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不知何处去_孑然a【完结】

  《人面不知何处去》作者:孑然a

  文案:

  曾几何时,萧子渊以为自己真的只是为了皇位在萧朗桓身下承欢。

  【关于本文】

  1.父子文,万字短篇。虐向。

  2.此乃虐文接上篇。万字萌萌小甜饼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子渊,萧朗桓,封颜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壹】

  萧朗桓睁开眼,下床,正打算让守在殿外的宫人进来服侍他穿衣,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

  “父皇……”

  修长的手臂从被褥里伸出,裸露的肌肤白瓷一般精致,上面遍布暧昧的青紫。

  “子渊醒了?”萧朗桓回到龙塌上,抓住暖帐的手立刻攀上了他的肩。

  “父皇去哪?”萧子越试图起身,却因为没有力气而摔在萧朗桓怀中。

  “朕要去上朝,子渊再睡一会儿?”萧朗桓看着怀中人,一瞬失神。

  萧子渊眉目依稀与萧朗桓有几分相似,但萧子渊比萧朗桓清秀很多,偏生骨子里又带着媚气,不发作还好,一旦发作起来,连七魂六魄都要给他勾过去。

  “父皇走了,子渊就睡不着了。”带着雾气的眼睛委屈地盯着萧朗桓,贝齿咬住下唇,百般娇媚。

  萧朗桓捏住萧子渊的下巴,勾唇,邪笑道:“小狐狸现出了原形,若是再这样勾人,便让你三天三夜睡不着。”

  “父皇!”萧子越娇嗔地瞪了萧朗桓一眼,脸上染了诱人的粉,愈发媚人。

  “小狐狸饿了吗?父皇给你喂食可好?”萧朗桓故意掀开床褥,引得怀中人慌得尽往自己身上贴。

  “父皇不要再欺负子渊了。子渊头疼,腰疼,腿疼,哪里都疼……”萧子渊勾住萧朗桓的脖子,身体没了骨头似的软在萧朗桓怀中。

  “父皇帮你揉揉。”萧朗桓一边调笑,一边顺着萧子渊白皙光滑的背向下抚摸。

  “父皇不要!”怀中人带着哭腔企求,“父皇别这样碰子渊,子渊……”

  萧子渊说着说着却没了声音,身体在萧朗桓的挑逗下微微颤抖。

  “什么都还没教你,就敏感成这样。”萧朗桓收回手,压抑着想把怀中人欺负到真的说不出话来的冲动,拉起他的手,舔了一下他雪白的皓腕。

  “都是父皇不疼子渊,子渊才这样难受。”萧子渊别过头,不肯看萧朗桓。

  “父皇最喜欢勾人的小狐狸,怎么可能不疼呢。”萧朗桓轻易地将怀中人抱起来,让他跨坐在自己腿上。

  萧子渊现在一丝不挂,又是这种姿势,几乎是下意识地用双腿环住萧朗桓的腰,殊不知这样会让萧朗桓的作恶欲更盛。

  “父皇你去上朝吧,子渊乖乖睡觉。”隔着一层底衣,感觉到身下灼热的硬物,萧子渊瞬间开始恐惧。

  “自己惹了火还想全身而退?”萧朗桓暧昧地咬了咬萧子渊红的快要滴血的耳垂,低沉的嗓音让人乱了心神,“小狐狸自己来,若是惹得主人高兴了就给你奖励。”

  萧子渊抓紧萧朗桓肩上的衣服,闭上眼,扭过头,咬牙。“我要做太子。”

  萧子渊的话让萧朗桓微征,随即笑开。“小狐狸真会捡时间提要求。主人答应了。”

  萧子渊有些不敢相信,睁开眼好奇地看着萧朗桓。下一秒,胸口一痛,小脸颜色一变。“父皇轻点……”

  入口柔软的果实变硬,萧朗桓却觉得更加可口,细细地啃咬舔弄,却不忘用手去揉捏另一颗被遗忘的果实。

  “父皇……”头顶传来顺从而迷乱的声音,刚好又给燃烧的干柴添了一把火。

  只是那声音的主人目光瞬间放空,像丢了魂魄,精致的小脸冷得可怕。

  【贰】

  “太子殿下,三王爷已经到了。”宫人小心翼翼地禀报,萧子渊明明从藩王一跃成太子,不知为何最近脾气却格外差。

  “快把三哥请进来。”萧子渊挥手,让殿内伺候的宫人都退下。萧朗桓做起来总是没完没了,萧子渊被折腾的腰都要断了。

  萧子越向萧子渊行了个礼,清清冷冷的模样。“太子殿下有何事吩咐?”

  “三哥别这么见外。”萧子渊笑开,宛若一朵妖艳的蔷薇。可是萧子越却未被惊艳到半分。

  见萧子越一点都不想配合做出兄弟相亲的姿态,萧子渊也懒得再演,索性开门见山。

  “三哥现在手握兵权,比我这个挂名太子更加炙手可热,实在让我觉得惶恐。”

  “太子若是想要兵权,臣可以交与太子。”

  “可是我想要的不仅仅是兵权。”萧子渊走到萧子越身旁,轻笑道,“我想要父皇的江山,三哥愿意给我吗?”

  萧子越微愣,声音依旧波澜不惊。“江山迟早是太子的。”

  “我就是想他手里夺过来!”萧子渊眸子一冷,脸上却绽放着妖艳的笑,“萧朗桓厌倦了我母妃就随便给我封个王赶到边疆。三哥你们在帝都潇洒的时候,我早就见惯了沙场的残酷。我母亲临死还看着我叫那个抛弃她的男人的名字。既然萧朗桓守不住萧氏江山,我来。”

  萧子渊不过弱冠之年,蛰伏在眸子里的狠辣已经让萧子越忍不住担忧。

  “皇上是你我二人的父亲,如果你有害他之意,我会亲手将你送进天牢。”

  “我母妃已故,我孤身一人,就是死又有什么好怕的。倒是三哥,三哥儿女成群,妻妾貌美,三哥忍心丢下他们吗?”

  萧子渊深得萧朗桓宠爱,萧子越不能也无法忤逆他。只得先敷衍着,若萧子渊真要造反,萧子越完全可以镇压,到时候就算萧朗桓听信萧子渊的污蔑,也会看在萧子越镇压有功从轻处理。至少放过他的儿女。

  萧子渊自然这一层,不过他暂时只需要萧子越站在自己这一边,他会想办法把萧子越的兵权掌握到自己手中。

  他要让那个男人尝尝一无所有的绝望。

  萧子渊送萧子越出门,正好撞见门外的封颜。

  “太傅?”萧子越心下一慌,面上还是一如往常。温顺的眸子里甚至还带些暧昧的意味。

  “太子殿下,三王爷。”封颜向二人行了个礼,不卑不亢地对萧子渊道,“太子殿下忘了今天要学习骑术。”

  “那三哥你先走吧。来日方长。”萧子渊勾唇,任谁见了都忍不住心醉,可惜在场的二人都是不解风情的君子。

  萧子越走后,萧子渊对封颜笑道:“想必太傅都听到了。”

  “是。”封颜没有丝毫掩饰。

  “太傅能不能为了子渊不要告诉父皇。子渊还不希望父皇太早知道。”萧子渊凑近封颜,撒娇道。

52书库推荐浏览:桔子树| 易中天| 人生若初| 锦竹| 安思源| 周浩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