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丝醉_墨少雾君【完结】

  《卿丝醉》墨少雾君

  文案:

  作为臣子,千洛沉唯一要做的就是服从王。

  “你有没有信任过他?”

  “呵,我既不曾爱过他如何可能信任他?”

  【说真的,我今天自己看了一眼前面的,感觉也是一言难尽,只想说,入坑需谨慎,真的,相信我,哦,对了,这文还烂!尾!了!】

  内容标签: nüè恋情深 破镜重圆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洛沉,南烨钰 ┃ 配角: ┃ 其它:皇上,丞相,执着占有欲qiáng受,别扭帝王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其实我都明白

  千洛沉进入牢房的最后一刻都在看着那冷漠无情的帝王,南烨钰。

  三日前,千洛沉接到暗卫来报消息,说是遥乐王回了京城。

  果不其然,当天下午便接到圣旨,命千洛沉即刻进宫准备参加接风宴。

  作为世南国的一朝之丞相,千洛沉穿的服饰,一不可太过华丽,盖过皇上之风,二不可太朴素,显得太过儿戏。

  千洛沉偏爱白色与黑色,便穿了一件秀着金色丝线的白色华服。

  当晚,乘坐着马车来到了金鉴殿,到达时宫宴还只是刚刚开始,千洛沉来得还算是及时。

  在属于自己的那个位置那里坐好,千洛沉对下面的歌舞毫无兴趣。

  不经意间看着对面的遥乐王出了神,似乎是感觉到千洛沉的视线,遥乐王南预棋朝着千洛沉微微一笑。

  千洛沉立刻垂下眼眸,装作不经意的喝茶,这遥乐王14岁便出兵打仗,从一个小卒做起一步步升为大元帅,拢共用了6年时间,本事不可说不大,这次回来好像是带了纪北国的休战书,说是要和亲,这和亲对象居然是与遥乐王对战了6年的敌方大元帅,这可以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不过自己都能喜欢上自己的王,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呢?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南烨钰的呢?

  好像是10岁那年,那时只有13岁还是太子的南烨钰微服私访到江南那一带,遇见了正趴在父母尸体上哭的自己,他对自己说了一句话,即使多年过去了,我还是记得清清楚楚,他说,“男子汉就要顶天立地,哭有用吗?”

  那时,我以为天都要塌了,父母不在了,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是他,是他和他说的那句话给了我希望给了我光芒,男子汉就应该顶天立地。

  自那以后,我勤奋苦学,用了十年的时间一步一步爬到丞相的位置,年仅20岁,破例成了古往今来最年轻的一任丞相。

  而他,南烨钰成了支撑我的唯一信念,没错,我喜欢他,喜欢了他十年。

  想到此千洛沉不由得摇头苦笑,喜欢他十年又有什么用?他看都不看我一眼。

  喝着喝着感觉头有点晕,嗯?怎么回事?我喝的好像是茶,为什么会觉得头晕?

  千洛沉看了看周围,见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这里,便踉跄着起身,打算先行离开。

  他没有注意到,恭亲王在他离席后也起身离开了。

  千洛沉昏昏沉沉的由着小斯搀扶着,走了片刻,走到出宫必经的回廊上时,发现恭亲王君站在不远处。

  施了个礼就打算直接离开,却不料恭亲王堵住了路,知晓他可能会有话对自己说,千洛沉挥挥手示意小斯先行离开。

  见小斯走远后,千洛沉一只手扶着墙壁以支撑起越来越沉的脑袋,“恭亲王是有什么事吗?”

  “呵,无事便不可以来找你了?”恭亲王稍稍凑近一点,一股淡淡的酒味扑面而来。

  千洛沉后退一步,却碰到了墙壁,无奈只好往旁边一躲,“恭亲王若无事我便先行离开了。”

  伸手挡住想要逃离的千洛沉,“莫非丞相是怕我不成?”

  还不待回答出声,千洛沉身子一软,恭亲王手忙脚乱的接住晕迷的千洛沉,然后半抱半扶的把他塞进自己带来的马车。

  一辆马车自宫门口向宫外疾驰而去,留下了一地飞扬的尘土。

  千洛沉再次醒来是第三天中午,略思考片刻便知道自己这是被下了药。

  急急忙忙的起身,整理好衣冠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回到了丞相府。

  思绪瞬间清明,是恭亲王南岳徒送我到府里的?

  打开房门进入书房,管家早已侯在门外,千洛沉挥挥手示意其进来。

  千洛沉慢条斯理的翻阅最近的账目,偶尔抬起头来却见管家欲言又止,“福伯,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相爷,昨天晚上皇上好像遇刺了,玉玺也被偷了。”福伯恭恭敬敬的站在下面,心里却暗自腹诽,这府里谁不知道,相爷最在乎的就是当今圣上,一出个什么事,相爷的魂儿就丢的差不多咯。

  果不其然,千洛沉翻阅资料的手一顿,语气稍微有点急切的问道,“那皇上现在怎么样了?可有什么大碍?”

  “据说皇上龙体没有任何事。”福伯一说完,门口就是一阵响动。

  千洛沉走到门外,却见皇上亲自带着兵马包围了丞相府。

  到这份上,千洛沉还有什么不懂?玉玺失窃,而我被下药,昏迷三日,这时才醒,皇上就刚好带着兵马包围丞相府,不得不说,皇上真的是好计谋啊!

  即使已经想通了事情原委,千洛沉还是有点不甘心,需要等他亲口说出,“皇上,这是何故?”

  南烨钰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站得笔直的丞相,“这时何故丞相大人不懂吗?快快jiāo出玉玺,朕饶你不死。”

  这一句话犹如把千洛沉打入万里冰窟,你明明知道我对你忠心耿耿,决不会背叛你,为何你还要这样设计陷害我?

  突然想到前几日不小心听到的对话,是了,我势力太大,对你构成了很大的威胁,所以你才要处之而后快,呵,前几日我还不曾相信,现在看来我不得不信。既然如此,皇上,是你bī我的。

  南烨钰见千洛沉不曾说话,以为他就这么承认了,暗道一声奇怪,这丞相怎么会这么安静呢?他不应该是这种性格啊!那他是什么样的性格?唔,好像自己没有特别关注过他啊,只知道他权势滔天,具体是什么样的性格我还真的不清楚。

  注视着一直低着头不出声的千洛沉,南烨钰突然觉得其实千洛沉长得也挺耐看的,不丑,也不是有多倾国倾城,貌比潘安。

  思绪就这么越滚越远,直到旁边的侍卫提醒,南烨钰才回过神来,一声令下,“千丞相已经承认罪行,来人啊,将其打入大牢,择日问斩。”为了这次的陷害,南烨钰可是筹备已久,当然不能出现一丝的差错,所以越快斩完越好。

  进入大牢的当天晚上,千洛沉安然的坐在墙壁边,他知道,会有人来救他。

  果然,片刻之后大牢门口出现了声音,千洛沉跑到牢门口,安静的等待着他过来。

  接过来人递过来的钥匙,先把手铐打开,然后是脚镣,打开牢门运起轻功跟着来人到皇宫外。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