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_赵子川【完结】

  《木鱼》赵子川

  文案:

  一花一世界

  一笑一尘缘

  一念一清净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流水落花 ┃ 配角:清风朗月 ┃ 其它:米氏老人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躲雨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庙外雨声淅沥。

  “好大的雨。”一白面书生用包袱挡着头奔进了破庙。

  “咚咚咚。咚咚咚。”

  白面小生弹了弹被雨水打湿的衣衫,轻手轻脚的走近还在礼佛的小和尚。

  “小生唐突了。外面雨势甚大,还望大师收留。”白面小生看着小和尚没有应答又走近了一步,补充道:“雨停了,小生一定离开,绝不打扰大师静修。”看着小和尚依旧没有作答,白面小生很是不爽,语调也不再客气,拔高了声线:“大师,”白面小生直接走到小和尚的正面才发现小和尚的眼睑一直耷拉着。

  难道是睡着了?却又清清楚楚的听着“咚咚咚”。一声不慢,一声不快,非常有律。白面小生带着疑惑蹲在小和尚的前面,伸出手掌从小和尚的面前一晃而过。

  “施主有事吗?”原来不是哑巴,白面小生带着窃喜傲慢着“大师专心致志呀。”小和尚又沉默了。白面小生气得死劲的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哎呦。”下手过重了些。

  白面小生恶狠狠的看着小和尚熟视无睹,将安抚大腿的手直接推向了小和尚。

  没有防备的小和尚被白面小生一推,倒在了地上,却又爬了起来,向着没有人的地方,掌心相对躬身,“施主,不知小和尚哪里得罪了施主,让你这么责罚小和尚?”

  看出蹊跷的白面小生慢慢的走近小和尚,小和尚凭着感觉才转身向着白面小生的方向躬身:“还望施主海涵。”

  “你是瞎子?”白面小生准确的看清了小和尚的眼睑有往里凹陷的倾向。可是小和尚又静默了。难道是自己说话太直白?白面小生咳嗽了一声,又软了语气:“是在下唐突了,还望大师不要介意。”小和尚依旧一副泥塑定在了那里。白面小生按下的怒火又灼烧起来。竟敢三番五次的无视我的以礼相待。白面小生正想冲着小和尚又是一推,沉寂很久的小和尚才开了金口:“小和尚耳不能听,眼不能识,若是哪里得罪了施主,还望施主包涵。”说完,小和尚又向着白面小生躬身。白面小生才解了心结,蔑视着小和尚,原来不仅瞎了还聋了。

  打定主意的白面小生不再掩饰自己的窃喜,自己在庙堂里溜达了一圈。陈年的□□开始脱落,赤红的漆料也开始剥落,再看看正中央供奉的佛主泥塑,白面小生递了个白眼:“荒谬。”回首,小和尚还痴痴的站着。

  白面小生也不再温文尔雅的行走,叉着腰,绕着小和尚打圈,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又聋又瞎的废人。不能交流,怎么魅惑,怎么取心?发愁的白面小生歪着脑袋审视着眼前的这个难题。

  呆滞久的小和尚终于挪动着步子准确的回到蒲垫,向着佛主躬身才跪下,摸索着木鱼槌。

  缅怀着同情心的白面小生拾起了木鱼槌递给小和尚。

  “谢谢施主。”小和尚接过木鱼槌正襟危跪,继续“咚咚咚。咚咚咚”。庙外的雨也一直下着。

  应该怎样才能让这个才来这里苦修的小和尚心甘情愿的送上心肝。白面小生看在一旁,重新拟定着自己的计划。

  夕阳才淹没在山头里,小和尚就起了身闲庭若步的向着后院走去。

  “施主。”小和尚端着清水粥递向白面小生。睡得迷迷糊糊的白面小生被小和尚这么一叫才醒了神,木讷的端过缺了角的陶琬。待数清碗底炸开的米粒,白面小生皱起清秀的眉头:“这么清,也叫粥?你是欺负我们妖怪没喝过粥嘛。哼,我就是没喝过,但是我又不是没见过,比员外们施的粥还要吝啬。”白面小生唾弃着:“小气的和尚。”白面小生“哼”完就咕隆咕隆的喝完了清水粥。

  小和尚却不囫囵吞枣,慢悠悠的抿完一碗。

  白面小生阔老爷似的将破碗递给收碗的小和尚,又依偎着冰冷冷的墙睡下了。门外,雨势不大了,但是稀稀落落的,好不让人舒心。

  白面小生醒来时,已经躺在了炕上。黑漆漆的屋子却没能阻碍白面小生透亮的双眼扫视着屋子。最后,目光落在了同炕而眠的小和尚身上。

  小和尚呼吸均匀。靠近了,白面小生还发现小和尚的右耳垂上长着一颗小黑痣。“这里长颗痣,真像那些小姐丫鬟耳朵上吊着的耳花。”再细瞧小和尚,“样子长得倒还俊俏,就是毁在两个窟窿眼。哎。”悲天悯人的白面小生又平躺,“你都这样了,让我怎么下手。”转而一想,“生成这样,早死早超生。”白面小生定了气,坐起,两道寒光定在小和尚的胸膛。“偷了就偷了。我全当做件善事。”

  慢慢伸出的五指开始变得细长尖锐,锋利的指尖冲向小和尚的胸膛,千钧一发之际,小和尚伸了个懒腰,正好挡开了白面小生行凶的手臂,接着又沉沉的睡去。

  白面小生握紧五指,漆黑的眸子泛起层层寒意,又准备一举拿下却被窗外的“咕咕”声打断。

  白面小生听出了异样,单薄的身子一闪,就窜出了屋子。小和尚嘴角挂起一丝诡异的笑。

  “怎么回事?”白面小生几步就跃上了树杈。树干上摇摆的两节枯骨上顶着一颗头颅,口腔咋巴咋巴,几颗牙齿摩擦出声:“你个不知好歹的,要不是我及时唤你出来,你怕早跟我一样。”白面小生侧目头颅,“真是一把老骨头。”

  “不要看不上我这副老骨头,也许,你的下场连副骨头都不剩。”

  对头颅说的话白面小生嗤之以鼻,又跃下大树,奔向破庙。树上,只见一颗头颅顶着月光白白摇晃着:“不懂事的孩子。”

  “不懂事的是你吧。”

  一声天外飞音吓得头颅左顾右盼,一个激灵,“小的知错了,小的知错了。小的不敢了,小的不敢了。”天外飞音停了,只见一颗还残留着几颗牙齿的头颅从树上落下,随之散落而下的还有两节枯骨。两个眼眶空洞洞的注视着破庙。

  白面小生潜回了房间,小和尚还睡着。几经折腾,白面小生已经没了下手的兴致。反正小和尚跑不掉,白面小生安心的上炕睡了。

  “啊。”白面小生爽快的伸了懒腰,看着空空的床榻,“咚咚咚”声不绝于耳。理顺了乌丝,白面小生走进庙堂。

  小和尚依旧一本正经的敲着木鱼,白面小生靠着柱子看着小和尚的从容淡定。

  这间破庙之前是一个老和尚在守着。可是几年前老得不行了,在东风猎猎声中去了。大家还高兴着可以分点东西了。这不,老头颅就拾了两根大骨当腿使。想着当时大家急迫的情形,白面小生偷笑着。

52书库推荐浏览:阿豆| 刘猛| 宁航一| 金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