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一怒_夏天看星星【完结】

  《天子一怒》作者:夏天看星星

  文案: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妹喜听裂帛之声,幽王烽火戏诸侯,为博皇叔开心颜,朕只会励jīng图治,要是皇叔不让朕喜欢,朕龙颜大怒……”

  少不得要免冠徒跣,以头抢地,丢尽皇叔最宝贝的皇家脸面。

  皇叔气得发笑,“当年扶你登基又扶你……现在来搞你皇叔!”

  皇帝脸红,“……朕在皇叔心里的地位几不保,当然要使些手段。”

  功高震主皇叔×伪草包包皇上

  【文风矫情……我也没有想到写出来这样=_=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则,刘念 ┃ 配角:一gān乱臣贼子 ┃ 其它:皇室秘辛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千帐灯

  时值初冬。

  凛冽的寒风chuī得人几乎睁不开眼,密云布合,雪花乱飘,军马皆冒雪行进。隐隐见后军青罗伞盖、旄钺旌旗,伍止仗料定是宣帝无疑,振臂一呼:“诸位!后头必是那狗皇帝!拿下便是斩草除根!”

  顿时厮杀声起,身形矫健的几个人已经冲在了前头,长。枪一刺穿了车帘,时间似乎凝固了片刻——

  车中破出一柄十七寸长剑,直中来者咽喉,剑首流苏缠在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腕上,霜锋雪刃之间,身着赤色的男人如同天神一般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摄人心魄的威慑力,分明不是庙堂君王的气概。

  “……淮南王!”

  这一声喝止,鼓声大振,喊声大举,人相吵嚷,马尽嘶鸣,兵马以风卷残云之势迎上叛军,伍止仗自知没有胜算……埋伏也是存了几分侥幸心理,本想钓条大鱼,怎么碰上了条恶鲨!

  七皇子刘则年少聪慧,先帝甚爱之,欲亲自教养兵法,他反答道,“战场上应随机应变,墨守便是纸上谈兵了。”及冠之年已显将才,宣帝重用,得以拔了数年难除的寇患,赢得一方边境安稳。

  天下谁人不知淮南王!眼下他怎么出现在此地,莫不是蛮夷头子输了?

  伍止仗勾结外敌同时发难,为的就是牵制刘则,好便宜他直捣huáng龙,淮南王便是有逆转局势的本事也来不及兼顾两边,探子回报一直战况僵持,淮南王被拖死动弹不得。

  ……分明没有缘由让他此时在这里!

  来不及思考更多,如今败势已显,他舞刀拍马急欲脱身,一不留神从身后被削去了左手!疼痛带着眩晕袭来,但他的心里只有保命的念头,用尽全身气力一刀向敌人面部砍去,被挡开后大幅度横扫对方的腰部,几乎凭的都是本能。

  握剑的双手因为刚刚和坚硬盔甲的撞击震得发麻,脸庞略过刀刃的寒气,更让人绝望的是对方的语气冰冷如霜,凛冽刺骨:“认命吧。”

  认命?

  不!他绝不是轻易屈服于命运的人,他还有机会,只要援军赶来……眼里的戾气重新聚集在一起,还未化为实质,刘则腕力一偏,就这样结束了一代枭雄的性命!

  温热的鲜血喷洒在大地上,像是白雪染上了点点红梅。鏖战慢慢平息下来,雪花胡乱盖上一层又一层,掩下人间的罪恶与悲鸣。

  狂啸的风在呜咽与叹息中撕扯,烽火在黑暗无涯的渐染中熄灭,劲风chuī糙了男人英俊的脸庞,随后黯淡着僵硬成石。

  ·

  寒星遍天,夜深千帐灯。

  刘则回到主帐,榻上是他染上重疾的皇兄。刚开始仅仅是水土不服,谁知一病不治,局势不稳不得不急诏他赶来。才几日而已,他记忆里丰神俊朗的君王,变成如今奄奄一息的模样。

  “……皇兄!”

  “朕自知时日无多……唯有太子孱弱,不得不托付于你。若可辅佐,望你帮他,若他不才,七弟可自成天下之主!”

  帐内烛火晃晃欲灭,刘则一时心中哀拗,“愿皇兄将息龙体!臣弟安敢不为皇室竭尽股肱之力!”

  宣帝勉力提笔写下遗诏,望着眼前风姿神貌的弟弟,心中十分爱怜:“虽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朕还是高估了天子威严自取其败……七弟把这诏书带给太子,凡事还要你多教教他啊!”

  刘则点了点头,宣帝知道这是他答应了,勉qiáng露出了一个笑容。

  几日后淮南王扫清剩下几股流窜残寇,一时间dàng平西北。伍止仗大败的消息快马急报,各处也都消停了下来。

  他率领将士奉梓宫归朝,太子刘念出城迎接。马蹄扬沙,远远望去,只看见了一个五六岁的粉啄小儿,睁着一双大眼睛看他。

  刘则记得,这是他皇兄的第九个孩子。

  帝后恩爱是国之幸事,小皇子一出生万千宠爱,没过多久便立为太子。上一次见到的时候尚在襁褓,那时他也还是个十五岁少年,不是征战四方威名远扬的淮南王。

  天下人都屏住呼吸等着这一刻。

  ……究竟淮南王是要扶这小孩子登上大统,还是gān脆自个儿坐了皇位?

  太子不谙世事,见了他也不知要说什么。行至关前,淮南王下了马,牵起太子的手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

  “……刘念。”掌心里包裹着太子手上的体温,刘则发现这个孩子真的是太小了。小到他根本不知道,天下之大如何能担于他一人身上。

  太子堪堪及他大腿,仰着脑袋反问道,“那你是谁?”

  “……皇叔。”

  清宁九年,宣帝死,皇后殉之。景帝继位,升赏群臣,大赦天下。

  第2章 草木深

  皇上是来年chūn天登的基。

  他的父皇因为御驾亲征水土不服驾崩在归途,他的母后亲眼见到先帝灵柩决绝地吊死在寝宫,他的皇叔抱着哭哭啼啼的他就这么坐上了龙椅。

  听闻大皇子在军中颇有些威望,二皇子受臣子拥戴,三皇子文采斐然,四皇子会讨人欢心……刘则心里有几分诧异,先帝的其他皇子不说骁勇善战,也都经得起大场面,这般喑弱的孩子如何担得江山万里?

  几位大臣面面相觑,性子耿直的御史上前一步:“天子为万民之主,无威仪不能奉宗庙社稷,太子尚幼,不若淮南王……”

  其他大臣听罢不敢出声等他定夺,殿内一片死寂。倒是太子拉着他的衣袍不让他下去,眼里还泛着泪花,“皇叔……我害怕!”

  皇叔一脸严肃,“要说朕!”

  准天子哆哆嗦嗦,“我真害怕!”

  “……”

  明明出身高贵万千宠爱,该是个娇纵的脾性,怎么这般怯懦?他印象中其他几位皇子在朝中都有些自己的势力,太子年纪又小……难怪他皇兄临终前要将九皇子托付到他这个握有实权的淮南王手上。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