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皇帝跳下河_巧克力笨狗【完结】

  《一只小皇帝跳下河》作者:巧克力笨狗

  文案:

  一个瞅上自己皇叔的悲剧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过往

  (一)过往

  那是暮春三月,草长莺飞。

  甩开了追在后面的宗卫,独自走在御花园内,繁花似锦的花圃内,连吹来的风都透着熏人欲睡的暖,让人懒到了骨子里。

  离了王太傅唠唠叨叨的念书声,连天都更蓝了,可惜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躺在一颗桂花树下还没歇上多久,便见一个老太监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唉……殿下还是快随老奴回去吧。”

  他有些不乐意的道,“孤不想听之乎者也。”

  老太监叹了口气,本不欲多言,但念着那位已逝皇后的情,只好劝道:“为太子殿下授课的皆是士林中被颇受推崇的名士,王太傅更是桃李满园。”

  十一岁,尚是寻常少年最最顽劣的年龄。

  他心中念着起码打猎,并想起了前些时日里夷族进贡的那匹千里驹,靠在树干上恹恹的道,“父皇给孤找的都是些纸上谈兵的迂腐之辈,孤还从未去过秋猎的那处猎场。”

  老太监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远处便走来了一个青年人,气势凌厉,背上背着一把剑,棕色的绑腿上还别着一把匕首。

  他有些愣愣的看着眼前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人,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对方是谁。也从未想过皇宫内能瞧见这样与众不同的人,就像……

  闯入家雀鸟笼的鹰。

  “恭迎燕王殿下。”

  老太监较常人尖细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才让他回过了神来。

  原来眼前的这位,就是父皇那位大名鼎鼎的皇弟。在这位当年还是皇子的时候,便特立独行,自出阁建府更是跟各路豪侠混在了一块儿。后来虽是领了一块封地,府邸却仍在京都,虽不为朝臣所喜,但常年游历各方行侠仗义,在三教九流中颇有威望。

  燕王走近一步,望着没个正型背靠树干坐在地上的侄儿。半俯下身,稍微端详了一阵,便向拧只猫儿似的将他一把提溜了起来,“这么瞧着我做什。三年前的年会我便在,莫不成短短三年,便将皇叔忘了个一干二净?”

  他有些气闷这人无礼的举动,连着退了两步,这才站稳。

  “皇叔常年不在宫内,数年难得一见,孤一时想不起来也实属正常。”

  太子的言辞中携了暗讽,燕王或是有以大欺小的自觉,颇具气度,此刻也不生气,“你父皇这回得了匹千里驹,说要赠给我,这才遣我归返京都。”

  他警惕道,“你到底想对孤说什么。”

  燕王直截了当的激将道,“方才听你想去秋猎,不知道你敢不敢来跟本王打个赌。”

  闻得此言,他不由心生好奇,追问道,“赌什么?”

  “——自然,是赌马。”

  第2章 逢变

  (二)逢变

  本就无相马之能,这赌马自然是赌输了,但在一通耍赖之下至少是将千里驹搞到了手。

  那是一匹品相不凡的黑马,四蹄边上的毛却是雪白的,就算是闲懒散步,也颇有种器宇轩昂之感。叫他连着好一阵都去马场天天看它,只可惜年龄太小,跟在身旁的宗卫不让他骑着这匹骏马奔驰。要练马术,仍是要骑平日里的那匹性情温顺的矮小母马。

  最后还是那位老太监再三相劝,“马是殿下的马,何必急于一时。在老奴看来,向殿下这样的少年人都长得快,最多再过一年半载,便能亲自驯服这匹骏马。”

  他想了想,便答应了。

  就像在一年后,父皇御驾亲征之时,因流矢之故不治身亡。在一阵手忙脚乱中,他仓促登基大宝,边关告危,朝堂上下各持己见,危急关头,燕王立下军令状自荐为帅,要率军抵御外敌收复失地。他想了想,便也答应了。

  而在那年冬季来领之前,战事大捷,那位燕王便令大军镇守边关,率着其中一支本应镇守京都的大军班师回朝。

  深秋的冷风刮得人发寒,他穿着代表皇权的厚重冕服,手心里却有了一层薄汗。他就这样直挺挺的立在文武百官的前面,领着京都百姓在城门口夹道相迎。

  骑在马上的人穿着一身战甲,沉稳中透着几分不可捉摸的锐意。虽是风尘仆仆,但携着击败敌方数十万大军的威势,但凡目光扫过之处,朝臣无不低眉颔首、避其锋芒。

  但他仍是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人,企图从那张一模一样的面上寻出过往的那位皇叔来……直到两人在不经意间四目相对。

  他想,可能从今往后,便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第3章 设局

  (三)设局

  未满十四岁不能亲政的祖制,令他只能去内阁向中书大臣讨奏折看,看完不能批改。不重要的由三位中书大臣自行处理,重要的则交给交给已经成为摄政王的燕王。

  那位曾经的游侠儿,现今是半天也瞧不出从前闲懒不羁的性格来。处理政务手段老辣,纵使朝中势力盘根错节而他仍是游刃有余。

  不过两年的时间,朝中已是燕王党一家独大,大小诸事,皆是由摄政王一人乾坤独断。

  而这亲政的第一日,却又似四海升平,海清河晏,全无大事需他亲自裁决。

  御书房内,望着走进来的那位皇叔,他将御使呈上的弹劾奏章搁到了书桌最显眼的位置。

  摄政王却是丝毫不显出愠色,气度沉稳的淡然道,“这讽刺本王的词汇接二连三华美恰当,观察力也是数一数二。这御史大有可为啊。”

  “皇叔如此大度,朕却要说他目关短浅,只见权柄,未见皇叔这些年为我社稷江山、天下百姓所做的种种贡献。”

  眼见摄政王不置可否,他也未再多说,派人将那弹劾的奏章退了回去。再以讨教的态度道,同摄政王参详朝中大事。

  一时之间,群臣和睦。

  半个月后,朝中御史大夫一系的工部陈侍郎,因贪污受贿、办事不利等等罪名交由刑部查证。

  御史台本有掌管监察文武百官的职能,结合之前传出的御史大夫弹劾摄政王的风声,此番作为无异于是说那位御史大夫贼喊捉贼。

  而他,自然不信以清流自居的御史大夫会放任派系下的官员如此行事。然而不过一日的时间,诸多看似合情合理的证据却又在各方大臣的配合下,堂而皇之的被查了出来。

  显而易见,燕王党插手其中,其余派系则以燕王党马首是瞻。

  若他袖手旁观,放任这位大臣被革职查办,自此之后朝中怕是无人再重视他手中的皇权。但此刻若要与摄政王公然对峙,他又羽翼未丰。

  此时此刻,王太傅曾经絮絮叨叨在耳边念的那些东西,好似就这样不合时宜的冒了出来。

52书库推荐浏览:沈沧眉| 孺江| 强取豪夺| 侧侧轻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