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思_白刃里【完结】

  《期思》白刃里

  文案

  改名换姓成为假皇子,再被扔到燕国做人质,

  期思无语凝噎:当皇子有什么好?

  可燕国皇帝和丞相视他如己出,

  大凉那位俊美亲王,为他而率麾下千军万马来投,

  待他恢复身份之时,亦是敌颅尽斩、河清海晏之日,

  江山、美男与名剑在手,

  期思:当皇子,真的挺好

  好男人太多,站稳【元酀X期思】

  -------------------------------------

  【以下专栏新文《烈钧侯[双重生]》文案】

  林熠上一世镇守北疆六年,

  终于到凯旋之日,却替人挡了致命一箭,

  并且,没看见救的那人长什么样,

  重生一世,他要保住侯府,还要瞧瞧自己救的是谁

  萧桓上一世遇见林熠太晚,

  那人替他挡箭重伤,之后短暂的相守远远不够,

  重生一世,自然不能再错过他,

  可是……媳妇不记得我了怎么办?

  当然是追回来疼爱一辈子!

  林熠:我只是看看上辈子舍命救的人长什么样

  萧桓:看清了?

  林熠:嗯,还挺……挺好看的

  萧桓:这辈子很长,慢慢看

  【进专栏收藏一下吧么么哒】

  -------------------------------------

  1.架空勿考据~封面定制于NUMBER图铺

  2.诸君生活愉快!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期思,元酀 ┃ 配角: ┃ 其它:HE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431408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横祸

  四月初,春末时节,江南大地遍处苍翠,人间芳菲皆尽,唯山野谷涧仍有迟去的春光。

  晋国都城五十里处,有一座卢阳城,依山傍水,清泉穿城而过,烟波百里人家。

  卢阳城南边,皆是城中大户的府宅,白墙黛瓦,高门深宅,处处画栋雕檐。

  冯家大宅便在此间。

  两名十一二岁少年,一前一后匆匆穿过高墙过道,回廊曲折,一路到了院中雕栏花窗的小楼下,又要顺着木楼梯上去。

  “期思,快上来!”

  一名少年华服锦衣,额头一层细汗,眼睛不停往四周瞧,四下安静,院中没有人,他低声催促伙伴。

  被催促的少年身姿修颀,腰间佩着一柄剑,一身朴素布衣,干干净净。

  晨光熹微,照在他脸颊,容貌白皙清隽,眼睛明亮,极有灵气。

  “冯禹申,你没告诉你哥哥?”期思微微蹙眉。

  冯禹申焦躁不安,干脆“噔噔噔”地下来,拉着期思上楼:“看一把剑而已,不必打招呼。”

  暮春江南水雾重,瓦当石阶被洇得墨色饱满,这处院子十分安静,二人脚步声清晰。

  到走廊上,冯禹申推开房门,一瞬涌出浓腻熏香气息,期思呛了一下,又被他拉进去,顿时呼吸间全是这味道。

  冯禹申按着他坐在桌边,去内间取来一只长木匣子,放在期思面前。

  “瞧瞧,是不是跟你那把一模一样?”冯禹申问期思,眼神却飘忽着四处看。

  期思的剑是他娘生前留给他的,冯禹申说自家买了一柄与他的极像,便带他来看。

  冯禹申匆匆说:“你、你先看,我去瞧瞧我哥回来没。”说罢出了门,慌慌张张拐上了走廊。

  剑匣是红木的,雕纹繁复,盖上有一道黄铜扣,铸工精巧。锁扣“啪嗒”解开,木匣内光滑绸布软衬,静静放着一柄长剑。

  从剑柄到剑鞘打量一遭,和自己的是有点像,期思随手取出来仔细端详。

  身后有人进了屋,期思握着剑的手一顿——这不是冯禹申的脚步声。

  他回头,见一个穿绸缎衣衫的瘦高青年,面目倦仄,皮肤泛蜡黄,笑得令人不大舒服,不住打量自己。

  期思没有见过冯禹申的哥哥,但看衣着,他猜测这人就是。

  这下尴尬了,期思将那柄剑放回去,起身朝青年微微颔首:“禹申的哥哥?”

  那青年看了看桌上剑匣,又看着期思的脸,点点头,笑容加深:“鄙人冯禹默。”

  期思看看门口,冯禹默进来时关了门,不知道冯禹申跑哪去了。

  “我是禹申的朋友……擅自进来,多有得罪。”期思很不好意思。

  冯禹默却浑不在意,目光一直在期思身上脸上打量,笑容如屋中熏香,有些浓腻。

  “喜欢这剑?”冯禹默上前拿起剑递给他,“喜欢就拿着看,坐下罢。”

  出于礼貌,期思不好驳他,便依言坐下。

  也不知冯禹申干什么去了,期思感觉分秒漫长,冯禹默坐在旁边斟了两杯茶,十分亲切地说:“先前听我弟弟讲,他朋友有一柄剑,与我买来这把很像,想必就是你。”

  期思心不在焉点点头,手指在剑鞘上摩挲,低头又看了看。

  冯禹默瞧着期思低下头露出的漂亮额头鼻梁线条,说道:“我这把‘楚腰’剑花了重金,是江湖十大名剑之一”,他语气不乏得意,“想必你那把正是仿造‘楚腰’锻的。”

  期思也没在意他说什么,随便点点头,他主动攀谈,倒是不那么尴尬了。

  他将冯禹默那把“楚腰”抽出一小截,剑身寒利,精铁良工无疑。

  “这剑不俗,哥哥眼光很好。”期思很给面子地夸了一句。

  冯禹默却凑过来,手搭在期思肩膀上,顺着往下滑到他腰间,亲昵地说:“你若喜欢就拿去玩。”

  期思身上一僵,感到不自在,朝后躲了一下,将他的手挡开,把剑塞到冯禹默怀里:“我就不打扰了。”

  冯禹默却欺身往前,将期思困在他和桌子之间,呼吸有些急,紧紧盯着期思的脸说道:“急什么,我又不吃人。”

  期思心中涌上一股不适,他感到很别扭,但又不知道冯禹默要做什么,慌乱之中下意识朝门口看了一眼,一缕晨光从门缝打进来,屋外寂静之极。

  他看着冯禹默近在咫尺的脸,抬手想把他推开些:“……我去找禹申。”

  冯禹默嗤笑一声:“我那好弟弟,哈哈”,他胸口抵着期思的手往前靠,一手猛地揽住期思后腰将他往自己怀里按,“好不容易你来了,怎么能走?”

  他贴到期思鬓边来,贪婪呼吸着期思身上的气味,恹仄的脸上笑容扭曲,如同一只饿犬。

  期思被他这举动惊呆了,脑子里“轰”地炸开,头皮发麻。

52书库推荐浏览:阿来| 凌豹姿| 空梦| 三毛| 现代言情| 王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