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皇帝跳下河_巧克力笨狗【完结】(2)

  “君无疑于臣,臣无疑于主。国定主安,臣以义退,亦能美而无害。”

  这是《huáng石公三略》里的内容,讲的是:君不怀疑臣,臣不怀疑君,国家安定,君权亦能巩固,臣属适时身退,君臣之间也能和谐而无矛盾。

  他想,若他再退一步,便是退无可退之时。

  为了手中皇权,或许有朝一日,甚至只能暗中扣下皇叔,再连夜调动御林军抄家灭门,清洗燕王党。

  犹豫再三,他最后还是告诉自己,要再给对方一次机会,于是便用目光示意那位作为吏部侍郎的外戚。

  吏部侍郎是柳皇后的亲弟,也就是他的小舅。

  这时收到了暗示,吏部柳侍郎便向前一步站了出来,目光凛然的望向摄政王,朗声道,“敢问摄政王,是否也认为陈大人贪污受贿。”

  整个朝堂好似瞬间静了下来,人人颔首低眉,眼观鼻,鼻观心。

  他挺直了腰,凝神屏息的望向摄政王的位置。再一次意识到,这金銮殿的龙椅除去极为惹眼的尊荣,原来是这样又冷又硬。

  站在最前的摄政王,抬起了头来。锐利的目光轻轻将他掠过,就像在这轻描淡写的一眼中,便看透了他的整盘布局。而就在他认为这是要来个下马威的时候,这位皇叔不疾不徐的漠然开了口。

  ——“无罪。”

  第4章 输赢

  (四)输赢

  “摄政王如此之举,依老臣之见是在主动让权,若非另有图谋,便是要退了。”

  御书房内,年过六旬的王太傅从棋篓子里取出了一枚白字,随着啪的一声,慢悠悠的落在了纵横jiāo错的棋盘上。

  “皇叔大权在握,朕不过一介稚子,此时为何要退?还请太傅言明。”

  王太傅望着棋盘半晌,又落一子,“正因陛下现今年少,又素来聪慧。若此时不退,再过十载,便是亢龙有悔……但恕老臣妄言,若摄政王另有图谋,此举却是过急。”

  他看着眼前的王太傅,随意抬手落一黑子,恭敬道,“那朕现今当如何?”

  “收兵权,除党羽。”

  他望向这位老人,继续道,“朕于昨日,已下了一道圣旨。由五百御林军夜中行军,于破晓之时全数进入京郊大营。由天使高声宣读圣旨,但凡五百人将之上的武官悉数加封卸职,改由御林军中将领代为掌权,整编大军。”

  王太傅不由诧然,随即叹服,“陛下现已收得兵权。”

  “京郊所驻大军,普通士卒皆为京都百姓,亲族眷属具在,纵是将官心怀不满,士卒并无谋逆之心。纵是有人挑拨,五百之众亦能宣达朕之旨意,拨乱反正。”

  棋盘上,黑白棋子星罗密布jiāo织排列。

  王太傅再问,“既已收兵权,陛下是否要除其党羽。”

  他道,“皇叔乃我朝中流砥柱,派系之内皆是清廉能臣,再则收权之时,京郊军士皆无违逆之意,朕又岂会不仁不义。”

  王太傅最终落下一子,连连颔首,“此举大善。”

  眼见棋局无力回天,他镇定自若,漠然开口,“这盘棋,是朕输了。”

  王太傅轻叹一声,缄默无言,只是将棋子一枚枚捡回棋篓里。

  他继续道,“是朕生性多疑……而皇叔,并无二心。”

  “为君最忌着眼忠义亲疏不谋大局,摄政王当退则退未尝未尝不是好事,这一局,是陛下赢了。”

  第5章 年关

  (五)年关

  一年的时光总是转眼即逝,遍地铺白的寒冬便这样悄然来到。

  抛开权臣这一偏见,摄政王无疑是一位能臣。,断事公允,手段老辣,以至于政绩斐然。

  这样的能臣搁在明君的手中,便是一把利剑,而他恰恰不甘于只当位玩弄权术,制衡朝臣的君王。朝中燕王党虽已不再一家独大,但仍是权柄在握。

  闲来无暇,他亦常常向其请教治理之道。虽不似旧时父皇与其感情亲密无间,但也算君臣和睦。

  临近岁末年关,一段时日内,文武百官皆无需再上早朝。巍峨冷肃的皇宫内添了些喜庆的摆设,也不由多了几分人味儿。

  朝臣各有家属亲眷,一时间倒是只剩下他与皇叔这两位孤家寡人。

  他是由于今年方才亲政,选秀之事搁在来年开chūn,此刻他后宫空无一人。

  而身旁这位皇叔,来年便是三十而立,旁人屡屡劝其娶妻,便是纳一房小妾也胜过孤家寡人,不知为何却至今未有动作。皇室宗族之内,又因皇祖当年兄弟夺嫡未留下支脉,宗族无长辈存世,倒也无人能在这件事横插一手。

  闲亭外,自天下飘下不大不小的雪。

  他坐在石凳上,腿上搁着裹了一层棉布的暖手瓷炉,在手觉得冷时便将瓷炉捧着暖上一暖,思绪一边随着久远前对过年的怀念飘远,一边道,“改革税制田制,虽能避免苛捐杂税、土地兼并,但此举极损世族乡绅之利,怕是阻力甚大。”

  时值年关,坐在对面的那位便是另一位作为孤家寡人的摄政王。

  摄政王虽是气定神闲语气淡淡,但很显然,并不满意他给出的这个答案,“若无魄力,又如何成事?”

  他抬起头来,看着寒冬腊月只随意着了一件裘衣的摄政王,牛头不对马嘴的接了一句,“皇叔不畏寒,朕却是怕冷。”

  京都的冬季总是冷的,白茫茫的雪一下就是两三个月,厚厚的盖在地上。若是遇上下大雪的时候,一日不扫,便能陷进去大半条腿。

  他还记得以前父皇还在的时候,每每下完大雪,他便会叫人用树枝撑起竹筐捕麻雀。等逮上三五只便关进笼子里养几日,而后见天气转好,便又会将它们悉数放了。

  他在这里漫无边际的想着,摄政王开口道,“恕臣多言一句,若你父皇在世,兵权在握,断不至于这般瞻前顾后。”

  锐利的言辞宛若一把尖刀,但他却是半点也不觉得痛。说来也怪,躲着王太傅不肯上宫学的日子仿佛就在昨日,此时此刻,他已是这偌大王朝的帝王了。转瞬便是四年,他已到了能骑上那匹千里驹的年纪,脑海中尚记得那匹健硕的黑马四蹄雪白、神俊非常,却又再没有当初的激动与喜悦。

  他只是漠然的道,“但朕不是父皇。”

  摄政王已是站起身来,面色叫人瞧不出喜怒,拱手行礼,“既如此,臣告退。”

  他沉默了半晌,或者说迟疑了很久,然后才道,“……皇叔,今日陪朕出宫瞧瞧吧。”

  第6章 出宫

  (六)出宫

  以前唯一的一次出宫,是在摄政王收复失地班师回朝的时候。

  天还蒙蒙亮,他便率领群臣站在了宫门外,身着银亮铠甲的仪仗队整整齐齐的列在两旁,阻隔开了京都内熙熙攘攘的百姓。

  他几乎没多看几眼京都内的街道房屋,在迎回皇叔前,初登大宝父皇过世,心中茫茫然的一片,还夹着对未来的惶惶不安。父皇甚至没能给他留下只言片语便在前线驾崩,母后早逝,他作为尚未出阁建府的太子,朝中形势几乎算是一无所知。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