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在歧路_呆呆桑【完结】

  《相逢在歧路》作者:呆呆桑

  文案:

  相逢在歧路,敢问尔芳名。

  不好好谈恋爱是会有报应哒。

  作者文风略装bī,就是酱,(●\'?\'●)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城,苏锦年 ┃ 配角:陆长欢 ┃ 其它:有孩几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相逢应言谢

  陶诚:

  那是我十九岁的阳chūn三月,那时候,陶家已渐渐从一流世家沦落为一个普通世家。

  我那一群一起长大的世家好友们告诉我,那个有名的落梨班要到临阳来了。落梨班一直是一等一的戏班,那时候落梨班最鼎鼎大名的角莫过于苏锦年了。

  我那时候其实一直不喜欢听戏,化着浓重的妆容咿咿呀呀让人心烦,不过至jiāo严文远告诉我据说那苏锦年有天人之姿。我是临阳城中那是有名的风流làng子,听得如此便好奇,落梨班来临阳第一场戏我就去了。

  戏是在一个画舫上唱

  咿咿呀呀果真让人心烦,严文远倒是听得入迷,我百无聊赖的喝着茶。打量四下,来听戏的似乎对这场戏都挺喜欢的,在场的似乎只有我在走神。渐渐地似乎有些打瞌睡,我以手支额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一个合该是天边飘来的声音。

  “袅晴丝chuī来闲庭院,摇曳chūn如线”那声音清丽婉转,似含万般情丝。

  我睁开眼,上一场武生的戏已经结束,是下一场戏了。台上是两个旦角,一作小姐打扮侧对着我,边唱边走向妆台坐下,一作丫鬟打扮作梳头姿势。

  “那小姐打扮的角便是苏锦年,”严文远见我醒来道

  我点头

  苏锦年继续唱,“停半响,整花钿。”整理鬓花后站起。身姿迤逦。他正过身子,那张脸即使是上了浓妆也可见原本的绝色倾城,我有些发愣。

  他左手扶桌,右手翻袖高举,先看桌上摆的大镜子,回看丫鬟手中小镜子,转身来回照样三次“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整整袖子,接过丫鬟手中折扇,“我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投袖,合着扇子外指转半个圈。一颦一笑一顿一停都吸引着我的注意力。

  我少有的听完了整场戏,戏完了,严文远家中仆人受命唤他归家,我在附近吃过饭独自在湖边发呆也不知为何。来看戏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我看见湖边柳树下一个人,已换下了戏服,背对着我,白衣纤尘不染,站得很是挺拔,只是有些单薄瘦削

  我展开手中折扇,“柳树下的那个美人,在下陶城,可否请教美人芳名。”

  那人回头,眼中一片疏离,哪有戏台上的半分媚态。他已卸下了妆,果真如传言般。檀发微束,柳眉凤眼,鼻梁高挺,雪肤丹唇,有出尘之感。

  薄唇微启,“陶少爷,小可苏锦年。”

  苏锦年:

  凌国是一个很神奇的国家,我的人一次次进入这个国家,一次次被排除出这个国家的核心,所以最后我决定亲自来这个国家。

  我有一个很好的隐藏用的身份——名旦。

  只是一场戏,就有许多达官贵人想和我打招呼,让班主一一应付后,我卸过妆,换过衣服,打算到船外去散心。刚一跳下船,头就一晕,想来又是气血逆转。我到柳树下靠着平息内息,渐渐好些了。

  忽听身后,“柳树下的那个美人,在下陶城,可否请教美人芳名。”

  我回头,是陶家的大少爷陶城,临阳有名的花花公子。这陶城很是有趣,虽然流连美酒佳人,但文韬武略倒是一个没落下,很是有野心。

  这个陶少爷皮囊很是不错。应当比我略高,玉冠束发,剑眉斜飞入鬓,一双桃花眼脉脉含情却不显轻浮,鼻梁挺拔,嘴角带着浅浅笑意。一身蓝色锦袍,手中握着一把扇子,似摇非摇。

  我心中虽是感叹莫名,礼数却不落下,“陶少爷,在下苏锦年。”

  作者有话要说:  好想做个有评论的小透明

  第2章 却立舍锋铓

  陶城:

  苏锦年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很长一段日子,我送去落梨班的东西他都收下了,但没有一点回应,去见他也无外乎一声陶少爷。

  我问严文远,“你说苏锦年到底怎样才能被打动呢”

  严文远道,“不过一个戏子,现在不过是在拿乔罢了,冷他一段时间他自己都会贴上来。”

  我点点头,心道,那便这些日子不去了吧

  这日在府中呆着,严文远家的大哥又打了胜仗,皇上打算设宴嘉奖,特别邀请京中所有世家的青年才俊。

  父亲告诉我这件事,我笑道,“这乐音公主是嫁不出去了,这都第几回了。”

  父亲佯怒道,“又说胡话”

  我耸肩。我虽口中如此说道,但其实我明白,为了陶家,我是一定会娶乐音的。

  到了皇宫赴宴。

  宴会上无外乎歌舞歌舞,我觉得有些无趣,心道,我还不如去落梨班呢。心里如此想过,不禁失笑,我是怎么会忽然爱上看戏的,也罢,明日便去罢。

  皇上已经离席了,让太子留下来。乐音本来也打算离开,皇上佯怒着让她留下了。

  我看着乐音,当年我第一次看见她我就知道,她是一个很爱自由的少女,所以,能吸引她的只有那所谓的爱情。可如今她已经有爱情了。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叹了口气,这公主到很会看人,只是可惜了。

  见皇上离开,太子挥手示意严文远的大哥严于德,严于德走过去,两人说着什么。

  我心里叹息,若这凌国真jiāo予太子,怕是不妙啊

  只是皇上宠溺太子,中宫又想尽办法阻塞上听,朝中外戚一手遮天。

  我遥遥的和乐音公主打了一个招呼,乐音点头,她虽然是一个天性烂漫的少女但并不傻。

  太子和严于德和几个世家公子正围着圈,我走过去,是斗蛐蛐。

  “于德带回来这只真的是大将之风啊,”太子赞叹。

  太子喜欢就好,严于德道

  有人看见了我,“陶诚,你在京中可是鼎鼎大名的风流才子,你来看看这只蛐蛐”

  我看看,道,“此虫体态匀称,生相显威,翅身长至尾部,鸣声洪亮,行步端庄,必为大将。”

  太子听后很是高兴,“不愧是陶诚,陶城可有养蛐蛐?”

  “这小臣没有,”我道

  “那你平日可少了一个乐子,”太子道

  “那小臣改日便去找人找蛐蛐,不过怕是找不到严兄这么好的了,”我道

  “那是,”太子道

  苏锦年:

  我素日的冷淡终于赶走了那一群纨绔,终于有空去皇宫转转了。

  凌国高手很少,更枉论顶尖高手了,很轻易地我来到皇宫。

  皇帝倒是一个好皇帝,可惜性格太过温和。纵容外戚,椒房专宠,子嗣单薄,宠溺太子。外戚的野心明眼人怎会看不透,大大小小世家蠢蠢欲动,一旦皇帝过世这个国家不知道会乱成怎样。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