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司农和小男妾_斯源【完结】(6)

  “大人,”美人走到云鹤身旁,“妾身名唤玉萝。”

  “玉萝,嗯,玉萝……”云鹤还是看着跳跃的烛火。

  玉萝一笑,甜腻腻问他:“嗯,大人在看什么?”

  “烛火。”云鹤微微偏过目光,看向她温温一笑,“不觉得这烛火特别美吗?”

  隔着烛火,玉萝看到云鹤眼里光斑闪烁,似迷离星辉,让人不觉深陷。云鹤看着她的眼眸,悄悄收缩瞳孔,轻缓吐露古老咒语。玉萝面容越来越松弛,最后淡笑着阖上眼睑。云鹤适时轻巧地接过她,将她轻缓放到chuáng上。

  没一会儿,轻络便轻巧进来。云鹤脸上已没有方才的半点温情,转身便离开。轻络站到chuáng前,朱唇微启,咒语清清泠泠地吐露。

  渐渐地,玉萝脸颊上泛起了红晕,眼角微微弯起似是十分欢愉。轻络看着她如此模样,手指轻弹出一道粉末飞入烛火,嘴里咒语却是不断。

  烛火一跃,瞬间由橘huáng色变换成粉色。玉萝唇缝里延出几声轻哼,双腿绞紧,身子也随着越来越快的咒语拱起扭动。渐渐地,衣裳乱了,扭动的身子几下便袒/露在前,那白皙的皮肤上竟现出淤痕,越来越深,与欢好之后的痕迹一模一样……

  轻络看着chuáng单上的痕迹,估算着时辰差不多了,便取出一道物什,对着玉萝最空虚之处捅了进去,玉萝瞬间满足了,身子也开始轻颤。

  轻络却是停下了咒语,嫌弃地收掉物什。她看了一眼chuáng单上的一处梅花般印记,转身便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云鹤是代号,赫筠是他在外用的名字,所以冝奉他们都只知道他叫赫筠。

  第4章 第4章

  云鹤离开后院,悄然进了书房。他在窗户内拉下一道黑幕,才点起烛火。白日他在宫里所说的话,看似处处为皇上解忧排难,实则他另有打算。云鹤拿纸片出来,写下“商支可着手准备占领罗那商市”。他召唤了蝙蝠,将这道消息传递了出去。

  是的,云鹤便是打的这个主意。罗那皇帝想要从商贾身上占得便宜,他便正好从这处着手,让齐庄的势力顺势侵入罗那。至于,到底是皇帝占得便宜,还是商贾投了巧,且看罢。云鹤一笑。

  云鹤在书案前坐下,拿起笔,开始起草降税方案。皇帝虽然同意了降税,可真正要施行,他得把表面粉饰一番才好。

  亥时,他换了一身夜行衣便离开了宅院,潜到小娃娃简陋的小院时,清淡的脸上才泛出几分温和。才到梁上,小娃娃便发现了。

  他看着原本趴在那儿的齐骛摇头摆尾地寻摸,不禁细思,身上沐浴过应当是没有一点味道,落脚轻盈连道风都没带起,莫非是梁上有灰尘?他抬脚看了一下,果然有蹭开的痕迹。不过,这么点大的小娃娃哪里能辨出?

  “椰糕哥哥?”齐骛试探地喊了一声。

  他将布巾遮住脸,跃下房梁。

  齐骛只稍稍一吓,很快便笑起来:“哥哥,哥哥!”

  “打劫的!快把银子jiāo出来!”他改换了声音目无表情道。

  齐骛迟疑了一下,声音有点不对。不过……他眨巴了一下眼睛,从chuáng上爬起来:“哥哥,我闻到jī腿味道啦!”

  他扶额,提醒道:“我在打劫呢。”

  “吃完jī腿再玩好不好?”齐骛弱弱提议道。

  他不禁失笑,从怀里拿出jī腿给他:“晚膳没吃?”

  齐骛的眼睛都笑成一道月牙,接过来便是一口:“吃啦吃啦!可是,我晚上蹲了一会儿就又饿了!”

  哦,原来他已经开始练扎马步了。他摇摇头:“便是什么人给你吃食,你都要?”

  “怎么会?”齐骛眨了眨眼,“哥哥不是别人,我将来是要嫁给哥哥哒!”

  他忍不住问道:“我不是椰糕哥哥哦。”

  “肯定是的。”齐骛道,“只有椰糕哥哥会给我吃食!”

  竟是因为这样?他支了一手,斜斜看着小娃娃:“娃娃,以后记得,不能随便吃人家的东西。”

  “嗯嗯。”齐骛将jī腿啃了个jīng光,还不停地吮着骨头,“奶嬷嬷一直有说过,我记得的!”

  既是记得,为甚还吃他给的东西?

  “哥哥长得好看,肯定不是坏人!”齐骛一副十分放心的模样,看了看jī骨,便使小牙上去压两道,大有要将jī骨嚼吧嚼吧咽进肚里的意思。

  好看就不是坏人,这是什么逻辑?他无奈,再看那娃娃便急急拽住:“jī骨怎的还要啃,小心牙齿掉下来。”

  齐骛这才放下来。

  他在屋里转了一圈,寻了块湿帕子给齐骛擦手:“吃饱了便睡吧。”

  “唔。”齐骛点点头,躺到chuáng上,“哥哥,我腿上疼,睡不着。”

  他便按了按齐骛的腿脚,肌肉有些僵。

  “啊!啊啊!”齐骛忍不住叫唤。

  “嘘。”他做了噤口的动作。

  齐骛便捂住了嘴,声音在喉口里滚了两道,眼眶里立马泛了红。

  “这么疼?”他手上一顿。

  “唔……”齐骛点头。

  “揉散了就好了。”他到底还是又放轻柔了一些,催了内力加注几分温度,“练武不是一蹴而就的,你现下还小,每日早晚练上半个时辰便好了。”

  “知道了。”齐骛适应下来,竟觉出几分舒服,开始哼哼唧唧,“哥哥你真好!”

  他耳尖一动,听到有脚步过来,便立马跃上梁。

  齐骛忽地看了看周围,随后向上头看去,果见那人对他使了个动作,他立马乖觉地闭着眼睛趴在chuáng上。

  “咦,方才好似有谁说话的……”老嬷嬷走进来,看到娃娃“睡”,轻声道。

  “我睡着啦,嬷嬷听错了。”齐骛闭着眼答。

  老嬷嬷:“……”

  梁上之人:“……”

  “是不是腿上难受才睡不着的?”老嬷嬷过来给他捏腿。

  “没有。”齐骛才反应过来,不免红着脸睁开眼,“嬷嬷去睡吧,我什么事都没有。”

  “你睡,嬷嬷给你按一会儿便走。”老嬷嬷心思明日热棉帕得多敷一会儿。

  齐骛也不好说有人比嬷嬷按得舒服,便闭着眼等嬷嬷自己离开。等着等着,也便真睡了过去……

  云鹤粗粗将商税算计了一番,拿着折子去找冝奉。他可以直接将折子递到御前,可他还是先到大司农冝奉面前晃一晃,拿几个既不刁钻又不会太简单的问题,去询问一下冝奉的意见。其实,冝奉做大司农好多年,经验自不必说,对整个罗那的货品情况也是颇为了解,云鹤此番也不是没有收获。

  冝奉见他虽得圣上的眼,可还是十分尊重他,甚至是很谦虚地求教,便是对这准女婿更为满意。一个有意捧,一个有意晒,几番下来倒是更为热络。冝奉当即还表明,折子到圣上面前,他会帮着言语一番。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