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爷留下买路财_梵甄甄【完结+番外】

  书名:给大爷留下买路财

  作者:梵甄甄

  文案

  顾浅生 AND 君篱

  (耽美)

  精于算计的腹黑蛊师和自以为是的二货山匪,将会擦出怎样的爱情火花。

  ~~~~~

  赶着去退亲的某公子路遇山匪,莫名其妙的贡献了情蛊之后一脸配合的表示,本公子不介意被打劫回家~

  于是两个本该毫无干系的陌路人开始了他们剪不断理还乱的一生。

  至于生活方面~

  顾浅生抿唇一笑,入睡须安,小心有蛊。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此山有匪

  “什么,您让我去退婚?”身形殷长的公子一身算色衣袍,更衬得他身形如玉,额前两道好看的眉纠结到了一起,有些妖冶的丹凤眼也微微眯起,可以显示出说话的主人心情有多么不悦。

  他是站在一边的。

  上好的红木椅上坐着一个美妇,手上端着一个茶盏,正慢慢的饮着里面仍冒出热气的茶水。“怎么,你若不愿意去,那便日后将人家姑娘娶进来便是。”

  他当然不愿意娶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进家门!但是也不代表他愿意横跨大半个雪松国去最南面找自己从未见过的所谓指腹为亲的岳父家退婚。

  “你天天呆在家里,为娘看着都替你憋的慌。”美妇将茶盏放到了桌子上,一双眼眸里带着笑意,直盯得顾浅生的心底发毛。

  我自己都没觉得憋得慌,真是谢谢您的体谅了。顾浅生抬起纤长的手指按到了自己的太阳穴上。“所以?”

  “马车已经给你备好了,估计你这一去没有个把月的是回不来了,当然,你要是一路上能找来个合意的媳妇,或者你直接看上了郑家的丫头,就直接将人带回来也可。”

  “?”那请问您让我去的意义其实是相亲的么,顾浅生顿时感觉自己的额头更痛了,按在太阳穴上的手指又紧了几分。

  顾浅生被自己的亲娘风风火火的送出了顾家家宅的大门,门口车马早已经备好了,当年指腹为亲的合书也交到了他的手中,转眼间管家已经捧了行囊放到了他的面前,顾浅生越发的觉得自己娘亲大人只是来通知自己一声的。

  顾浅生从来不会忤逆自己母上大人的指派,因为清夫人一言不合就能让他闹上十天半个月的肚子,睡在茅房里都是常有的事。

  顾浅生小时候也叛逆,但是上树掏鸟蛋这么孩童心性的事情迎接他的都是残酷的惩罚,最关键的是,惩罚他的人什么都不用说,连伸手打他都不必劳烦,没错,他家是一个蛊毒世家,所以他母上大人是一只纯粹的笑面虎,看他不顺眼微微动动手指都够他疼上个一时半会儿的。

  清夫人也很会教育孩子,“人在做,天在看,你可不能调皮了。”

  于是顾浅生从小是以一个乖乖宝宝的姿态长大的,不过估计是没人能知道这货心底的阴暗面是有多大的,尤其在长大了知道自家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之后。自己娘亲积威已久,他表面上仍旧一副正经的样子,其实心底早就翻了天了。

  长期的压抑也养成了顾浅生的一个性格,就是懒,能不动嘴说的话绝对不多解释,能不动手的事情绝对不做,所以他宅出了一个新高度,连自己的娘亲都看不过去要打发他出门了。

  顾浅生在清夫人面前多少表现出来的不愉快,到了外人面前就消失的一干二净,因为在这货心中,对于外人多做表情纯粹是在浪费感情,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看见清夫人到了都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顾浅生无奈的上了马车。他全程摆了一副面瘫脸,到了是他自己就这么走出来的,也没个人来送送他。

  顾浅生第一次出远门,就是去相隔千里的半个国家之外的广陵,还是被自己母亲半赶着出来的,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车轱辘咕噜咕噜的滚动着,略有颠簸,很快就出了荼城,车夫似乎被特殊交代过了,他一上车直接就驾车离开,也没什么多余的废话,坐在车上,顾浅生阖上了眼睛,他的懒癌又在作祟了,随着马车的颠簸,他却昏昏欲睡。

  这一睡,就到了晚上。

  马车停在一个树林里,马脖子上套着的缰绳被栓到了一棵树上,马车的前面燃起了一堆篝火,顾浅生感觉没什么晃动了,自己反而醒了过来。

  车夫面上蒙了一块儿黑色的面巾,将自己整张脸盖了个严实,头上戴了一顶破旧的草帽,不知戴了多久,上面都有了一些虫子啃咬的孔洞,草色也早已变得暗沉。

  顾浅生没怎么出过门,也不觉得在荒郊野外点个火有什么不对的,手覆在面上打了个哈欠,他虽然刚睡醒,但眼神仍旧清明的过分。

  “中午见你没醒,也就没有叫你。”车夫开口,声音意外的好听,低沉的声音带着一种蛊惑意味的磁性,顾浅生微微挑眉,在篝火旁边找了个位置直接坐了下去。

  “所以?”简明的表达了一下自己对于他说的话的疑惑,顾浅生伸手掩住唇,微微眯了眯眼睛,却是又打了个哈欠。

  “要不要吃点儿东西。”车夫丝毫不以为意,反手给他递来了一块儿干粮,顾浅生接过来,慢吞吞的送进嘴里,磨磨蹭蹭的吃了晚饭,顾浅生自觉地找了一棵树,靠着树干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顾浅生有些困倦的在脑子里转着,“这个声音,没听过,不过顾家下人都面上蒙着黑巾,似乎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他的指甲上,一只黑色的细长小虫,慢吞吞的顺着他的指尖游走到了地上,悄悄地爬到了篝火边坐着的那个车夫的身上。“再下一道蛊吧,总觉得这样安心些。”

  顾浅生迷迷瞪瞪的想着,整个人坠入了梦乡里。

  他感觉自己一直在睡,似乎睡不够一样,反正有车拉着他跑,他也没那么难过,乐得清闲,顾浅生甚至在想这样也挺好的,他跟在家里一直休息似乎也没什么区别,等到了广陵,直接跟郑家退完亲,他继续回家过自己的日子。

  这天,车夫驾车经过了一座山。

  这山要说也没什么特殊的,就是比其余的山更加荒凉些许,这种荒凉却不是没有人气,而是一种更加奇怪的感觉。

  顾浅生在马车里睁开了眼睛。

  这里有一股让他不是很舒服的凶气,他体内的灵蛊有些躁动了起来,但是除了些许的不安,那种更多的激动是怎么一回事儿?

  还没待他反应过来,前方就传来一声大喝。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可能车夫看见的更加直观一点儿。

  突然出现堵在路前方的几道身影里,为首的是一个不过二十岁的青年,眉清目秀,脑后除了一头披散着的长发之外,还编了个小脏辫,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的样子,一身青布衫,上面一个洞接着一个洞,露出里面白色被洗的发黄的里衣。后面几个小混混样子的人站成了一排,看上去就像是为这个少年壮胆一样的存在。

52书库推荐浏览:无限流| 满座衣冠胜雪| 喜马拉雅种猫| 尼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