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皇帝跳下河_巧克力笨狗【完结】(5)

  他站起身欲将人擒住,奈何若是论武艺,这些年已然疏于骑she的他,怎么比得上披坚执锐驰骋沙场的将领,这样的举动自然被人轻而易举的躲开了。

  僵硬的站在原处,他就这样看着摄政王走远。他忽然就懂了,威严的高墙环绕着偌大的皇宫,他生在这里,也困在这里,哪怕自以为掌控着权柄,却又被这样的东西所束缚。

  但这个人不在乎生死,更不在乎名利。

  ——这只鹰,要飞走了。

  在皇叔走出门槛之前,他终于想到了什么,拔出佩剑对准自己,赌道,“这是朕的旨意,朕无论如何,要你,留下来!”

  他怕疼,根本不可能对自己下得去手,但摄政王停住了脚步。

  满腔的狂喜,几乎让他忘乎所以。

  他分不清欲望与感情的界限,甚至在父皇离去之后,便再不曾体会过何为信任。

  掌下的躯体弧线极佳,他抚过紧绷腰身的时候,能清楚感知到皇叔的僵硬。只要这个人想,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将他推开,然而摄政王只是就这样沉默寡言的看着他。

  纠缠在一切的感觉格外炙热,也格外亲密,哪怕他惯来都是不允许任何事物与他过于亲密的。

  再然后,他便只记得jīng致烛台上的那只缓慢燃烧的蜡烛,昏huáng的烛光随着夜风忽明忽暗,将人影扭曲拉长,而后所有的一切都淹没在过于荒诞不羁的梦中。

  ……

  他再一次将人按倒在御书房的软塌上,半跪在皇叔的身上,急切的在脖颈啃咬,留下不堪入目的印记。繁复的衣袍被拉扯下拉,凌乱的扔在chuáng脚。

  这场荒诞的□□,没有人开口说话,只有些许压抑的喘息声,过于炙热,也过于沉默。

  御书房的外边,漆黑夜幕下,老太监沉沉的叹了一声。

  老太监身旁的两排宫女却都好似没有听到内中的动静般,低着头,目不斜视的齐刷刷站着,安分而死寂,麻木得就像雕成活人模样的陶塑。

  第12章 修仁

  (十二)修仁

  寅时,此刻天光为现,四下还有是灰蒙蒙的,文武百官便陆陆续续站到了朱雀门外。

  他惯来醒得早,不说闻jī起舞,但每日到了时辰便会下chuáng洗漱。前朝虽是每五日才有一回早朝,但本朝却是每日一朝,但一夜好眠后,他今日难得的起得晚了。

  自chuáng榻坐起身,目光意外的瞧见身畔仍旧躺着的人,他本是以为对方定会如同上次那般,在夜里独自离去。

  ——或许是累了。

  他这样想着,却见对方侧过身,那双看不清情绪的眼毫无睡意的睁着,就这样平静的朝他望过来。于是忽然就懂了什么,以至于心情有些烦闷。

  他语气不佳的道,“皇叔原来就这样不喜朕,故而一夜没睡。”

  说完这句话,便又忽的后悔起来,自觉是睡昏了头,这才能在第二日讲出这样的话来。他想起来昨日里对方留下来的原因,就更心软了几分,于是立马补救道,“既然如此,皇叔今日便免了早朝,再回府邸休息几日,如何?”

  “这就是陛下想要的?”

  没有回答,摄政王给予他的仅仅是这样堪称冷漠的一句话。

  他被噎在那里,虽也自觉理亏,但事到如今哪里肯让步,于是道,“朕想要的,自然不仅如此。”

  搁下这句话,他便不再与人纠缠,收拾整理完毕,一甩长袖上朝去了。

  这是一张极为冷硬的椅子,金碧辉煌却又死气沉沉,但它是大殿内最高的位置。坐在这里,可以瞧见下面的大臣穿着朝服,乌压压的站成长长的两排。

  他知道下面的那些臣子虽然个个都将恭顺写在脸上,但内心里却又各自有着不同的盘算。

  一面提拔酷吏,大刀阔斧的改革,一面推行科举,建立书阁,打破世家的垄断。

  他小心布局,力求稳妥,纵使费时也不肯冒进,对之中的失败者,能□□收财便不会抄家灭族。年少掌权,手握重兵,能凭此随意杀伐,却仍旧不失谨慎,这才让朝堂平稳变革不出岔子。

  他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坐在这里,将那些隐藏在字里行间的谋求抽丝剥茧,重复的处理着事务,并在其中按照自己的心意拨弄这盘根错节的利益牵扯关系。

  其实他是极为厌恶妥协的,也不爱留个情面,换上一批酷吏,将吃里扒外的贪官污吏,与野心勃勃的乱臣贼子统统杀个gān净,才是最为大快人心的做法。就算如今的变革能为朝堂注入新血,但如果不寻他法,不出三十年,便又会是周而复始的局面。

  但他不能这么做。

  可能,他一生都不能这么做。

  “今新法已行,外无蛮夷威患,内有吏治廉清,故往后三年,减免三成田税。”

  这样的减免,收益最多的只会是那些口口声声拥护皇室的官员,与那些标榜仁义道德的豪门氏族。

  哪怕他想要的,不仅是如此。

  然而,暂时,他也只能如此了。

  第13章 妥协

  (十三)妥协

  王羡临,王御使,这位秉持法家理念的王家青年才俊此刻被传唤到了避暑的园林大申宫内,不同与皇宫的巍峨,此处更显jīng致清幽。

  他翻看着手中的书册,里面记录着诸多官僚的名字,每个名字后面,都跟着密密麻麻的诸多记录。这是他刻意下令找来的罪证,但硬要说起来,这记些录中的臣子却又并非是尸位素餐或者贪过了界。

  年至二十一,后宫内却空无一人,以至于他至今未有子嗣。

  在大臣看来,若非柳皇后当年早逝,选妃之事早该办妥。若生意外皇室后继无人,必然生变,故而如今纵使触怒天颜,但凡忠义之臣,此刻都当直言进谏。

  他示意身旁的老太监讲书册呈递给王御使,随后道,“说说看,朕该如何。”

  王御使翻看一二后,站在一旁,不卑不亢的道,“陛下希望臣将书册上的诸位大臣敲打一二。”

  他听出了话语中的其他意味,对这位只能依附皇权的孤臣淡淡道,“王御使但讲无妨。”

  “臣有一亲妹,生性……”

  砰的一声响起,这是毛笔砸落在地面的声音。

  他依旧神情如初,王御使却马上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膝盖重重磕在地面,随即五体投地。

  “臣死罪,死罪。”

  那位杀人从不手软的王御使,此刻战战兢兢的匍匐在地,埋头的姿势巧妙的遮掩了这个人的神情,显得极为恭顺。

  就在王御使的身旁,毛笔上浸染的墨迹在地上晕开,莫名的,他觉得格外刺眼。

  ……

  大申宫内景色最好的地方,便是湖旁的那一大片竹林。

  在前些年,他是断然不会在酷暑之时,兴师动众的前来园林避暑。大兴兵戈劳民伤财,休养生息之时,自然是能省则省。

  他推开门,进到屋内,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摄政王坐在离他很远的另一张桌子旁,翻看着内阁处理过的,极为琐碎的一些奏章。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