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秋叶_姬九念【完结】(5)

  少年收好长剑,在老者面前跪下:“师傅,徒儿可以下山了么?”

  老者问道:“尘世纷扰,你竟为何如此执着于下山?”

  少年抬头直视老者,答得铿锵有力:“考取功名,保家卫国。开疆拓土,扬我国威。”

  老者缓缓点头:“为师此生立誓不问凡俗,如今你既执意要走,为师不便多留,你在我师门中的名字亦不可再用。”

  少年默了默,又道:“请师傅赐名。”

  老者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长叹一口气:“你生于秋日枯叶飘落之季,如今出师又逢此时,为师赐你一名为秋叶。从今往后你为世俗之人,不可再入此山,好自为之。”

  少年得了新名,向老者恭恭敬敬行了一次师徒大礼,带着他的长剑,义无反顾地下了山。

  武举是所有习武之人的出路,无论贫富贵贱,成王败寇,一锤定音。

  规矩似乎公平公正,但世上又岂能真有公平二字?世家大族的手段,远远是平民子弟无法比拟的。

  对此,秋叶报之以嗤笑。所谓手段,从来都是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方有成效的,对于悬殊的实力差距,任何手段都显得苍白无力。

  事实验证了秋叶的自负并无不妥。一柄长剑过关斩将,世家子弟抱头鼠窜,在那众目睽睽之下,一剑定胜负。

  于是秋叶理所当然成了新科武状元。武举制度诞生百年以来的,第一位出身寒门的武状元。

  皇榜张贴之日,秋叶大大吃了一惊。惊的不是他的武状元,而是新科的文状元竟然也是平民出身,文试不比武举,文章的好坏完全取决于考官一人之见。秋叶盯着皇榜愣了半晌,都不能明白这个叫做山居的平民究竟是怎么做到金榜题名的。

  联想到往年多位死于显贵之手的寒门子弟,秋叶摇摇头:这个山居多半也是个短命的,活得了初一,过不了十五。

  可奇怪的是,秋叶暗中跟随了山居许些日子,竟没见着有哪个显贵对山居暗中下手,不禁心中暗暗称奇。后来才晓得,原来山居的文状元是被皇帝亲自题名的。

  天子门生,显贵们多少要避讳一些。

  就在秋叶略略对山居的安危放下心来时,这位文状元竟以出奇的医术治好了太后的陈年旧疾。龙颜大悦,加官进爵。

  秋叶很庆幸自己那晚跟了山居出城,否则涟城就要少一位惊才绝艳的少年人物了。被天子亲自题名为文状元、两月内连升三级的山居,终于引得显贵们忍无可忍,下了杀手。

  那也是秋叶最难忘的一晚。后来秋叶暗笑了许久,原来在朝堂上办事雷厉风行,说话掷地有声的山居,在面对暗杀时竟会如此惊慌,抓着他的腰封死死不放手。

  然而,当眼前这位手无缚jī之力的书生振振有词地说着“让朝堂得以公正,让寒门得见天日,让世道得还清明”时,秋叶暮然发现,在这位一袭白袍两袖清风的书生身上所散发出的浩然正气,让人肃然起敬。

  于是他立誓:“你来救这天下,我来救你。”

  秋叶没有食言,山居也同样。

  最后一次出征时,山居亲自将编制的流苏系在他的剑上,闷在他怀里声泪俱下。

  山居的彷徨令秋叶更加坚定,他答应山居,此次凯旋,必要为他十里红妆。

  可造化弄人。不过几日的功夫,秋叶的这份坚定便成了□□luǒ的讽刺。

  有道是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如今先锋队伍早已离城,三军也已整装待发,却迟迟不见军粮。

  秋叶进宫面圣,请求皇帝补助军粮。

  高位上穿着明huáng色龙袍的皇帝却转了话头:“秋叶,不如出征前先办一场喜事如何?凝儿正值二八年华,与你倒是般配。”

  秋叶一怔,忙道:“陛下何以取笑于臣,出征在即,岂能为儿女私情所耽误。”

  皇帝大笑:“爱卿,你是我朝最有为的将军,攻必胜战必取。这些年苦了你,立下此等战功,不加以赏赐岂不是朕昏庸无道了?”

  秋叶心里一沉,他晓得皇帝是忌惮他功高震主,却又无可奈何,只是应承道:“陛下使臣掌管三军,已是莫大的恩赐,臣穷尽一生无法报答,岂敢再有奢求。”

  皇帝的声音冷了下来:“秋大将军,凝儿可是朕的心头肉,莫不是还配不上你?”

  秋叶抿唇,缓缓跪了下来:“臣不敢。公主金枝玉叶,臣山野莽夫,是臣配不上公主。”

  “配得上还是配不上,朕说了算。”皇帝死死盯着秋叶,瞅着他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个神情,“想想你那已经出发的三万先锋吧,没有军粮,他们会是什么下场。”

  末了,皇帝勾起一道意味不明的笑:“对了,丞相还在皇宫里呢。”

  秋叶脸色一白,顾不得君臣之礼,抬头直勾勾地盯着皇帝。皇帝的神色毫无变化,仿佛说着家常便饭一般的琐事:“待你娶了凝儿,丞相就可以回府了。”

  终于,秋叶唇角动了动:“臣遵旨。”

  后来皇帝吩咐了什么,已然记不起。只是起身离开皇宫时,不知是跪得太久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秋叶腿下一软,竟险些没有站稳。

  没有三书六礼,没有庚谱文定,这突如其来的婚事就这样风风火火的举办了。

  十里红妆,普天同庆。

  这是几天前他才答应山居的。

  看着殿前浓妆艳抹朝气蓬勃的公主,秋叶久久难以迈出这最后一步。

  这时,皇帝说,真可惜了,太后身子不好,丞相还在宫中为太后诊脉,只怕一时半会儿来不了。

  闻言,秋叶咬咬牙,终究硬着头皮接过喜球,将公主扶上了婚轿。

  是夜,在一片欢庆的涟城中,在一片死寂的将军府里,秋叶对着黑漆漆的夜空发了一夜的呆。

  瞧着剑柄上的流苏,秋叶自嘲地笑了。这个时候,他竟有些庆幸山居还在皇宫里,否则,他不知道该如何再去面对这个在几天前他还信誓旦旦要娶的人了。

  什么海誓山盟,什么天荒地老,都是狗屁!他能怎么办?难道要为了这誓言,放着三万与他同生共死的兄弟不管么?放着被软禁在皇宫中的山居不管么?谁能告诉他,值此关头,他还能怎么办?

  公主久久等不到秋叶进屋,不由得出来唤道:“夫君?”

  秋叶不管不顾,回头对着公主破口大骂:

  “都是狗屁!”

  可山居最终还是知道了,并且拦下了他,在他即将出征的时候。

  秋叶低头看着神魂颠倒的死死拽着马缰的山居,见他苍白的脸上木讷无神,仿佛只是拽着这缰绳,就已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一般。

  这样的山居,秋叶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

  山居背后,皇帝的目光yīn鸷又恶毒,秋叶想说,山山,你快回去吧,否则陛下不会轻饶你的。

  可听着背后三军震天的呼声,想着还没运送出城的粮草,秋叶的心动摇了。在他背后,是将他奉若神明的三军将士,是和他浴血奋战的手足兄弟。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