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第四象限_谷肆【完结】

  《网游之第四象限》作者:谷肆

  文案:

  情敌变情人,对手转战友。

  ——游戏里创造的世界是假的,梦是真的,人们留恋的其实不是那些光与影的戏法,而是待在梦境里的自己。

  又凶又炸毛惹急了会哭的霸总攻X又懒又怂实际艺高人胆大的宅男受

  脑机接入式网游背景,微科幻。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欢喜冤家 游戏网游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浦亦扬,向泓 ┃ 配角: ┃ 其它:搞研究,做生意,打游戏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浦亦扬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这一天傍晚,他走出实验室大楼的门,正准备溜达到学校后门外头的小巷子里去吃碗酸辣粉,结果刚走到巷子口,后脑勺上就挨了一记闷棍。

  等再睁眼,人已经到了一张大chuáng上,不着片缕不说,双手还在chuáng头柱上绑了个结结实实。他就这般成了一只从烧锅里取出来的白斩jī,也不知稀里糊涂上了谁的桌。

  眼镜也不翼而飞,看什么都模模糊糊的,耳朵倒是还算灵光。不远处有两个人在说着话,隔着堵墙,嘈嘈切切,勉qiáng能听个大概。

  “人还没醒?怎么一直没动静啊,该不会脑震dàng了吧!”

  “你动的手,多大力气?”

  “也就那么轻轻地一小下……哪知道那小子这般不经碰。”

  “自作主张,待会自己同老板解释。”

  “我靠,那咋办,现在把人弄走还来得及吗?老大会不会跟我生气?我,我真的只是为了帮老大出出气啊……”

  “来了。”

  “什么来了?”

  “老板。”

  隔壁传来咣当一下,大约是有人原本趴在墙上,这会一跤摔了下去,紧跟着就不再出声。

  门开了,不是隔壁。

  浦亦扬费劲地转着自己不大顶用的眼珠子,可惜房间太大,距离太远,还是没能看清楚进来的是什么人,就是闻到了浓浓的酒气。啪啪两声,有一只鞋飞到了chuáng脚下,然后是皮带和衣物落地。那人脱了鞋扔了衣服,没直接走过来,而是先摸进了卫生间。

  浴室里水声哗哗,离chuáng近了些,浦亦扬拼命扭头,恰好能瞅到一星半点。

  墙是半透不透的玻璃材质,帘子就拉了一半,刚好影影绰绰映着里面那人的身形。

  低着脑袋扶着墙,肩宽腰窄身段好,头发不短,刚好垂到肩上。

  浦亦扬一瞬间感到了眼睛疼连着头疼。

  果然是那家伙,他早该料到,看看这一屋子富丽堂皇的排场,还能有谁?

  这天大的麻烦事,还是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那天中午,浦亦扬跟往常一样,正趴在实验室里打盹,迷迷糊糊地听见导师冲他吼了一声。

  浦亦扬是江城大学数学系的学生,硕士毕业刚一年,毕业了没找下家,还赖在实验室里当助研。他导师叫常远,就比他大五岁,今年刚满三十,四年前从海外回来,收的第一个学生就是他。常远性格直慡,女中豪杰,颇为争qiáng好胜,对他这开山大弟子寄予厚望,谁料一时走眼,收来的不是璞玉是块烂疙瘩。

  浦亦扬此人,出了名的胸无大志,但凡考试,只要过关标准是六十,他绝不肯考六十一,长了一副聪明相,内里一把懒骨头。常远不肯放弃,敲打了他足足三年,临到头还是没见敲出了什么像样形状,嘴上不说,望着浦亦扬的眼神那是一天比一天着急。

  就是浦亦扬这小子活活气死人,面上乖巧又听话,叫他gān啥就gān啥,完了根本就把导师的话当作耳旁风,任凭周围同学gān金融的gān金融,做IT的做IT,个个年薪可观,他还是安安稳稳地宅在实验室里。

  时间一长,常远看他的眼神就不光是着急了,直接换成了浓浓的bào躁和失望,看他就像看没出息的米虫儿子,开始时候还耳提面命,想踢他出去找工作,大半年下来见他无动于衷,又换了个法子,化身压迫长工的黑心地主,有事没事过来差他gān跑腿活。

  跑腿就跑腿,还是难得出门锻炼下的机会,对此浦亦扬心态好得很,堪称任劳任怨。

  所以在常老板支使他去买咖啡的时候,他屁颠屁颠地就站了起来,问口味偏好的时候,顺带着把一个组里的人都问了一遍。

  对他这积极的表现,常远非但不感动,还给气着了,狠狠瞪他一眼:“瞧你那出息。”

  浦亦扬嘿嘿一笑,转身溜之大吉,体贴地送常远片刻的眼不见为净。

  要是他能未卜先知,看到自己十来分钟后的命运,他一定宁可给常远眼神杀个一万次,都不会挪出实验室一步。

  常远爱去的那家咖啡厅就在江大东门外的商业区里,走走不远。浦亦扬迈着慢吞吞的步子,跨进那咖啡厅的时候,还没感觉到气氛不对。

  当他不紧不慢地买完八杯不同品种的咖啡,一手一个袋子拎着,打算转身出去的时候,才注意到了一个问题。

  这咖啡厅很安静,比平时都要安静,连个闲聊的人都没有。而且无论坐的是什么座位,所有人都在看同一个方向。更诡异的是,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人们的脑袋还都齐刷刷转了过来,盯的不是别人,正是他。

  浦亦扬莫名其妙,眨巴了下眼睛。

  很快他就看到了一个人,熟人。

  那是他大学本科时候的同学,名叫丁苗苗,是个身材娇小相貌甜美的姑娘。浦亦扬上学时候,因为脾气好人耐心,出了名的妇女之友,和全系为数不多的几个女孩关系都不错。眼前的丁苗苗当年头顶系花名号,可是全系焦点,偏偏性格冷清,就只跟浦亦扬走得近。其中缘由就浦亦扬最清楚,他陪系花打了四年游戏,两人游戏里说的话都比现实中要多。比起传说中的男朋友,他分明更像个免费陪练。

  可就算是拉了全系男生的仇恨,浦亦扬都没解释过一句,和丁苗苗一块打游戏的时候,照样兢兢业业,每次有人挑衅都顶上,捡到好装备全归她,十足十的讲义气。

  就算后来丁苗苗去了英国读硕士,不大玩游戏了,两人联络渐少,可当年一块打团战的革命友谊还在,这不多年未见,甫一重逢,浦亦扬就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炽热的光彩。

  就是这光,是不是太热情了些?

  浦亦扬眼睁睁地看着丁苗苗朝自己扑了过来,惊吓之下,忘了挪开。

  于是美人在大庭广众之下,钻进了他的怀里。

  比起一个礼节性的拥抱,这抱得未免太用力了一点。浦亦扬正艰难思考着是不是英国风俗开放,高冷系花都给熏陶得转了性,就感觉到了另一股更为滚烫的目光。

  如果常远的眼神杀只是表现得充满了打他一顿出出气的欲望,那眼前这个男人,一定是真心想将他千刀万剐。

  浦亦扬结结实实地一愣。

  男人就坐在距离他和丁苗苗三米外的椅子上,穿了身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黑色长风衣,明明看着一身商业jīng英范儿,偏生一头黑发又微长。长头发的男人容易看着yīn柔,尤其是长得好看的,可眼前之人并没有。他不仅头发长,皮肤还白,眼睛极黑,五官单独看都无可挑剔的秀气,合在一起却只给人一种感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