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归根3有燕回香_花开无香【完结】

  叶落归根(第三部)有燕回香(兄弟) BY: 花开无香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大贞朝。

  燕城,是富庶一方的中等城市。

  这一日,燕城的管理者——京都派来的四品官张裕,办了个聚会,将城里的青年才俊邀到府中,说是要互相切磋增进感情。

  燕府,亭子里。

  坐着三个人,一个是神态颇具威严的中年男人,两个形貌姣好的女人。

  男人正是燕徽。

  燕徽看着请帖沉思不语。

  大夫人坐在一旁,喝着茶问道:“张裕这是什么意思,好好的突然要办什么聚会?”

  燕徽不在意的冷笑了一声:“他不过是想给自己的女儿找个好婆家罢了。”

  大夫人用锦帕轻拭嘴角:“万一那个人的家世不好……”

  “姐姐!”二夫人站起来,风情万千的走到大夫人身边:“张裕可以让那个人去京都考取功名啊!能在聚会中夺冠,一定有着不错的文才。想来张裕打的是这个主意吧。”

  燕徽赞许的看着自己的二夫人:“不错,你猜的不错。”

  二夫人笑笑算是接受了老爷的夸奖。大夫人神态不变:“妹妹比姐姐年轻,脑子果然比较好使。”

  “姐姐过奖了。”二夫人说着又坐回原位,凤眼带着露骨的色彩看着斜对角的燕徽。燕徽笑着看她一眼,转而看向亭子外面:“燕棋!你们过来。”

  亭子外,正走来三个人,也是一男两女,男的是燕徽唯一的儿子燕棋,两女是他的女儿燕画和燕露。

  听到父亲的召唤,三人当即走进亭子,拜见父母。

  燕棋接过燕徽递过来的帖子:“张裕……聚会?”他抬头微微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燕徽仍然只是笑:“如你所想,我希望你去参加这个聚会,与张裕的女儿张弦共结百年之好。”

  燕棋的眼睛只是微微的眯了一下:“父亲希望能更牢的握住燕城?”

  燕徽挑眉不语。

  燕棋低头看着地面笑了一下:“儿子知道了,定不会让父亲失望。”

  燕棋身后左边的女子穿着一身绿衣,容貌略显中性,便是燕画。听见父亲和哥哥的对话,燕画并没有说什么。

  倒是右边的燕露却道:“爹,燕城本来就是我们家的,又何必与张裕成为亲家?”

  燕徽还没说话,二夫人倒是站起来:“哎哟乖女儿,你问的是什么傻话?燕城是我们家的,但是张裕那个人却不是我们家的。”

  燕露:“我们家和张裕的关系不是很好吗?他不是一直在巴结爹吗?”

  燕徽摇头:“女儿,今天爹再教你一个道理。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张裕表面上是在巴结,这何尝不是为了放松我的警惕?”

  燕露点着头,若有所思。

  燕棋和大夫人不动声色,燕画的嘴角泛着冷笑。

  大夫人坐在床榻上,燕棋和燕画从外面走进来。

  “你爹呢?”

  燕画:“去了二娘房里。”

  大夫人面无表情,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良久才抬头:“燕棋,你对你爹说的有看法吗?”

  燕棋坐在床边:“有看法又如何?”

  大夫人握住他的手:“儿子,这是在我面前。”

  燕棋笑了一下:“我的真实想法依然是,我要娶张弦。”

  大夫人摇着头:“我知道你不愿意的。”

  燕棋:“但是娘,你也知道我没办法的,爹要的是燕城,从来就不是我们这些所谓的儿女。”

  燕画也坐下来:“是啊娘,你什么也不要说了。大哥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更何况爹还看着呢。”

  大夫人:“苦了你了,我以为生了个儿子,儿子必定会受宠享福,哪知你爹……”

  燕棋反握住她的手:“娘,你什么也不必说,我都懂,相信我和燕画,娘只要安心的活着,我们就不会让你失望。”

  燕画也说道:“就是,娘也知道爹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儿子女儿怎么可能会软弱无能呢?”

  “如今你爹向着二夫人和燕露,娘也不盼什么,只要你们兄妹俩好好的就好。”

  燕棋点头:“娘,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回去了。”

  “好。”

  跟着燕棋来到他的小院。

  燕棋回首:“你有什么想法了吧?”

  燕画嘻嘻哈哈的:“哈哈,哥,还是你了解我。”

  燕棋也笑,发自内心的:“哼,你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我就知道你想做什么。说吧,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哥,人家能救你脱离苦海,你怎么能说是鬼主意呢?”

  “得了,你别得便宜还卖乖。”

  燕画正色道“我去娶张弦。”

  燕棋诧异的看着她:“你没发烧吧?”

  “你才发烧了!”燕画压低了声音:“我打算明日女扮男装,混入张府。”

  “接下来呢?”

  “我常年在外,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燕府有两个小姐。我取胜之后就说我是燕府的二少爷。”

  燕棋仍然神色不改,饶有兴趣的听着她说:“然后呢?跟她洞房?”

  “可能吗?”燕画一脸见鬼的表情:“我又不是同性恋。”

  “同性恋?”燕棋愣了一下:“这又是你从哪里听来的?”

  燕画:“嘿嘿,我好歹在外面呆了那么久呢,听说的自然比你多啦。”

  燕棋转回正题:“你的主意是不错,不过爹知道后的后果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燕画:“老实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冷酷无情的爹。你是他儿子,他居然那样苛刻的对待你……”

  “错了。”燕棋打断她的话:“燕画,虽然你在外面待得久,但是论阅历心思只怕你还是不行。”

  “嗯,什么意思?”

  燕棋淡然的说道:“在外人看来,爹是很苛刻,但是从另一方面看,他从小就全面的训练我,这样在以后遇到对手或是坏人的话,就不会轻易失败或是被杀对不对?”

  ……

  “说好听点,他在用另一种方式保护我们。”

  燕画无语。

  “你或许有些恨他吧,你还那么小,他就把你送到无云山无云前辈那里,十几年来,不允许任何人去看你,包括作为父亲的他自己。”

  “我不恨他。”燕画反驳,没必要恨,因为我不是燕画。

  燕棋对她的话不以为意,继续说道:“福兮祸所伏,家破人亡有时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他把你放在外面,不让外人知道你的存在,又何尝不是在保护你?”

52书库推荐浏览:衣落成火| 冯骥才| 夜嘀| 蜘蛛| 彻夜流香| 吕天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