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卖黄泉水_灯玉墨【完结】

盗卖huáng泉水
作者:灯玉墨

文案:
从前有个死于地龙翻身的川人,跑到huáng泉去穿越了一把。
因为盗卖了huáng泉水,他认识了他;
因为盗卖了huáng泉水,他攻略了他……
《扯断他的袖》兄弟文~
不过,攻受都变更qiáng了。
多说无用,请看正文啦!
-------------
鉴于有人反映川话太多看着麻烦,吾就改去了,给众位大人造成不便请见谅!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qiángqiáng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深,陈阵 ┃ 配角: ┃ 其它:穿越

  [前注:方括内是几句小白级的俚语古语注解,高人请自动略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huáng泉路上的鬼多得那叫一个就差没把奈何桥压到垮。
昨天很挤,今天很挤,明天也将很挤。轮回往复,挤得那叫一个半活不死,要活要死,求生不得求死已死,好不叫鬼烦忧。
某年,某个chūn夏之jiāo的时节。这一天下来的人突然bào增,奈何桥死样活气地呜咽着“造孽”,努力保持稳定以免塌掉。这抠门儿的阎王爷,怎么还不把桥给修一修啊!
旁有一名为林深的小鬼,捏了一只金手镯,满口川话地嚎啕大哭着:“呜呜……要不是贪待哒身外之物上,也不会就楞个死待废墟头哒……呜呜,可恶的地龙翻身!”哭着,很不服气地偏离拥挤不堪的大道,跑向一旁的huáng泉岸边。[待:在。哒:了。楞(lèng)个:这么。]
那里,有一满脸皱纹的白发老鬼正在煮着什么。旧翻翻的衣服已经无法辨认是哪个朝代的。方圆三米的地方,都被他的老旧感染得跟着饱经风霜了。
死于贪财的、名为林深的小鬼几步蹦到老鬼面前,问道:“老头,YOU在gān嘛咧?”
“煮水……huáng泉水。”老鬼顿了半天,一字一顿地说,“味美甚。你可愿饮上一碗,陪老头我聊聊?”
以前是初中语文老师的、死于贪财的、名为林深的小鬼笑了笑:“哎呀呀,喝一碗是NO PROBLEM的,龙门阵就免哒!我等会儿还要赶着去投胎的耶!”说着,接过不知有多少年历史的文物茶碗,大灌一口。
老鬼半晌无语,似对这新鲜的外来词不大感冒。也不问那个说着鸟语的、以前是初中语文老师的、死于贪财的、名为林深的小鬼到底要不要听,便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与他相识相知,才知道流水易逝,人去难再回……”
“哇!想不到这huáng泉水煮出来味道居然这么好!”觉得huáng泉水味道不错的、说着鸟语的、以前是初中语文老师的、死于贪财的、名为林深的小鬼大叹一声,咕噜咕噜把手中那碗灌完后狠狠感叹,“呜,难怪YOU连投胎都咩兴趣了。”
“不。留此处,待人也……”老鬼小声咕哝着。看看这个奇怪的小鬼,小鬼正翻出一个小巧的水壶,俯向huáng泉打算取上一壶。
“嗯,投胎的时候要把它带上……嗯,带个一壶总会派上用场的。”似乎疯了的、觉得huáng泉水味道不错的、说着鸟语的、以前是初中语文老师的、死于贪财的、名为林深的小鬼两眼发光,将那huáng泉水汲了一壶,却在起身时滑了脚,一不小心栽了进去……

林深大呼救命,在不分东南西北上下左右的状况下挣扎了半天,终于抓住了岸边一棵无辜的水草……啊,水草!等等,huáng泉里也有水草?!
稳住身,睁眼一看——
好一个梦境般的dòng天!乱柳纷飞,飘絮狂舞,瓦檐错落,燕鸣莺啼,更重要的是那蓝得好似彻底洗过的天和那追逐缱绻的白云!不止是建筑……似乎连行人都,呃,穿着大概应该属于宋代的衣服。
嗯,方才的huáng泉水还挂在脖子上呢。感谢上苍,他投胎——哎?咋没看到老娘跟产婆?还有,衣服咋还是身上这件白衬衣?脸咋还是死时这臭模样?
经过一番思绪整理,林深得出以下结论:穿了。这里应该是yīn曹地府的一个隐藏地图,没准还有宝箱可捡呢!哈哈,寻宝大行动开始啦!
按照武侠RPG惯例,林深决定先到处逛逛。
不出两个钟头,林深已经走得口gān舌燥,却仍是没点头绪。于是,他找到一个在桥边卖茶的大叔,不由分说抓起茶碗就喝……连喝三大碗后满意地呼一口气,长长地打了一个嗝,转身欲走。
“这位爷,尚未给钱呢!”卖茶人急忙呼道。
林深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红色长方形的主席头像浮雕,递过去才发觉有哪里不对……
“此、此何物也?”卖茶人一脸茫然地望着林深。
惨凄了。货币无法流通!林深望天哀号,忽地想起兜里还有一只细得跟蚊子腿似的金手镯。于是,他要回了主席头像,掏出手镯,用自家的常识造出一个句子:“嘿嘿,以此镯买你茶摊,何如?”
卖茶人两眼放光,忙道:“好甚、好甚!”
靠!居然比本教授还贪!名为林深的初中语文老师腹诽了一句,挑走了某人的茶摊。想要在这里找到回去的方法,就得先谋几个钱活命!既然他的专业没啥用,那就卖茶吧!huáng泉水煮茶,保准卖得火热。

找了个有点儿人烟的地方,临着江,摊子一放,煮上两大壶普洱茶,掺了小半杯挂在脖子上的huáng泉水,大声叫卖:“天上仙茶,不饮后悔啦~~”
有人鄙夷,也有人饶有兴味地凑过来,问道:“这真仙茶啊?”
林深天真散漫地一笑,道:“便非仙家之物,其味也远甚于仙茶!”又补了一句,“先饮茶后予钱,铜板十五个可好?”
那人一听先喝后给钱,便向林深要了一碗。一口灌下,直道:“好味也!”甚至是心服口服地掏出了十五个铜板……
这一叫,又引来不少好奇的家伙。一个二个喝了这茶,都大叫:“这真仙茶的耶!”很快,聚集了一小群人,林深不得不又煮上几大壶。
“让、让、让!”一纨绔子弟外加俩跟屁虫一边用纸扇赶着旁人,一边凑到了林深摊子前,上下打量着某神秘的卖茶人。看了半天,走在中间的那一个终于端起了橘子大的茶杯:“这啥茶,竟引得这么多人来?”
林深微微一皱眉,没好气地说:“一碗十五个铜板。”
那纨绔用扇子挠挠背,呲牙咧嘴笑了:“哈?你陈大爷饮你茶乃看得起你,竟也敢要钱?”
林深是个鄙视权贵的人,被这么一惹立马就毛了,大骂些个有那么一丁点儿代沟的脏话:“哇KAO!YOU有RPWT呀!*你祖宗十八代!个狗*的混账东西敢喝本教授的霸王茶?个老子的,皮痒哒是不?爬远些!还大爷,我呸!少在这儿碍YOU高祖祖的眼!”说着,还向一旁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又心虚地算了算年龄差……一千左右吧?
再有代沟也听得出在骂人吧……可这怒意在陈某人把那茶水喝了下去之后消了七成——没办法,huáng泉水煮出来的东西就有那么好喝!于是,“bào打一顿”的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将他茶摊收去府中,陈大爷我看上这茶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