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我们成亲吧_醉轻烟【完结】(5)

  为了掩饰自己方才的失神,云觞恢复风流本色,状若自然的将手从男人的脖子往下滑,滑到结实的胸膛上,然后五指弯曲,捏了捏。

  ……

  云觞心头一动。

  齐爽两眼发光:“哇!快来让我摸摸!”

  云觞收回手,一把盖上盖子。

  齐爽:“喂喂不至于这么小气吧,摸一把都不让!”

  “爷一千金买回来的!”

  云觞不理他,单手就想把箱子提起来,不料这人分量不轻,他提了两下没提动,只得两手并用将箱子推到床边的角落里。

  齐爽不甘心的吧咂嘴:“现在的小倌儿都这么极品吗?”

  云觞冷冷一笑:“这个极品归爷了!想要自己再去买,滚!”

  “哎哟,你可真急色!”被撵出门的齐爽揶揄他,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门响。

  屋子瞬间安静下来。

  撵走碍事的人,云觞坐在桌前,提笔在一封白纸上写着什么,他似有些犹豫,写写停停,若有所思。

  末了一把将未竟的书信揉碎,起身来到箱子面前,再度打开箱子将那人拽出来,捧着那张昏迷的脸瞅了半天。

  啧,还是眼熟,总觉得在哪儿见过,绝非数面之缘的路人,可反复在脑海中搜寻半天,怎么都想不起来,想不起来,心里便不踏实,于是云觞干脆拾把椅子坐下,盯着那人的脸开始筛选自己这些年来有印象的人。

  这一盯,便盯到了入夜时分。

  享受了半天目光洗礼的男人终于从昏迷中挣扎出来,缓缓睁开眼睛,似乎对自己所处的环境有些疑惑,他抬眼环顾四周,立刻就发现前方的阴影处,一个男人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支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他。

  接着,他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装在箱子里。

  “醒了?”

  他听到那个男人慢悠悠开口,“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他茫然的垂下眼帘,艰难的思索片刻,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

  “我……的……名字……”

  他喃喃道,低沉的嗓音带了些干涩的沙哑,听的云觞脑子里嗡的一声。

  几乎是瞬间,一个记忆中埋在心底的名字拨开云雾呼之欲出,他猛然冲到那人面前,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死死盯着那双迷茫的眸子。

  一双温和的,沉静的,深渊似的眸子。

  云觞倏地又松开手,退后几步,只觉头皮发麻。

  七年!

  自他记事起整整七年!

  面容模糊了,身形改变了。

  然而这个声音!

  他依旧在第一时间就辨认了出来。

  那七年来夜夜在塌边哄他入眠的声音!

  曲烽!

  作者有话要说:

  =3=

  第4章 第三章:心虚

  自他记事起,身边便有了曲烽。

  整整七个春秋。

  记忆中那人永远是温和体贴的,不论他多蛮横任性不讲理,都不曾在那人眼中看到一丝不耐。

  起初,他总嫌曲烽没脾气,无趣至极。

  二哥却笑他,那是因为曲烽喜欢你,所以对你的坏脾气照单全收,不存在一丝一毫的敷衍。

  碰到这样的伙伴是你的福气。

  二哥每每这样说,他便很得意,日子久了便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是曲烽心里最重要的人。

  可曲烽对他是否也是最重要的呢?

  他没想过,太过自我的日子让他根本没有察觉这个问题,因此在曲烽坚定不移的远去参军时,他恼,他气,他怒火攻心到险些连小命都丢了。

  恨!每每想起此事便恨!可恨罢,想起曾经有曲烽陪伴的日子,他又特别思念这个人。

  他是真的喜欢曲烽。

  旁人都觉得小孩子没定性,哭过几天换个玩伴一样开心,云觞自己心里却觉得不是这回事,小时候说不清楚,只会发脾气,后来长大了,发现再没有别人能像曲烽一样让他看着就满心欢喜,才知道这就是大人说的喜欢。

  可曲烽从没回来过。

  之后那几年他想开了些,就试图去忘记这个名字,结果把容貌忘得差不多时,因事远赴边关的五哥却带回了他的消息。

  曲烽做了一个将军。

  且甚得大将军青睐,几次得胜回来后,曲烽名声大噪,当路边的说书先生再次讲起大将军的丰功伟绩时,便捎带上了这位大将军亲手提拔的后生。

  讲他在军营中的事迹,讲他在战场上的英姿,讲他在朝堂上的荣耀加身。

  这其中很多都是道听途说,但百姓就是听得津津有味。

  一个年轻的,英俊的,前途无量的,少年将军的故事。

  家人偶尔听到,还会促狭的笑话云觞当年不许曲烽离开的孩子气,云觞为了面子不得不表现出很不在意的模样,私下却忍不住溜出去听,可说书先生凭心情讲故事,云觞很早就开始接手家里一部分生意,忙的四脚朝天,好几次挤出时间去听,却发现不是自己想听的。

  云觞憋屈的很,干脆有一天蒙面去堵回家的说书先生,半胁迫的要他定好每个月固定一个日子专门讲曲将军的事,然后到那天就放自己一天假,专门去茶楼听故事。

  曲烽留下的故事其实不多,说书先生添油加醋的讲也讲不了多少次,可偏偏这位金主出钱爽快大方,他只得费心四处去打听,甚至开始捏造,好在这位金主不挑剔,一个故事翻来覆去的讲也听不腻,听得心里痒痒就回家扑到床上,一边回忆曲烽和自己相处的幼年时光,一边偷乐,觉得他们说的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曲烽,不由有些自豪,又有些仰慕。

  然而时间一直试图冲淡一切,等他彻底想不起曲烽的容貌时,失望的以为两个人的缘分便止步于此,你在沙场厮杀,我在茶楼听书,你是故事里的英雄,我是故事外的观众。

  结果前年五哥去帝都做生意,竟无意中见了曲烽一次。

  当时正巧大将军得胜凯旋,京都大道肃清,百姓林立两旁,红艳艳的旗帜下,曲烽骑着高头战马,面沉如水,一身戎装,跟随在大将军身侧,英姿飒爽的令叶家五公子险些动了心。

  听说五哥在京城见了曲烽一面,云觞那颗沉寂多年的心突然又雀跃起来,五哥屁股还没坐稳就被他拽着描述了好几遍当时的情景,然后裹在被窝里不停地想象曲烽当时的模样,兴奋地一晚上都没睡着,第二天就想去京都亲自见他一面,被二哥哄了好久才哄住。

  江南距京都路途遥远,他快马加鞭也要半个多月才能到,最近几年边关战事频仍,曲烽封将后就没在京都待过多久,他就算现在出门,可能到京都也见不到人。

  果然没多久就听说大军又出征了,不过这次大将军被皇帝留在了京都,是曲烽和另一位年轻副将带兵出征。

  云觞失落又兴奋,他记得曲烽往年一直跟在大将军身侧,大将军似乎很爱护曲烽未满的羽翼,这是第一次让他单独带兵出征的,不知道会不会顺利,可说书的先生说,这场仗并不危险,皇上和大将军有意让曲烽立功,然后加封驸马。

52书库推荐浏览:强强耽美文| 语笑嫣然| 东篱菊隐| 涩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