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关北_生为红蓝【完结】

  《崇关北》

  作者:生为红蓝

  文案:

  原创 男男 古代 中H 正剧 强攻强受 温情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崇关险峻隔断南北,萧然离了凌睿之后,除战事之外,纵使山塌关毁,数年光阴中,再未踏过关隘一步。

  北国异族攻南朝影卫受,开篇换攻,又名草原狼王的代嫁小娇妻xxx

  温情宠妻,先谈恋爱后虐前任渣攻。

  其实我只是想多炖炖体型差的肉。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明宣十三年,皇室秋猎,帝命景王凌睿亲随徒手入场,虎豹狼兽群越攻之,景王箭搭弓弦,迟而未发,亲随血染半身命衔狼口,幸景王同胞之妹纵马而来数箭齐发。

  明宣十三年深秋,亲随萧然伤重昏迷月余,帝立皇子睿为太子,择日迎娶正妃。

  明宣十四年春,南帝驾崩,太子继位,南朝富饶虽久,然官吏迂腐皇室贪婪,民心日渐积怨已久,即时国境动乱,西夷、东隅、北原、诸国起兵并犯。

  萧然伤愈的时候正是初春,他到底是熬过了南朝最冷的一个冬天。

  春水初化的那一日,凌睿下了继位以来的第一道圣旨,命三公主凌漪,他唯一一个胞妹,远嫁北原和亲,以求边疆安稳。

  那天夜里是凌睿在春猎后第一次召萧然觐见,萧然踏进灯火通明的御书房,换了装束的男人坐在离他数尺之外的地方,他们之间再也不是三步之遥。

  萧然领了属于萧十四的最后一道命令,凌睿要他亲自护送凌漪到北原,他们都一清二楚,三公主凌漪几年前早已芳心暗许他国郡王。

  一年前曾信誓旦旦承诺过一定会让凌漪风光出嫁的凌睿早已死在了追求皇权的路上,萧然心里的那个景王也早已在狼牙逼近咽喉的时候就荡然无存。

  他领旨叩首,起身离开时龙袍加身的男人哑声唤了他一声十四,萧然脚步稍顿,但并未回头。

  明宣十四年初夏,三公主凌漪赴北原和亲,凌睿亲自送行,萧然临行前望向高高的城墙上头,他们遥遥相望,凌睿命人转交他一份行囊,银两、衣物、伤药无一不全,更附亲笔书信,望他此去顺利早日归来。

  半月后,车马行至隔开南北的崇关驿站暂作歇脚,是夜野火忽起,北疆干燥,熊熊野火烧亮了半边夜幕,陪嫁的车马、财物、人员皆有受损,索性三公主安然无恙。

  三日后北原首领休戈亲自接亲成婚,萧然易容缩骨,着凤冠霞帔入帐成礼,凌漪早在崇关就已被西夷小国的郡王趁乱接走。

  萧然冒死顶替,早已了无牵挂,只是入帐的休戈掀开他的盖头之后又紧接着用温水除净了他的易容,他呆滞着陷进眼前人深褐色的瞳仁里,久违的记忆在他脑中渐渐清晰成型。

  比凌睿高出不少的北国男人不容抗拒的俯身逼近,只长臂一揽便将他稳稳地拥进了怀中。

  “还记得我说的吗?你不该跟着他的,现在你总该信了。”

  第一章 代嫁

  草原的夏夜并不闷热,习习凉风夹着虫鸣吹进灯火通明的主帐里,萧然半身陷在长绒的兽毯之中,与南朝的锦缎苏绣不一样,北方的兽毛虽没有精巧做工,但着实异常柔软舒适,萧然被休戈压制笼去身下,一时间竟说不清是无力起身还是不想挣扎。

  模糊的记忆只能勉强勾勒出一个轮廓,萧然抬起瘦削的腕子,火红的女子嫁衣被休戈以犬齿叼开了衣襟,他缩着关节伪装成凌漪的身形,周身骨骼皆无法正常发力,俨然是刀俎上的任人宰割的鱼肉。

