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老_峻绒【完结】

  《剑客老》作者:峻绒

  文案:

  忆昔华年,月下歌chuī,纵酒长啸简傲。而今沧桑,满身霜雪,曾记少年戎装?

  内容标签: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翁江蛟×林下风 ┃ 配角:小狗子 ┃ 其它:短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老翁

  老翁不老,也就三十出头。况且他面皮白净,眼神清澈,皮囊是一等一的好。若说他刚满二十,怕都有人相信。

  有老翁这个与他本人大相径庭的称呼,实在要怪他的姓氏不好——他本来就姓翁,具体叫啥这小镇上也没人知道,不叫他老翁难道要叫小翁?听起来就像是埋汰人的。

  老翁来历成迷,众人只知道他三年前来到这个镇子,花了几两银子盘下处店铺,卖着醇香的好酒和馋人的卤菜,店前再挂了面红布招牌,看着就像是传说中侠客必进的店。

  只可惜小镇位置偏僻,街坊邻居都是靠自己双手吃饭的老实人,别说是侠客了,就是盗贼都找不到个。

  是以这个小店里招牌的卤菜和美酒只有几个闲来无事的捕快偶尔光顾,其他打铁的做木工的做苦力的大多是站在柜台前唤上一声:“老翁,二两炒蚕豆,最便宜的绿封喉也给打二两来!”

  这些老顾主往往huáng昏时分才得空,是以小店的早上冷清得能让老翁趴柜台上打盹。

  只是有一个人不让他如愿,那就是家住镇东头小巷尾的小狗子。

  小狗子约莫七八岁大,一双眼睛黑白分明,身体也挺壮实。普通人家的孩子读不起书,成天就是瞎晃dàng。偶尔有机会找到什么活儿gān,也算是补贴家用。

  自从三年前老翁从疯狗嘴巴底下救出他之后,他一直都相信老翁是身怀绝技的大侠,一有空就来老翁店里边转悠,为了拜老翁为师使出浑身解数软磨硬泡。

  这一磨就是三年,虽说师父没拜成,却成了老翁店里的熟客,他一来老翁就主动给他摆上一盘瓜子跟他慢慢唠嗑。有时候到了饭点,还会留他吃顿热乎乎的饭。那股亲热劲儿,连小狗子的亲生父母都笑骂小狗子不知哪里才是他的家。

  小狗子远远瞧见老翁打着盹,捂嘴偷笑,拔了根狗尾巴草蹑手蹑脚地朝老翁店里走,刚到店门口,就见着老翁抬头睁眼看他:“今天,可又有什么新鲜事儿啊?”

  小狗子扔了狗尾巴草蹦蹦跳跳跑到柜台前敲着柜台板道:“老翁老翁,你这功夫就教个三两手给我呗?”

  老翁打了个哈欠就要倒下继续睡。

  “诶诶诶诶,”小狗子连忙拉住他,“我今天有正经事。”

  老翁睡眼惺忪:“你又把哪家东西弄坏了不敢回家?”

  “不是,不是,”小狗子从怀里掏出来个白色的小玩意儿,拿到老翁面前抖了抖:“你可认识这个是什么?”

  老翁勉qiáng睁开眼睛,一看那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小旗子,上面画了一只蜿蜒的蛟龙。又趴了下去:“你做的?”

  “嘿!你这大侠怎么这样?”小狗子跳起来爬到柜台上,“我告诉你呀,这可是堂堂蛟风门的标志,我那个在外面闯的二叔给我带回来的。”

  “知道了,”老翁赶苍蝇似的挥手,“饺疯门饺疯门,也不知道是哪个想吃饺子想疯的家伙建的门派。”

  “你!”小狗子气得往老翁背上打了一拳,反倒差点把他自己眼泪给痛出来了:“你一看就是个武艺高qiáng的大侠,不趁着年轻出去闯个名头出来,真想在这镇上过一辈子啊。我今天是来跟你告别的,二叔下次出去的时候会带着我,有他引荐,我一定能进蛟风门学武功。”说完朝老翁做了个鬼脸,跳下柜台跑得没影。

  老翁撑起腮,眯着眼看着门外,喃喃自语:“趁着年轻?”闲闲抻了个懒腰,“我已经老啰——”

  当天晚上酒店生意如常,一群累了一天的大老爷们这个时候最放松不过,嚼蚕豆喝酒,拉拉家常,满身的疲倦就这么没了。

  忽然有人说道:“你们知道不?镇东姓苟的那家,老二回来了。”

  当即就有人接下去:“怎么不知道?他那几大车货物,哥几个看着眼红得很。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做的什么营生。”

  “我们不清楚,说不定杜阿宝清楚啊!是吧,杜阿宝?”

  众人起哄:“杜阿宝,你跟苟老二关系最铁,你来说说他是怎么回事吧。”

  角落里一个瘦猴样的男子抬起头:“他说他在蛟风门下边做掌柜,这几年赚了不少。”

  “那这蛟风门还收人不?我们也想赚钱。”

  杜阿宝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只是听他说门内长年有悬赏,谁要找到了林掌门的师父,那荣华富贵可是一辈子都花不完。”

  “咕噜”,一群大老爷们眼红了,立马有人叫道:“他师父长什么样子?我们挖地三尺也要给掌门找出来!”

  杜阿宝想了想:“听说他师父叫做翁江蛟,长得很是俊美。”

  “我知道了!那不就是老翁吗?”

  “对呀对呀,老翁。”

  一屋子大老爷们眼睛发绿,齐刷刷转头盯着柜台边同样嚼着蚕豆的老翁。

  老翁头皮发麻,只得qiáng笑道:“大家看我这样,像是教得出一派掌门的样子吗?”

  平日里连小镇都没出过的糙汉子们对一派掌门没啥概念,再加上老翁面相好一看就能卖个好价钱,齐齐点头:“像!”

  老翁嘴角一抽,还没说什么,脸色倏然一变。

  大街上马蹄声嘚嘚,一队蒙面人翻身下马,挤进小店。

  望着这些标准的qiáng盗,刚刚还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们脸都白了。

  几个捕快反应迅速,站起来拔出佩刀大喝:“何人敢在公差面前撒野!”

  老翁就近按下一名捕快的刀:“别冲动。”又堆着笑望着蒙面人的首领:“来者是客,几位客官要什么?”

  首领瞟了他一眼,往他脚下丢了一块银子:“算你识相,好酒好菜都上上来,不要耽误爷的大事。”

  老翁转身径直去端酒肉,扫都没扫银子一眼。

  “有骨气!”蒙面人点了点头,喝道:“还等什么,兄弟们,清场!我就不信那蛟风门还能管到这里。”

  一名名大汉脸色煞白,争先恐后地往外跑。

  突然,杜阿宝像是小jī一样被人提着衣领拎起。七尺男儿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蒙面人拿剑柄拍拍他的脸:“为什么碰我?”

  杜阿宝脑子一片空白,只是一个劲儿地说:“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蒙面人摸摸腰带:“哎呀,把我衣服蹭脏了。大爷今天听你说了蛟风门三个字,心情不好,那就拿你这条命来偿吧。”

  雪亮的刀划过一条弧线,眼看着就要割上杜阿宝的喉咙。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