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_番尘【完结+番外】

  《哑巴》番尘

  文案:

  大棠王朝,暮都+戾王府有个哑巴,性子沉静,饱受欺凌又被罚入青楼为娼

  戾王府小王爷戾南城,从小娇惯,任性妄为、

  二人卷入皇位之争,各执一边、

  攻+戾南城

  受+哑巴(南归)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yīn差阳错 青梅竹马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归 ┃ 配角:林成风,李徽,李麟 ┃ 其它:恨,背信之怨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序

  戾王府有个哑巴。

  这个哑巴是老王爷捡的。二十年前老王爷打败乌国凯旋回朝,路过边境一个破败的小村庄,那时正闹饥荒,村里的男女老少全都逃难去了,除了泥砌的土墙,连只蚂蚁也没有。哑巴的爹早饿死了,哑巴的娘拼命生了他之后,没喂上几口奶便闭上了眼再没睁开。哑巴饿啊,只能哭,没命得哭,嗓门也亮,隔了三四里都能听见,于是被路过的老王爷带回了王府。

  老王爷有一独子,生性顽劣,从小被宠惯,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简直坏事做尽。

  被戾王爷捡回王府收养,这事对哑巴来说好坏两边,但如果说有命活着就是天大的恩典,那么所受的折磨也好侮rǔ也罢,根本就不值一提。

  因为他的命是老王爷给的,他没有权利责怨任何人。所以哑巴在王府过得很自得。

  哑巴当然不是天生的哑,当初便是洪亮的哭声救了他自己。可不知为了活命哭坏了嗓子还是老王爷霸气得宰了一匹战马再霸气得喂了他一路的马血,总之回到王府之后,他就哑了。

  老王爷觉得有愧,特意请了奶娘单独照料,于是哑巴健健康康长到了五岁。可是那一年,夫人路过下人房,看见了哑巴。也就是那时起,哑巴开始了他坎坷的人生。为何呢?当初哑巴如何来到王府,夫人是知道的,也同意此事。便是五岁的那一面,夫人大发雷霆,说哑巴是戾王爷在外和别的女人偷生的野种,什么千军万马作证也说服不了她,硬要把哑巴丢出王府,只因五岁的他,长得太不普通,虽然幼小稚气,却眉宇间透着一股英贵之质,在夫人看来,简直神似戾王爷。而且还有一件事,他们的独子戾南城的名字,这名字是戾王爷亲取,南城,怀念南边某个小城,京都在北方,戾王爷又是去南方出征,带回哑巴又厚待,夫人觉得自己手握确凿证据,一口咬定戾王爷在外偷腥。戾王爷疆场有万夫莫敌之勇,可回到家也是个怕媳妇的普通男人,但戾王爷还是极力为他争取,免去了哑巴变乞丐的命运,养是还养在王府,只是待遇不如从前。从此以后,五岁的哑巴便开始gān活,什么都gān。王府中的下人们也都知道这事,夫人排斥哑巴,下人自然也不会同情他,什么脏活累活都让他做,反正不会有人为他喊冤叫屈。

  戾王爷是大将军,打败乌国之后名声更噪,权势更甚。歇了五年,戾王爷又再次出征打仗,三年才回一趟王府。不得不说哑巴其实命挺好,戾王爷每回回京,私底下会偷偷去瞧他,教他一些武艺,塞点碎银子等等。哑巴记着大恩,心里感念,抱着这份恩情,他在王府任劳任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养成了沉静能忍的性子。

  戾王爷对哑巴好,对他的亲生儿子如何呢。当然,也挺好。琴棋书画诗书礼乐那是夫人要求的,戾王爷只要求一样,便是武,练武能qiáng身健体,而且他盼着子承父业,将来和他一样做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保家卫国,所以戾王爷专门请了京都最负盛名的武学先生教戾南城武功武德。至于其他,戾王爷常年出征打仗,管不了。

  第2章 一

  一

  “哑巴,主子唤你。”

  来人衣面光鲜,伸起脚尖踹了踹哑巴,皱着眉嫌弃得别过眼,

  哑巴揉揉眼皮,视线还有点模糊,但他已经认出此人是半年难得一见的戾王府管家吴德。他连忙爬出灶台。

  “去鹿华亭,快点!”吴德提高声音不耐烦道。

  哑巴连夜洗了五大桶衣裳,又不停地劈了一上午的柴,直到烧火时才得了半刻歇息,现在正是困倦之时,他还十分迷糊:主子唤我何事?他比划着,双手沾满了柴灰,指甲缝里也挤满了黑泥,方才揉眼,韵白的脸上涂了几道灰扑扑的印子。他果真是困糊涂了,没想只远远见过几面的主子为何破天荒得传他。

  “该你问吗?快点跟我走!”

  哑巴一想,是不该问,赶紧站起来,弹弹身上的灰尘,又搓了把脸。其实哑巴爱gān净,只是连夜gān活实在累得慌,没来得及清理。

  哑巴紧紧跟在吴德身后一臂远。戾王府右面是下人房,除了夫人的侍女小王爷的仆从和管家,其他人等只能在下人房一带规定的地方活动。哑巴没怎么离开过下人房,只有几次倒夜香时,从很远之外看见过进出正门的小王爷,小王爷长得什么样他不知道,只知道每回都是前簇后拥乌央央得一群人跟着。

  哑巴走着,心里起了疑问,主子唤他作甚,恐怕连戾王府有他这么个人都不知道。他开始有些不安。

  七弯八绕地,越过吴德的头顶,哑巴终于看见有人坐在一个八角高跷貔貅为饰的亭子里,暗红的砖瓦反投着阳光,熠熠生辉。

  鹿华亭周围甲士林立,前面一片空地,三丈之处立着一面圆木转盘。亭中三人,觥筹jiāo错,相谈甚欢。

  哑巴早早地就垂头看地。

  “主子,人带来了。”

  听见吴德回话,哑巴忙跪地,额头贴着手背。

  五人齐齐看向哑巴。

  “南城,是你戾王府的人吗,怎么这副寒酸样!”开口的是大棠的长皇子李徽,坐正座,明huáng镶边的袍服,目黑唇红。

  衣裳同样镶huáng边的,还有一位,坐于侧,眉目如画,面若冠玉,眉眼中带点妖邪的魅气,此人一笑,更加媚人,他道,“大哥此言,是笑话堂堂戾王府苛待下人?”

  “二弟,我不过好奇戾王府怎么会有如此与众不同的下人,你急什么。”

  位于另一侧座的戾南城适时插话,那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透着一股戾气,“大皇子二皇子,莫管我戾王府是否苛待下人,两位要是嫌他扮相碍眼,我的衣裳给他就是。”说着,戾南城真的脱下了外衣,递给一旁的吴德,“拿去,绑上。”

  哑巴觉得自己灰头土脸的确实给戾王府丢人,连忙接过吴德手中的衣裳,三两下套上,可是他头发上沾了许多草屑,穿上绫罗绸缎,看起来更寒酸了。

  身后笑声不断,哑巴跟在吴德身后,到那圆木转盘前停下。转盘四角固定着镣铐,哑巴没见过这玩意儿,他溜圆的眼珠奇怪得盯着吴德,不知绑上是何意。吴德瞟了一眼转盘,把他往前推,两名甲士走到他身边,哑巴无措地看着自己的手脚被锁进镣铐,胸前还被铁链横绑一道。

  尚未定神,突然咻地一声,一把锃亮的匕首一闪而过,哑巴登时吓得打激灵,翻眼看了看头顶一指宽距离的匕首。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