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有毒/与君共桃花_禾韵【完结】

  《教主有毒/与君共桃花》作者:禾韵

  简介

  本尊中毒了,剧毒。

  现急需……男人。

  命各位速速到来,事成之后本尊必有重赏,绝不食言。

  作为一个视面子如性命的武林至尊,白教教主仇韶不幸中了奇毒。

  然而当教中左护法牧谨之牺牲小我为他解了毒后,仇韶的第一反应是——

  必须掩人耳目啊!

  可事与愿违的是,牧谨之不仅城府深,难揣摩,还有一张颠倒黑白的嘴,只会靠拳头说话的仇韶根本被对方吃得死死的……

  真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惨不忍睹!

  仇韶:你究竟想gān什么,你来白教究竟有何企图?

  牧谨之:……你猜。

  标签: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主角:仇韶 ┃ 配角:牧谨之,吴凌, ┃ 其它:江湖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计

  本尊中毒了。

  仇韶朝天空发出这段密文,然后盘腿坐在地上,静心运气。

  此时竹林中绿影婆娑,风影轻动,地下横尸一人,翠竹正染血。

  仇韶摸了摸心口,沉思许久,压下心头微弱的羞耻感,还是将最后一个联络烟花点燃,发向天空:

  本尊中毒了,剧毒,现急需男人。

  命你们速速前来。

  仇韶是从没想过自己也会中毒的,因为他自认武功天下独绝,无人可伤他一根汗毛,今日他追杀叛徒——这个叛徒他实在没怎么放在眼里,他忘记了善泳者溺,于是在叛徒垂死一刻的时候,他被下毒了。

  竹林外散布有大批他的随从,必有人会看到这段求助密文。

  人在江湖走,只要老命在就算是赢,以后他依旧可以青山常在绿水长流。

  没人会知道他中过奇yín合欢散的。

  一炷香后,林外有人进来了,仇韶阖眼听着,来人单独一人,步伐稳健,气息绵长,正踩着地下细碎柔软的竹叶,越来越近。

  他睁开眼,来人黑袍银腰带,腰间斜绑一柄长剑,黑发深瞳,眉飞入鬓。

  “尊主,属下来迟了。”

  这是他的左护法,牧谨之。

  仇韶衣袍下尽是热汗,但脸面上依旧gān净如常,他轻吐出一口灼气,道:“本尊中毒了。”

  左护法道:“属下已经看到密文,大夫已往这边赶来,教主放心。”

  这样说的话,那牧谨之就是没有看到第二通密文了,仇韶勉qiáng一笑,道:“牧护法不知,本尊是中了奇yín合欢散么?”

  牧谨之这回脸色微变,长眉蹙起来,堆积在眉间,仰头看着这片浩瀚无边的竹海:“就属下所知,离这里最近的镇,是有青楼的。”

  “……”

  “虽然这边是穷乡辟岭,女子稍显孔武,但属下认为……”

  仇韶打断他:“牧护法这就孤陋寡闻了,这奇yín合欢散yīn毒无比,只有男子才能解。”

  左护法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暗暗提气,似乎打算一飞了之。

  “那混账东西,不过想用这药来折rǔ本尊罢了。”

  “是……教主受苦了。”

  仇韶不再理会其他事,劈头就来上一句:“把衣服脱了。”

  左护法直挺着腰,一身黑衫越显冷峻,显得极有骨气。

  他张口欲言什么,最终也盘腿坐下:“属下不敢造次。”

  仇韶道:“本尊不会跟你计较,做大事的人,自然要能屈能伸能上能下,等回教后论功行赏,本尊是不会忘记你那份的。”

  “……”

  左护法有苦难言的长叹了声。

  “脱衣服。”仇韶动唇命道。

  “脱谁的?”

  “你的,或者本尊的,都行。”

  左护法肩头轻轻一颤,慢吞吞地抬头凝视仇韶,伸出手,触到了仇韶汗津津的衣襟。

  “好好gān。”

  “……”

  “本尊是不会亏待你的。”

  绿竹阵阵晃动,叶落纷纷,左护法向来是个公事公办的人,做事认真,有力道也有劲道,绝不马虎含糊,待到完事之后,牧谨之穿戴好衣物,利索的将长剑重新挂回腰间。

  “尊主?”

  仇韶自认天下武功第一,绝不服输,就算是体力不支,也要做出一派轻松:“本尊没事,你下去吧。”

  没想到对方还真的二话不说就下去了,下的飞快敏捷,眨眼间就无影无踪了。

  仇韶手掌一挥,愤恨的拍向地面。

  股下黏感不断,十分的不舒服,仇韶从前与人斗酒的时候,曾用真气将酒水从指尖bī出,他以此推想,那当然也是可以用真气,将黏液从身体里bī出来的。

  世人称他是武学奇才,他果然是受之无愧的啊。

  第2章 第二计

  他胸有成竹的提真气下沉,而那股真气下到腰间后,却就再也无法前行了。

  仇韶红cháo未退的脸稍稍滞了一下,再用力一压,而平日任由他所用,对他千依百顺的浑厚真气,今天却不听他指挥了,他感觉到腹部之中热火灼烧,痛感灼灼,无论怎么集气下沉,都没有办法将粘液bī出体内。

  他些微茫然,这是不可能的,他自小习武练功,是百年难得的天纵奇才,内力醇厚,草木竹石皆可为剑,对剑气更是操控自如。

  不要说聚气bī酒了,就是眨眼间摘叶飞花也不在话下。

  为什么现在却堵塞了,行不通了?

  自己明明经脉顺通,而且毒也解的很彻底了,仇韶遇了挫撞了壁,心里难免失落,不过他转念又一想,武学之博大jīng深,果然是常人难以揣摩的啊,可也正因为有他这种奇才,才会发现凡人无法察觉的非凡之处。

  能发现不足,才有机会去弥补修炼。

  是啊,武学就是一座没有顶峰的高山,高山仰止,心向往之,可要是他的话,就必能至之。

  想必百年之后,他也会是江湖中另外一座令人高山仰止,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啊。

  仇韶摊开手静躺在竹林之中,脸上泛起几丝得意之色:此等人生奥妙,武学jīng髓,必须要领会于山水之间,非言传身教就可以体味的。

  竹海天蓝,光影婆娑,隐隐鸟鸣,风卷着脆薄的竹叶片片落下,他的腰此时还在难过,暂时是爬不起来的,仇韶也不恼,任竹叶逐渐覆脸,偶尔鼻间一哼,将叶子从鼻尖chuī走——

  他好像爬不起来了。

  傍晚之分的时候,仇韶返回教中,简单的吃了个晚饭,就召集今日跟他一同出去的帮众,开始论功行赏。

  白教建教至今已有百余年,发展至今已是江湖武林中可呼风能唤雨的显赫门派,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大教。

  此时白教大殿中,灯火辉煌。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