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中樱_赭回【完结】

  《庭中樱》作者:赭回

  文案:

  阳光健气攻×闷骚下属受

  一个一万来字的小短篇,专注于摸方向盘的假车司机(怂)

  既然看到既是有缘,望各位看官吃得愉快,热度什么的随缘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顾谌闵(谌云止) ┃ 配角:助攻们 ┃ 其它:酒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一

  京都初春的夜晚,渗着丝丝凉意,花街烟柳巷里,却是另一番热闹景象。

  柳巷留烟楼,一小侍急急忙忙地跑上楼,直冲三楼走廊尽头的雅阁,慌忙推开门,看向桌前环绕于莺莺燕燕中的男子,眼露急色。

  “公子,来了!”他道。

  “呵。”男子捻着杯盏,浅浅一笑,将杯盏递向一旁红妆雪衣的女子道:“来,为我斟酒。”

  仿佛应了小侍的话一般,留烟楼下,一玄色衣衫的少年杀气腾腾地跨进楼,一把揪起迎上来的老鸨,恶狠狠道:“谌公子在哪儿?”

  “大人……大人莫急,谌公子,谌公子在三楼雅阁,留话说请您上去喝酒呢!”老鸨笑得一脸褶子,浓郁的脂粉味呛得少年生厌。

  少年松开手,直奔三楼上去,毫不避讳地一间间撞开门,惊起一片呼声。直至看见慌忙出来的小侍,才扭头大步追上去,推开了雅阁的门。

  “公子!”少年立在门口,阴恻恻地开口。

  谌闵却笑开,抿了一口酒道:“哦?庄顾你来了。”见对方不回答,他却也不恼,自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

  “阿琛,给庄大人斟酒啊。”

  “啊,是……”唤作阿琛的小侍闻言,立马绕过庄顾到桌边拿酒,一边看着眼色,一边小心翼翼凑过去:“庄、庄大人……”

  “公子!您是少将军,将来是要承继老将军的爵位的,怎可流连于这烟花之地!”庄顾一把打掉阿琛递来的酒杯,杯盏落地粉碎,惊起一旁莺燕。

  谌闵闻言笑笑,不以为意道:“承爵上有大哥,下有三弟,又何须非得是我?”

  庄顾自知失言,话到嘴边又被哽住:“可您明知老将军……”

  “可你也明知,那从来不是我的志向。”谌闵一开口,便字字如刃,逼得庄顾无话可说,只得恨恨一跺脚,拂袖愤然离去。

  雅阁中众人,面面相觑,只单单谌闵看着一晃一晃的门板,抬眉叹了口气:“哎——惹他生气了。”

  “公子……”阿琛缩在门边,巴巴地望了谌闵一眼,无声询问。

  谌闵起身,掸掸衣袍,对阿琛招手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回去吧。”

  说罢两人便一前一后出了留烟楼,循着庄顾的方向回去,他们分明只晚了一会儿出来,却不见庄顾背影。

  走得真快,谌闵心说。

  “阿琛,你说我要不要追追他?”谌闵心里分明已有主意,却还是多此一举地问道。

  “公子,庄大人他脚步快,估计早回府了吧。”阿琛跟在后边,挠挠头道,“反正都是要回将军府,有什么好追的呢。”

  “可我惹他生气了,这又不一样了。”谌闵道。

  “那公子此刻又不紧不慢的,哪里是要追的样子嘞?”

  “说起来都怪你,出了这么个馊主意。”

  “欸……明明是公子话不留情,才把庄大人气走了吧?”

  “好你个阿琛,跟谁学了这么口齿伶俐的?说出来让本公子一并教训了。”谌闵作势敲他的头,阿琛连忙缩头抱住:“阿琛错了,公子饶命。”

  谌闵满意地笑笑,收回手道:“这才乖。”

  夜凉如水,主仆二人踏着夜露往谌将军府走着,谌闵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转身道:“对了,你回去打听打听庄顾闯的门,都有哪些权贵大人,改日我让人去登门道个歉,别给庄顾留了什么麻烦。”

  “公子待庄大人是真好。”阿琛冲他嬉皮笑脸道,还没等他抬手教训,丢下一句“小的这就去”便一溜烟跑远了,谌闵失笑,摇摇头转身回去了。

  谌闵进府经长廊时,正巧遇见自后院方向过来的徐妈,便顺便问了庄顾是否回来,徐妈听了嗔怪道:“二公子是又惹庄大人生气了吧?我看着他回来时那神情就不对劲,还说是不是又跟你置气呢,你看看,这不是?”

  “哈哈,果然什么都逃不过徐妈你的眼睛。”谌闵也十分配合,顺着徐妈的唠叨听了几句,便晃着往后院去了。

  谌闵的住处在后院的南院,院庭中长了一株极大的樱花树,这个时节正打着花苞,满树粉点,月光下更是如梦如幻,只这样看着,便足以想象花开时的惊艳。

  庄顾作为谌闵的亲随下属,住处同在南院,此刻那间屋子正紧闭着,半点烛光也无,可谌闵知道他在里面。

  他过去,轻轻敲了敲门,无人回应。

  谌闵叹了口气,自说自话般道:“小顾,不要同我置气了,今日算我错了可好?”

  他站在门外,侧耳听屋内的动静。

  “小顾?”

  过了好一会儿,屋内传来一阵细微的被褥翻动的声音,谌闵知道他这是听见了,也不气了,便笑颜逐开,朗声道:“那我回去睡了,你好好歇息吧。”

  说罢谌闵便高高兴兴地回了自己屋,回想起来,自庄顾十二岁被老将军收留入府,他俩混熟以后,他便时时这般管着谌闵,不许他偷懒,不许他喝酒,不许他招惹府上的小丫头,要是换做别个脾气不好的,只怕早烦了他去。可谌闵却不一样,被他从小管到大,竟已然觉得成了乐趣,不时跟庄顾斗斗嘴,惹他生生气,也别有一番趣味。

  在谌闵眼里,庄顾虽然容易生气,却也好哄,虽然面上没有什么不同,可他若是不气了,便会像今日一样,出一点声,给谌闵一点暗示。这点旁人懂不来,也就谌闵,一读一个准。

  次日清晨,阿琛回来了,与谌闵细细说了昨晚庄顾惊扰的,都有哪些大人,谌闵听完皱了皱眉,又吩咐阿琛去请张管家过来。

  “麻烦张叔跑一趟了。”谌闵交代了几句,将尚未干墨的名单递给张管家,管家接过,也未多看便小心收起,行了个礼:“二公子放心,我一定办好。”说罢,便退身出去了。

  了却这一桩事情,谌闵这日便无事可做,闲坐半晌,突然嘴馋起一品楼的珍酿,又晃悠着独自出门买酒去了。

  第2章 二

  早在谌闵起床前,庄顾就已去了军营,一如既往地重复训练。

  当庄顾的箭第九次直中靶心时,他终于注意到不知何时站到身后的柳副将,庄顾回身拱手行礼,恭敬道:“柳大哥。”

  “今日这是第几箭了?”柳栈背着手,稳重如长兄。

52书库推荐浏览:明晓溪| 梧桐私语| 安宁| 妖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