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吻天下_寂寞的猪猪【完结】


《雪吻天下》作者:寂寞的猪猪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NO1 时空回溯

  楔子
“姬…翎?”我僵硬地站在原地,不是不想动,而是忘了动。
不远处那个挥着月下刀的男人,倾城容颜始终如一,只不过他周身外那些血流成河、伏尸上百的惨淡景象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那样的他,我从没见过,我所习惯的温柔也与他全不相干。
这一瞬,他就像地狱里的修罗、专夺人性命的鬼神,每一个手势都恰到好处,每一个姿态都美到极致,绚丽得如梦如幻,令人稍微移开眼都做不到。……只不过,那是战斗的艺术,是用猩红的液体染湿墨色的发、用血雾遮掩魔魅的眼,是…冷冽的杀戮。
每一刀,皆血溅五步。
我忍不住反胃的感觉,撑着树干许久才顺过气来。
为什么他的眼神会那样无机质?那样……嗜血?
雪漫无止境地倾倒而下,纯洁的白与妖艳的红夹杂在一起,触目惊心。
姬翎,你要我回这个时代救你,是救这样一个你么?是不是有什么弄错了?
我摸着手腕上的烙痕,那是与他订立的生死契约——此刻,灼热而疼痛。

NO1
我睡觉向来不安稳,再加上昨日见了那么些血腥的画面,足足跑了我几个时辰才远远地逃离现场。这不,晚上噩梦连连,翻来覆去的,竟直接从小憩的树上摔下,与地面亲密接触去了。
好在没受大伤。
周身的冰凉促使神智很快清明。
是了,不是我熟悉的山庄,是数万年前。我已经身在‘过去’的魔界了。
无意识地趴在雪地里,鹅毛小雪漫天飞舞。“……姬翎,你骗人的吧,那个人……那样杀人……”怎么会是过去的你?
姬翎是我的创造人兼师父。
说‘创造’真是不为过,这个世界有一系列特殊能力,分阴与阳,又统一叫做灼华,其中不乏创造灼华、时空灼华等等,运气好的人才能拥有其中一项或多项天赋,因为那真是很少数的一部分人,而姬翎是少数中的异数,亿中选一的多灼华者。
我的身体就是姬翎耗费半数灼华制造出来的,至于灵魂则不知来自何方,更无法得知转世前5000年我是什么身份。…他从未说过为何创造我。
唯一确定的只有我的名字:‘佑雪’——天佑我雪。
所有人的记忆都是从出生开始的,历时数千年走到尽头,却不会轻易忘记。我依然记得出生的那天是众生的祭典、博爱的节庆:冰雪节。姬翎护着惘然的我,任由风雪击打他因竭力创造而显虚弱的身体,嘴角含着最深挚的笑意。
或许我有所谓的雏鸟情节,自出生后,就没离开过他身边。
我看着满地的雪,无奈地一笑。才离开他一日,就想回去了,我都没出过远门呢。
捡起根枯树干,我在空中划了几下,树枝破空留下残影,逐渐由虚幻成型,变为干净的青衣。
我快速地替换上,系好腰带。
我本是创造灼华,再加上姬翎为让我穿越到现在这几万年前而向文殿嘉措借的时空灼华,……目前我算有两种灼华吧。听起来像是占了便宜,可一想到昨日那个浴血的空洞眼神,我便高兴不起来。
姬翎要我救什么呢,即使是过去的他,也已经那么强。
勉强自己跑回逃离之处,却见‘姬翎’歼灭所有魔物后,安然地靠着松柏,在成堆的尸首面前闭眼休歇。
——如果真以为他睡着了,那我这百年向他学的一切就都是废物。猛兽的假寐,不会给人可乘之机。
“出来。”他的声音温度极低,陌生到让我冷寒,我仿佛听到他那把细长的白刃嗡嗡作响,叫嚣着舔血。
魔性。
我暗自琢磨他是出于直觉这么说,还是动用了窥探灼华,那种灼华很累人,他从来不轻易使用。
许久,他才睁开了眸子,那股魔紫色的瞳孔里除了层层叠叠的黑暗,便看不到任何的情感。
寂静无声,雪盖住了些许血迹,却掩饰不了罪恶的气味。
我竟然畏惧了,连呼吸都变得急促。
一个橘色长发的人缓缓地从远处走来,虽然浑身疲惫、风尘仆仆,却难掩浑身散发的骄傲与气节。
姬翎发现的人,是他。
“我是北之矢车菊,倦雪之地的首领。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你要大开杀戒。”
似乎,他已经用尽了全力赶回这里,以至于秀发凌乱。
只不过……晚了。
“先欲杀人的,不是我;杀人者被杀,他们应无怨言。”
矢车银牙紧咬,“呵……黑曜石的主人啊,你到我们地域来,难道还不允许我们做出抵抗么?我们是魔物,怎么能不看重入侵者,更何况是你这样的!他们不懂得,你也不知么?怕是借我们的血泄心中的愤吧……”
“我只要那个人,他们却欲盖弥彰,”姬翎的声音一如我熟悉般的磁性,却又绝然陌生,“我知他在此。预言灼华所说,不会有误。”
矢车一步一缓地走近姬翎,秀丽的姿容在寒风中显得孤立,“即便真存在于此,怕是经过昨日也逃远了吧,难道你觉得他已经在我的弟兄之中了么?”他仿佛痛极地甩袖,将捏得死紧的手背到身后。
姬翎面无表情地将视线转向他,空气中却蓦然降温。
“是竹吧——你要找的人。……见一次,杀一次;每一轮每一世,赶尽杀绝……你还在找那个人?”矢车冷笑数声,“你也有牵挂的东西……虽然性质不同,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也有么?”
姬翎勾了勾手指,诱惑灼华一瞬之间促使草木疯长,迅速地束住矢车的手脚,硬性地将他扯倒在地。
噗通!好大的声响。
矢车虽倒在脚踝深的雪地,缓了些冲劲,但冬天的皮肤格外脆弱,他雪白脸颊上依然冒出了些血痕。
姬翎站起身,用脚尖勾起伏地人的下颚,居高临下。
被迫从下而上地仰视对方,矢车的瞳孔里却没有畏惧,反而豁然到溢出嘲笑,“即便你比我强百倍,却也别忘了我的强项是什么!”
矢车不顾身上的植草,用力挣扎到勒紧、浑身渗血。耀眼的白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柔和、高雅,却带着拼死的孤注一掷。
光晕散去时,我看到矢车颤抖着弯腰,捡起地上的长剑,往姬翎身上扎去,鲜血喷出……
我心一颤!
‘弱化灼华’仿佛全从矢车菊身上脱离,重重桎梏只化作一条银色的细链缠在姬翎的手腕上。
尽管矢车看似胜了,一次又一次地挥剑刺伤对手,却气喘不断,生命几近枯竭,满头橘发刹那全白,再无丝毫的灼华可用。
灼华是生命,他这样,等同于自杀。
“你想杀你最恨的人,却只杀了我重要的人!你一命换千百条怎么够?怎么够!?即便是要同归于尽,我也不会放过你!!”矢车菊的眼神,濒临疯狂。
姬翎仿佛感觉不到痛似的,只是淡淡地看着束缚双手的锁链,只是那么一个枷锁,如今却抑制着他哪怕一丁点力气,此刻,他已与常人无异,甚至,比文弱书生还要虚弱。

52书库推荐浏览:千年一叹| 柳满坡| 酥油饼| 宁航一| np|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