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司农和小男妾_斯源【完结】

  《大司农和小男妾》斯源

  文案:

  小男妾齐骛梗着脖子:我……我要嫁给卖椰糕的!

  大司农云鹤挑眉:哦,是吗……

  内容标签: 年下 豪门世家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鹤 齐骛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1章

  “椰糕嘞椰糕!”

  卖椰糕的一过来,平日里安静的巷子便会立马热闹起来。替府里夫人小姐出来买的,有馋嘴的俏丫鬟买了自己吃的,也有看热闹的。

  “便宜点卖呗,都是老生意了!”巧嘴的丫鬟每次都会这般说。

  “我也很想便宜点卖,还能多卖掉几块,早日娶上媳妇儿,”卖椰糕的作为难状,“昨儿个卖椰子的涨我价了呢!我若便宜卖了,连个本都没有了。”

  “怎么能涨你价!”周围人立马为卖椰糕的忿忿不平。

  “听闻澜桥那处的椰子都减了价呐!”有知情的道。

  “不过,昨儿个管家也说椰子涨价了的。”有丫鬟道,“莫不是就咱京都里涨了?”

  “为甚呢?”卖椰糕的好不苦恼,“再涨,我这椰糕的价钱也要涨了,实在是撑不住……”

  “大约是要打仗了。”有一个丫鬟说道。

  “打仗?”周围人纷纷惊诧,也有一些表情没甚变化,应是早就知道了。

  “唔唔……听闻是这样。”那人自知言多了,便匆匆买了椰糕便离开,连五文钱找头都忘记拿。

  周围人不在意,又是围着卖椰糕的唠了一会儿。

  “小伙儿多大了就要娶媳妇儿?”有嬷嬷立马拐了话头。

  “十三啦!”卖椰糕的道,“货郎康祂说,不赶紧找的话,就跟他一般,将来做个老光棍!”

  “瞎说,你比康祂好看多啦!”嬷嬷拍着胸脯道,“嬷嬷帮你留意个媳妇儿。”

  “不用留意,这儿便有好几个相中你的!”有人哈哈大笑,周围几个丫鬟都红了脸。

  卖椰糕的扫过一圈,不好意思地抓抓头:“是相中我的椰糕罢,官家做事的姐姐哪能看上我呢。”

  其实,周围一圈人里有好些个小丫头确实是冲着他来的,平日里省下几文钱,便是为了在买椰糕时看他一眼。不过,卖椰糕的这么一说,几个小丫头立马便清醒了过来。是啊,一个卖椰糕的而已,赚不了多少钱,同他们一样是低贱下等人,不若在府里寻个小厮甚么的还有些盼头。

  虽这么想,她们还是巴巴地凑过来瞅上两眼俊颜,再买上一两块椰糕吃。这椰糕比别处的好吃一些,白嫩软糯,清新甜香。不然,也不会每次过来都有这么多人围着。

  围着的人渐渐散去,卖椰糕的收拾东西,将铜钱塞到箱笼最里头。他朝边上台阶看去,果不其然,那儿坐着个瘦瘦小小的娃娃。见周围没什么人,他便冲他招了招手。

  小娃娃立马站起身,飞快地向他冲了过去,到跟前又收住了脚,略微有些不好意思。

  “给。”卖椰糕的入往常一样,将藏着的一块椰糕取出来,递给他。

  小娃娃埋着的头看了他一眼,才小心地接过来。

  “吃吧。”卖椰糕的道,转而阖上箱笼,坐在一边青石上看着他吃。

  小娃娃眯眼一笑,坐到他旁边,捏着椰糕往嘴里送。娃娃瘦瘦的,手指不若其他大户人家的孩童般胖嘟嘟,但肤色倒是白,瞧着比椰糕还白上几分,显出孩童的脆弱柔软。

  这娃娃是拐角街巷最大的一户宅院里的,平日里无人管束。因是不得宠的庶子,身上衣裳普通得很,沾了一些洗不gān净的污渍,可娃娃的脸上手上倒是洗得gāngān净净,让人不免疼惜。

  “椰糕哥哥,”小娃娃一边吃着,一边不时看向旁边的人,“你是不是不开心?”

  “嗯?”卖椰糕的一顿,他是比方才沉默了许多,不过这小娃娃哪里看出他不高兴了?

  “哥哥别怕,将来我嫁给你当媳妇儿!”小娃娃认真道。他看得真真儿,方才一堆人围着还有说有笑的,现在就这么板着脸不说话。定是担心将来娶不上媳妇!

  “呵……真的?”卖椰糕的笑了。他用手指戳了戳小娃娃的小脸蛋,然后皱眉,太瘦!

  “真的真的!”小娃娃连连点头。

  “因为喜欢吃我的椰糕?”卖椰糕的逗他。

  小娃娃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头:“还因为哥哥你好看!”

  “呵……”卖椰糕手伸到小娃娃脸颊上,想要捏一捏却是没落下手,怎么这么瘦呢!府里不给饭吃?

  小娃娃怕他不信,连连qiáng调:“真的真的!”

  “嗯,好,”卖椰糕的一笑,“就等你长大了嫁给我!”

  小娃娃终于满足了:“我叫齐骛,一定得记得!”

  “齐骛?嗯,记住了。”卖椰糕的点头。

  “十五少爷!”巷口有老嬷嬷在喊。

  “这里!”小娃娃喊了一声,将剩下的椰糕塞嘴里。起身之时,大概觉得白吃了椰糕不太好意思,便想了想,在卖椰糕的脸上“啾”了一下。

  “十五少爷,您这是做什么?”老嬷嬷过来便看到不得了的画面,他们家十五少爷竟亲了一个低贱下等人!

  “奶嬷嬷,我以后要嫁这位哥哥!”小娃娃道。

  老嬷嬷吃了一惊:“我的少爷啊!如何能说这种话!”再不济都是府里的少爷,哪能说要嫁给低贱下等人的话语!

  “少爷还小,不懂事。”卖椰糕的笑道,“嬷嬷以后可得好好看着少爷,不然少爷又得偷偷溜出来玩了。”

  “哎!”老嬷嬷对这位卖椰糕的印象也还好,说不出什么重话,只得拉着自家少爷回去。

  卖椰糕的看了看巷口巷尾,将箱笼背到身上,缓缓地往回走。落脚地很偏远,需要拐过好几条巷子。无人的巷里,他仿若一道影子,瞬间便过去了,而有人的时候,他便悠缓地走着,头也不抬,却没一个小混混敢上前。这一带的流氓地痞都知道,这个人不好惹,打起架来跟疯子似的,明明手里就几个破铜板,却是像金锭子般护着。渐渐地,也就没人敢上前招惹了。

  一进屋子,他便卸下箱笼,将里头的一包铜钱取出来,扔到chuáng铺上,半点都看不出对铜钱的护食样儿。他梳洗了一番,转眼便变换了模样,一身清慡地坐到桌前,翻看着收来的纸卷。白日里他去的那几条巷子,住的都是罗那举足轻重的官员。里头守卫森严,越是能得消息的越是抽不开身,消息便只得靠着一道道人传递出来的。他将夜里要传出去的消息整理了一番,放到衣衫内袋。

  夜幕降下,他将chuáng铺上的铜钱收到地砖之下,又将椅子压好。一切收拾妥当之后,他改了张面皮,换过一身衣衫,瞧着外头无人,便轻飘飘跃出窗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