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我们成亲吧_醉轻烟【完结】(4)

  齐爽冷漠:“那就长话短说。”

  柳容沉默了一下:“……云觞以前喜欢他。”

  齐爽一愣:“以前?”

  柳容不是很想承认的点点头:“嗯。”

  齐爽恍然大悟:“明白了。”

  云觞摸摸下巴,没有第一时间接下去,似乎在思考。

  拍卖师悄悄的松口气,看来云公子不打算任性了,便开始倒数,可第一个数字刚落下,一个温和的声音再次打断他。

  “三千两。”

  一旁的陶然毛骨悚然,众人纷纷回头去寻声音来源,登时又是一片哗然。

  那里赫然站着一位灰蓝锦衣的男子,正是刚刚从外地赶回的明珍楼楼主,明轩,他面容上看不出喜怒,吐出的数字却铿锵有力。

  丹华瞬间攥紧手指,他被明轩冷漠的眼神刺的有些坐立难安。

  陶然终于正大光明的松了气。

  齐爽失望的趴下身子,“唉,没好戏看了。”

  然而就在陶然以为闹剧已经结束时,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再度拉起所有人的心弦。

  “五千两。”

  明轩迈开的步子一滞。

  丹华目瞪口呆的看向云觞。

  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搞事情!搞事情!七公子要搞事情了!

  明轩停下步子,语气依旧平静:“一万两。”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一个……看不清脸姑且……算倾国倾城的小厮,居然拍到了这个数字,不愧是明珍楼的楼主。

  大气啊!

  齐爽紧张的抓紧柳容的衣服:“怎么办怎么办!阿觞的气势被压下去了!”

  柳容嫌弃的拍开他的手。

  云觞微微偏头,意味深长的瞥了明轩一眼。

  明轩直视他,目光冷漠。

  云觞朝拍卖师伸出一根修长白皙的食指。

  拍卖师脸色发白,试探性的问道:“七公子这是?”

  云觞勾起冷冷一笑,笑的拍卖师遍体生寒:“一千金。”

  整栋明珍楼鸦雀无声。

  作者有话要说:

  =3=

  第3章 第二章:重逢

  黄金,一千两。

  所有人都被这个价格惊的目瞪口呆。

  一千金,在明珍楼算不上惊世骇俗,但用一千金买个小厮……

  明轩背在身后的手指暗暗攥紧。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笼子里的人是谁,他心知肚明,以此人的身价,这个价格尚有余地!

  但这份余地,眼前这位阔气的贵公子会留给他吗?

  和白龙云氏拼一掷千金的气势……

  明轩咬紧牙关,在拍卖师忐忑的声声倒数下,终是无力的合上眼。

  一锤定音。

  没有掌声,没有欢呼,全场寂然。

  丹华坐在椅子上,浑身僵硬,瞪着云觞的目光中罕见的露出几分惊惧。

  他们认识十多年了。

  他素来知晓,这人自幼骄纵任性,偏执的厉害,想要的东西拿不到手决不罢休,而自己也不是谦让的脾气,为此二人幼时常有冲突,见面眼红。

  年长些许,便被人戏称为冤家宿敌,后来云觞名声越来越响,为人处世平和了不少,却唯独针对他,他还沾沾自喜,只有自己能逼得云觞失态至此。

  可如今他坐在这里,眼看云觞轻描淡写的将价格抬到一个连自己都心惊肉跳的高度时,他才忽然发觉,童年时二人家境之间那份不甚明显的距离,如今竟已深如鸿沟。

  眼前之人俊秀白净的面颊上依旧挂着一丝淡然的笑意,可那双漂亮极了的眸子里,却是势在必得的坚定与腰缠万贯的从容。

  他还在针对自己,但宿敌,已成笑语。

  六个仆人在云觞的默许下,小心翼翼的将这个价值一千金的笼子抬下去,将里面的人换了一个昂贵的箱子装上,护送前往云觞下榻的客栈。

  临走前,云觞微笑着冲明轩微微俯身。

  “承让了。”

  明轩平静的回礼:“哪里。”

  陶然来到明轩身边,低声道:“楼主,抱歉,今天的……”

  明轩轻轻摆手,示意回去再说。

  回到客栈,齐爽率先一步抢过明珍楼送来的卖身契,一字一句看下去,末了摸摸下巴,“啧啧啧,价值一千金的卖身契啊,嗯?曲风?没听过,应该不是个太有名的小倌儿吧。”

  云觞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茶。

  齐爽啧啧称奇:“我真搞不懂你,就为了凑个热闹顺便给丹华难堪,你居然扔了一千金进去!真的不肉疼?”

  一旁的柳容却没那么大惊小怪,“他当初看上空兰寺主持的一盆兰花,硬是出了三百金抢到手呢。”

  齐爽无语,冲云觞竖大拇指,“我看上了就是我的!霸气!”

  他说罢,话锋一转,“不过这个箱子你准备怎么处理啊,真的把这个小厮收了?或者说,小倌儿?”

  柳容凉凉道:“收就收了呗,横竖一个小倌儿,也碍不着咱们七公子将来寻花问柳,恭喜你啊七公子,有人夜夜伴着枕边眠了。”

  “客气了。”

  云觞得意的翘着二郎腿,对这暗含讽刺的话很是受用。

  齐爽伸手比了比云觞高挑的身板,“可是,我看那小厮的块儿头看着比你还大,好像不和你的口味啊。”

  “哦?你这么了解我的口味啊。”云觞挑眉,搁下茶杯,被齐爽催着蹲到箱子前解锁。

  齐爽白他一眼:“废话,要是箱子里是个虎背熊腰满脸黑毛的大汉,你下的去口?”

  柳容一脸嫌弃:“那还叫小倌儿吗?”

  齐爽想了想:“那应该叫巨——”

  箱子被漫不经心的云觞打开,露出一张脸,打断了齐爽的话。

  那张脸五官英挺,棱角分明,即使昏迷不醒,也掩不住一副似是与生俱来的威严与冷漠。

  冷不丁对上这么一张脸,云觞一愣。

  齐爽眼睛亮起来:“哎!这个好!”

  他兴奋的凑过去想把云觞挤开,挤了两下没挤动,再去看云觞的脸色,却发现他定定的盯着麻袋里的人,神情有些奇怪。

  “你怎么了?”

  齐爽推了云觞一下。

  云觞不动声色的回过神,嫌弃的一把将凑很近的齐爽推一边,“干嘛?”

  齐爽很无辜:“问你怎么了,这长得俊归俊,不至于看傻了吧。”

  云觞微微蹙眉:“我就是觉得他有点眼熟而已。”

  他伸出手,捏着男人挺翘的下巴来回打量,然后朝他脸上又摸又捏,力道大的齐爽都龇牙,也没摸到一点□□的痕迹。

  没有面具,云觞的表情更疑惑了,对这个人的印象仿佛一直笼罩着一层迷雾,挥不开,却瞬间牵动了心弦,他确定见过此人,却一时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

  齐爽不知他心中不解,目光只是上下打量此人的相貌和身材,云觞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就被齐爽起哄的去摸这男人有没有看头。

52书库推荐浏览:强强耽美文| 语笑嫣然| 东篱菊隐| 涩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