐听得些里头的声音。

  帐中传来断断续续的争吵,直到主子一声近乎凄厉的嘶吼:“你想杀我大可以杀了我!放我去见我家人,我求之不得!”

  而后便是一阵阵撕扯与挣扎,两个时辰后皇上才从殿里出来,吩咐他们道:“进去,伺候他洗了。”

  皇上这次是真生了主子的气。

  他隔天命人送了副镣铐,叫他们把主子锁在床上,哪也不许去。

  锦瑟和几个宫女太监捧着缠了软缎的镣铐战战兢兢不敢上前,主子躺在床上,幽幽道:“薛靖要你们怎么做,照办便是。”

  薛靖是皇上的真名,普天之下,怕也只有主子敢这么唤他。

  整整两天,皇上都对主子不闻不问,哪怕批阅奏章的地方离内殿只有一墙之隔,也未曾进去。

  主子倒是安静了不少,他被铐在床榻上,几乎动不了,终日只怔怔望着明黄的床帏,不知在想些什么。

  到了第三天,她替皇上研完墨,皇上忽然道:“主子这些天……可有难为你们。”

  “回皇上的话,主子安静得很。”她答道。

  便是在平日,主子也甚少难为他们这些下人,他的千般脾气,从来只对着皇上一人。

  皇上没有说话。许久,他才幽幽道:“那便好。朕该去看阿泱了。”

  他念那个名字时,当真是百般柔情,那种语气,只有唤自己的心爱之人才会有。

  锦瑟听闻,却是浑身一震,险些忘了请安————

  殇帝后裴氏,育二子,长者讳泱。

  泱者,气宏壮伟,浩浩汤汤,四海八荒最尊贵不过————那个被囚禁在深宫内殿,以色事人的小主子,原该是当朝帝王。

  薛靖轻轻掀开床帷时林泱正睡着,他刚想上前,林泱却突兀地睁开眼,原本探出去的手也只有收了回来。

  “阿泱。”他唤了一声,含了些小心翼翼的讨好,林泱黑幽幽的眼睛直直注视着他,漠然道,“你来干什么?”

  他语气说不得好,只没有字字戳薛靖的痛处,就已经是难得的好脸色。薛靖半伏在塌上,道:“在理料皇后和王家,理料完了,自然就来这里了。”

  皇后出身琅琊王氏,在朝中威望甚重,之前皇后有孕阖族欢喜,突兀小产,自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林泱侧过头:“你答应了他们什么?”

  “其一,不迎谢氏女入宫;其二,晋王贵人为贵嫔,他日诞下皇子,必立为太子。”

  陈郡谢氏与琅琊王氏素来不睦,皇后此番小产伤了身子,日后有孕难上加难,琅琊王氏自然只有将念想寄在同出王氏的王贵人身上。林泱目光幽幽:“不迎谢氏女,不怕谢氏不满?”

  “谢晖气焰太过嚣张,我早有打压之意,自然不必顾及。”

  林泱良久无话,许久才轻轻笑了起来,流光溢彩般的明艳:“当真是好算盘。同我讲这些,不怕我下手又害了王贵人,或是给谢家通风报信?”

  “我清点了清乾殿的宫人,但凡曾在先朝伺候,或是与清河裴氏有所接触,一律发去别处。”薛靖看着他,“前朝后宫,都出不得第二个裴衍这般祸害人物了。”

  “不许你这么叫他!”

  林泱忽然剧烈挣扎起来,他手脚俱被镣铐锁住,薛靖往旁边一靠他便碰不得他分毫。良久等林泱的动作小些了,他才伸手扼住林泱手腕,细细抚摸着青色的血管,慢悠悠道:“裴衍是你舅舅,但于朕,于瑞朝,他是奸臣,谁也不能不认。你以为你做的不着痕迹,但不是朕护着你,你以为琅琊王氏当真查不出你吗?”他瞧着林泱有些涨红的脸色,语气又情不自禁软化下来,“你待在这里,想要的物事我替你取,想杀的人我替你杀,生同寝死同穴————你明明答应过的。”

  他最后的语气竟有一星半点的委屈,林泱听了只觉好笑,他看向薛靖,一字一句道:

  “我答应你时,你父亲可还是骠骑大将军。”

  骠骑大将军。

  骠骑大将军。

  骠骑大将军。

  是啊,很多年前薛氏还只是河西薛氏,他的父亲,太祖武皇帝还是端朝的骠骑大将军。

  薛靖时常想,如果不是那年殇帝遇刺,内宫空虚,父亲也许不会起兵造反,那他还是骠骑大将军的儿子,太子泱的伴读,他无论是留在宫帷,还是投笔从戎,总归都是林泱最亲近,最信任,要护他一生一世的人。

  可在他听闻内宫哗变,父亲于宫中称帝时,裴后已同二皇子涣纵火自焚,被宫人秘密掩护的林泱亦在北门为人所察,他在殿前跪了一天一夜,父亲才答应他,留下林泱性命。

  后来清河裴氏满门伏诛,只留下裴后胞弟,先朝宁侯裴衍,父亲待他极尽宠幸,加封南康王,由得他祸乱朝纲。原本在冷宫中的林泱也因南康王所求,被他接入府中抚养。

  他曾随父皇进过南康王府探望病中的裴衍,他同他倾国倾城的胞姐容貌相仿,眉目艳丽世所罕见,那种美丽,分明也是林泱拥有的。

  父皇在位十年他只见过一次林泱,在南康王府的后花园,他在树下读着书,哪怕只是个背影,他也认得出他。

  他欣喜若狂,连忙唤了声“阿泱”,林泱却似乎受了极大的惊吓,扔下书跑进了内室,再没有出来。

  登基十年后,父皇病危,他身为太子随侍在侧,父皇突然问他:“前朝皇子林泱……你可喜欢他?”

52书库推荐浏览:桔子树| 剑三同人| 焦糖冬瓜| 米兰Lady| 西方经济学| 军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