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_丰铭【完结】

  《刺杀》作者:丰铭

  文案:

  我喜欢的人要去刺杀一个人,这任务很危险,他是天之骄子不能死,我替他去了。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聃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1

  他从我身边经过,他不知道我叫什么,我却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我停下脚步,站在原地默默数着,“……三,二,一。”

  身后一声沉闷的声响伴着在我数到一的时候应声而起,我满意的回过头,步履匆匆的朝着刚才来的方向走过去。

  前方的不远处安静的躺着一个人影,锦绣长袍,玉冠束发。他叫季鸰。鸰一种鸟的名字,很漂亮的长相,不该这么早的被折断了翅膀。这次的任务太危险了,我会代他去。我叫夏聃,意为沉溺,如同我的宿命,沉溺于季鸰的一切。我与季鸰都是灼星阁的杀手,自小便被培养行走于各国,斩杀不同的要人。与我不同的是,季鸰是灼星阁有史以来被皇上钦定的最年轻的少阁主。两年之后,阁主的位子会是他的。

  这次季鸰的任务是阻止冼元国的五皇子商溟继位。

  冼元国的皇帝病危,眼看着没几个月好活,他有七个儿子,我们的主子并不想让商溟成为下一位皇帝。

  冼元国,诸喜国与我的国家高硕是目前局势中实力最强的三个国家,成鼎立之势,除此之外是一些弱小的不得不依附其他国家的小国。

  冼元国的皇帝七个儿子中,有三个都颇为不错,能力与人品上佳,商溟是其中一个。身为三国之一,我们的国家倒还不至于担忧一个有能力的皇子上位。

  商溟却是个特例。

  三国之间默认不通婚,尤其是贵族阶层决不允许同其他两国有丝毫的婚姻牵扯。这是以防另外两国因婚结盟打破现在的局势。

  商溟却在两年前传出并非冼元国皇帝与宫女生子,而是冼元国皇帝二十多年前出使诸喜国时与诸喜国现任皇帝唯一的女儿骄烁公主的私生子。骄烁公主三十有七,早年嫁予该国一位少年将军,将军年纪轻轻便战死沙场,骄烁公主便不曾再嫁,只养了十余个面首,却至今无子。

  据传,骄烁公主已默认商溟是其亲子。

  骄烁公主自小便备受宠爱,几十年间从未断绝,诸喜国的太子又是骄烁公主的同母弟弟,两人一起长大。她在诸喜国的影响力绝对不容小觑,因此,商溟无论如何都不能成为下一位冼元国皇帝。

  暗杀是阻止商溟即位最行之有效的方法,眼看着时间紧迫,我带上灼星阁收集到的所有关于商溟的消息,和一份最详尽的冼元国皇都斛京舆图连夜上了路。

  在阁主面前,我用自己的性命保证,一定要完成任务,阁主才总算是同意将这个危险的任务交由我去做。

  十三个日夜的奔程,我终于在四月七日的日落前赶到了斛京。

  斛京很繁华,一点都不输给我的京都上水。我牵着我的马在斛京的人群里穿行,虽然已是掌灯时分,街上依旧拥挤得很。两侧尽是高高的华楼,林立的商铺,一盏盏的灯笼将这个夜晚照得犹如白昼。

  我在一家客栈前停下,抬头看了眼漆黑的牌匾,往来客,正是我想找的地方。

  往来客在斛京既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繁华的,无论从哪一方面看,这个地方都只能算得上中庸,价格公道,菜品虽不算多味道倒也可以,处处不好不坏。

  也因为如此,往来客是斛京流量最大的客栈。

  我点了几道菜,坐在大厅的一角听人群议论,说什么的都有,东家长李家短,也有我想听的商溟的事。

  什么私生子继承人之类的消息已不再新鲜,我却听得很认真,不放过一丝一毫。桌子上的盐水花生豆已经快要见底,酒也喝下去大半,我唤来店小二又上了一盘,还要了两壶酒。

  他家的酒很烈,一口下去能一直暖到心口,喝到第三坛的时候,我总算听到了我想要的消息。

  一个粗嘎的声音压得极低对他旁边的人说,“听说了吗,过几日五皇子要去红莲寺上香,给皇上祈福呢。”

  “到底是哪天?”同样压得极低的声音随之响起。

  “十五,四月十五。”粗嘎的声音中带了两分得意,“我姐夫的哥哥在红莲寺外摆摊卖香囊,我是听他说的,红莲寺最近几天在清道,说是有大人物要去。”

  “那你怎么知道是三皇子,大人物也多了去了。”

  “抬杠不是。”粗嘎的声音微微发急,“我能乱说吗,我姐姐就在五皇子府上做厨娘,听说这几日府中上下都不消停,在准备十五的祭品呢。”

  “亲自准备祭品?”

  “可不是,五皇子有心了,这位子啊……”粗嘎的声音微微一顿,又颇为自信的说道,“十有八九是稳了。”

  ……

  没想到刚来的第二天就得到了我想要的消息,昨日我用了一天的时间把往来客周遭走了一遍,不错,舆图上标示的位置几乎分毫不差。

  准备明天去五皇子府附近看看,居然就得到了这么个惊喜。

  我又在大厅坐了一会,喝完了点的酒,吃光了盘里的花生豆。

  四个空坛子摆在我跟前,我却一点醉意都没有,单是觉得热,忍住解开衣服的冲动,我起身上了楼。

  我的房间在西侧靠里的位置,同样的不显眼,房间北墙上有一扇窗户,能看见外面小巷子,这扇窗户被我关得严严实实。虽是四月,西北风却不小,窗子紧闭的人不止我一个。

  我用热毛巾粗粗了擦了下脸,脸上的□□我已经带了半个多月,是一个皮肤略黑的游人形象,□□做得精细,只是与我自己的肤色不太匹配,我把两个手臂都涂成了面具的颜色,身上却依旧是有些病态的白,我本来想全身都涂成这个颜色,给我做□□的桥姐却不同意,她说这个东西对身体不好,能少用变少用。东西握在她手里,她地位也比我高,我没办法,这东西能撑半年,只要没特制的药水,不管用什么方式都不会掉一分颜色。

  她以为我此行出来还能回去。桥姐明明见多了生死却还是如此天真。

  我还有六天的时间准备,足够了。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成功。

  拿出舆图,我认真的分析了从五皇子府到红莲寺所有的路,思虑半天还是觉得在红莲寺潜伏是最好的选择。

  如何才能混入红莲寺,我合上舆图仔细藏好决定还是去一趟的好。

  换上夜行衣,插了门并在门闩上系了根极细小的线,门口撒了一层阁中特制的粉末,只要有人踩过,用药水中和后便不再发光,我在窗户上也均匀的涂上这种粉末,确保只要有人进入这个房间我便能发现。做好这一切,我吹熄了灯,跳出窗户。

  红莲寺是冼元国的国寺,也是斛京唯一的寺院。在冼元国建国之初,□□商琢便下令馆里冼元国境内所有的寺院,每座城不同教派只能有一个寺院,一月之内参佛至多一次,斛京也不例外。

52书库推荐浏览:玉师师| 三千世| 娱乐圈| 鲁班尺| 易中天| 寒梅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