  恍惚之间休戈钳着他的腰胯低下头来封了他的唇,唇齿相贴的瞬间休戈没有迫他分毫,萧然因而回忆起了年少时那个画面,皇室行宫的一个偏僻别院,他放下手中吹皱的叶子,有个发丝褐卷长袍上嵌着皮毛领子的男孩踮起脚来吻上了他的面颊。

  萧然瘦削却不羸弱,他骨架比正常男子细窄,腰腹上的肌肉线条不算显眼但也绝不含糊,嫁衣变成凌乱红绸散去两边,愈合不久的兽类爪痕尚且清晰可见,休戈以掌心轻柔抚过,温热指骨所及之处带起身下人一阵无措茫然的轻颤。

  他们整整十年未见,纵使光阴漫长也有无法改变的东西,萧然眉眼半合,浅黑的瞳仁里盛了三两分迷茫,他伸出手去扣住了男人的肩颈,蜜色的肌肉流畅漂亮,那是驰骋荒原数年才能历练出来的精悍。

  萧然顺应本能做出了反抗,就像最初凌睿将他带到枕边时一样,他学武出身,练得最多的就是怎么杀死面前的人,他扼住休戈的颈侧试图将身上人掀去一边,不能贸然发力的骨节发出微弱的声响,休戈不躲不闪径直顶开了他的齿关,舌尖纠缠勾动翻搅,娴熟得仿佛在心中模拟过无数遍的动作与当年那个生涩小心的亲吻完全不同。

  帐外尚能听到婚宴喧闹的声响,朱钗金簪随意扔在地上,明红华丽的喜服同样散落的七七八八,萧然一头墨发尽数披散,凤袍配套的亵衣倒是还在臂弯,可也没了什么遮挡的作用。

  他趴伏在兽毯上,清瘦单薄的双臂承担了大部分重量,休戈吻上他的颈侧耐着性子探指扩张,脂膏融成透明的水液润湿窄穴,浅红色的软肉显然是被人仔细调教过,自异物侵入便会服服帖帖的跟上去吞咽收绞。

  萧然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他面上染了些动人的绯色,床事是景王府中的管事差人来教给他的,凌睿贵为南朝的三皇子,任何事情都需身边人为其小心打点,但他许久没和凌睿做过了,久违的感觉让他颤着腰胯软下了右臂,主动抬起的臀肉紧翘圆润,含着指节的肠肉瑟缩着张合了两下,彻底化开的脂膏自他腿间蜿蜒出一道细小的水痕。

  他至少也要配合着把这场闹剧做完,休戈知道凌漪和那个小郡王的行踪,北原虽然不比南朝富饶鼎盛,但对付一个西夷小国还是绰绰有余,更何况这种关头凌漪一旦被揭发逃婚抗旨,就算不被休戈的人手劫到,凌睿也会亲自命人来取了她性命。

  “放松,你听话,放松些。”

  犬齿嵌入身下人苍白精瘦的肩头,这样的体位足以休戈看到萧然背上的每一寸光景,与他预想的没有两样,斑驳纵横的伤痕新旧交错,创口的形状不尽相同,刀枪暗器还算是可以接受的,但那些愈合已久的淡色鞭伤实在是异常刺眼。

  萧然身上数十道伤疤,唯有细长的淡色鞭痕只在背上,他腾出一只手去圈住了萧然的腰身,性器蹭上已经被拓软一半的穴口却不贸然进去,他以吻来数萧然身上的伤痕,逐一轻吻舌尖勾勒。

  二十三处伤疤割裂开原本无暇光洁的皮肉,他在最长的那道鞭伤上停住,伞头豁开湿热的穴口贯入深处,强硬的入侵令他身下的青年一阵颤栗,他心知肚明又非要如此,环在青年腰间的手臂一紧再紧,尺寸夸张的肉刃狠戾蛮横的闯进肠道深处,硬是将萧然狠狠的钉在了身下。

  “萧然,你留在我这,我向你保证,这会是你最后一次觉得疼。”

52书库推荐浏览:七宝酥| 含胭| 茶树菇| fahrenheit| 东奔西顾| 吴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