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夜无端_秦书撕书【完结】

  《凉夜无端》作者:秦书撕书

  文案:

  超短篇小说

  源于我的一个梦,尽量已剩下那20%还原那个梦的味道。

  徒弟X师父

  人和心,总该留住一个。

  内容标签: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晟 ┃ 配角:沈旻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一

  “师父!好久不见!”

  “多大了,还撒娇!你两个徒弟看着你呢,你好意思?”

  “嗯?我不是让旻儿带着成儿逛街去了么?怎么又回来了?”祁晟松开揽着师父臂膀的手,转身便看见山庄门口那两个熟悉的影子。

  今日是善人李庄主七十大寿,李庄主的儿女发了一个方圆百里的邀请函,上门祝寿的人络绎不绝,祁晟原本不打算带着两个徒弟过来的,吩咐大徒弟旻儿看家并且照顾小徒弟,可临走前看着两个徒弟那水汪汪的眼睛又不忍心起来——他们太懂事了,山下这样大的孩子都还在和父母撒娇呢,这两个却已经习惯不给师父添麻烦了。

  祁晟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索性便将两人都带上了,时逢佳节,街上热闹,八岁的小徒弟成儿进城时被集市里的各种新奇小玩意儿迷得一路叫唤,晚饭后祁晟吩咐旻儿带着成儿上街买些喜欢的,自己则在偌大的李庄内同熟人寒暄,没想到遇上了自己的师父。

  祁晟是师父从野外捡回来的,那时他才三岁,什么也不懂,师父对他格外好,他将师父视为自己的娘亲。

  同门的师兄妹也多是流làng儿,师门规定男弟子加冠之后就要拜别师门独自闯dàng江湖,祁晟自五年前离开师门自立门户便鲜少遇到师父,偶尔让远行的乡亲替他带两封问候的书信与些许银两回去,如今在宴会上遇见也是巧合,一时情难自禁,竟露出了几分孩子气。

  祁晟招呼两个徒弟过来,沈旻恭恭敬敬行了一个礼,开口道:“师祖好。”

  成儿没见过师祖,面前的女人对他来说很陌生,但也跟着师兄行礼问好,没怎么见过生人的他有些紧张,差点没站稳。

  祁晟介绍道:“师父,这是旻儿,您还记得吗?”

  “旻儿都这么大了?看来我真该老了。”

  祁晟在一旁笑着说:“哪里,师父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

  师父笑了。

  祁晟:“这是成儿,我离开师门不久后收养的小徒弟。”

  师父从袖子里取出一块糖放到成儿手里,问道:“成儿几岁了呀?”

  成儿见有糖吃,便觉得面前的女人是个好人,开心地回答:“八岁。”

  师父:“真可爱。”

  祁晟心里暖暖的,高兴之余想起了什么,转头问沈旻:“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没有多逛会儿么?”

  沈旻温和回答道:“买了一些糕点,放在客栈了,街上冷,我想着师父今天穿得薄,便赶着早些回去吩咐小二儿给你烧些热水洗澡,这就过来看看您忙完了没。”

  师父闻声劝道:“那你快回客栈吧,我会在城里多待几日,你要是想找我说话来城南的聚英客栈就好。”

  祁晟向师父作揖拜别。

  路途有些长,成儿累得睡着了,被沈旻背在背上。

  祁晟见沈旻面色不太好,问道:“怎么不开心了?”

  沈旻声音有些低沉:“师父好像很喜欢师祖。”

  祁晟笑说:“是的,我在师父身边呆了十七年,她就是我的亲人。”

  “那我呢?”沈旻顿了一下,“……成儿呢?”

  “都是我亲人。”

  沈旻看着祁晟眼里的笑意,再未开口,三人穿过闹市穿过小巷,一路无话的回到了客栈。

  沈旻给祁晟准备好洗澡水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祁晟泡在热水里觉得浑身舒畅,伏在木桶边缘闭目养神,忘记屋里点着安神的熏香,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师父?师父?”……

  祁晟听到人声,从熟睡中醒来,沈旻站在木桶前一脸担忧地询问自己:“师父你怎么睡着了,窗子怎么还开着?水都凉了,快起来,小心风寒。”

  他还有些不清醒,只觉得脑袋有些沉,从木桶里出来,拿过屏风上挂着的衣服三两下套上,坐在chuáng沿看着忙碌打扫地板上水渍的徒弟,道:“不用弄了,风chuī会儿就gān净了,你快回房休息吧。”

  沈旻没有听他的话,把地板擦得gāngān净净,又把窗户关好,只留了一个透气的小缝儿,忙完这些,他才慢步到祁晟面前,问道:“师父,今晚我可以留在你房间吗?”

  祁晟不解:“为何?”

  沈旻:“你似乎不太舒服,我不放心。”

  祁晟是有些无力,他挥挥手:“不用担心我,我没事,成儿要是半夜醒来发现自己是一个人会害怕的,你过去陪他吧,再者我这里chuáng睡不下,我怕挤着你。”

  沈旻摇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有些倔qiáng的回道:“没事儿,成儿一般不会起夜,他也不怕一个人睡,我不用睡chuáng,我把被子抱过来睡在地上都可以。”

  祁晟说不过他,他又不肯走,祁晟不忍心他真的睡地上,只好让沈旻和自己挤在一个小chuáng上。

  沈旻小心翼翼不敢挤着师父,贴着chuáng沿躺下,天色还有些凉,chuáng沿的木头有些冰人。

  祁晟揽过沈旻的腰往自己的方向带了一些:“别睡太外面,小心掉下去,我也怕冷,你进来些。”

  沈旻心里打着鼓往祁晟的方向缩了缩。

  祁晟的手没有收回去,在沈旻的腰间捏了捏。

  沈旻整个人都僵住了,咬着牙问:“师、师父……你做什么?”

  祁晟捡到沈旻时沈旻十岁,他自己也不过十五岁。

  那时的他随着师父去城里买些所需,听到一个石桥下有打骂的声音,祁晟气血方刚,上去一脚一个把小流氓们踹下了水,护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沈旻。

  小流氓们觉得祁晟不好惹,灰溜溜的跑了。

  祁晟经过师父允许将他带回了师门,可是沈旻无论如何不肯拜他的师父作师父,只肯拜他。

  “我还没出师,怎么能当你师父?”

  沈旻低垂着脑袋不回他,祁晟无奈,经过师父的劝说还是收了他当徒弟,所幸沈旻很懂事,虽然年纪比他小五岁,却处处倒还照顾着他,祁晟加冠离开师门的时候,沈旻也跟着他离开了师门,形影不离。

  祁晟天天看着沈旻,倒也没觉得他变化多大,此刻摸着他身上的骨骼,才发现他竟然也快加冠了。

  加冠之后,应该也是要离开自己了吧?

  算起来,也就只剩六个月了。

  祁晟一时有些感慨,把沈旻揽得更紧了,他闭着眼睛喃喃问道:“旻儿,离开师门之后你打算做些什么呢?”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