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在上_明也【完结+番外】

书名:夫人在上
作者:明也

文案
屠九媚家是杀猪的,她娘亲说了,女人最重要的是能生养,于是娘亲一口气生了八个儿子,最后生了她和双胞胎妹妹屠十魅,可谓是十全十美。
李持月不论她的地位有多尊贵,不能生养的她被世人所垢,她为丈夫纳了十房美妾,打算为夫家开枝散叶。
于是屠家这个能生养的屠九媚就被侯府抬了进来,就是第九妾。
总而言之,就是夫人和美妾之间的私房事。 上册娘亲指秀才家的儿子,告诉她,这便是她的良配,还一副自己的高攀的样子。
屠十魅冷笑,一个瘦巴巴,弱不禁风,连左传都读不全的男人,屠十魅确定自己就是当尼姑也不想嫁于这样的男子。
既然天下的男子,她皆看不上眼,何不找天下的最尊贵的男人嫁了,而美色便是她的长处,不用才是傻瓜。
李凌月,那个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踩蝼蚁一般把自己踩在脚下。

此刻,有多卑微,日后,她就要有多荣耀!下册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持月屠九媚 ┃ 配角:屠十魅李凌月 ┃ 其它:妻妾
(每日更新jīng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s://www.52shuku8.com/ 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第1章

屠九媚醒来,那男人早就不在了,昨夜撕裂般的疼痛犹如噩梦一般,让她心有余悸,而身体的还残留的痛楚,提醒她,自己确确实实成为平yīn候府的妾。
“九夫人该起来梳洗了,等下还要过去给大夫人敬茶请安。”一旁伺候的丫鬟绿桃提醒道,夫人昨天指派她为九夫人的贴身丫鬟。
“好,我马上起来。”屠九媚有些慌乱的爬了起来。
绿桃看着屠九媚小家子气的样子,只觉得果真是小门小户养大的女儿,上不了大台面,看来还是要多多提点,毕竟自己指给她做贴身丫鬟,宠rǔ已系在一起了,不过这九夫人容貌倒是生得极好。侯府的妾侍众多,各个美貌过人,难得的是这九夫人的容貌竟然有种牡丹压群花的姿态,出挑得紧。
绿桃伺候她梳洗和装扮,屠九媚从小到大从未被人这般伺候过,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不过绿桃的手倒是极巧,很快的就把自己的头发梳好了,看着镜中那少女时代的垂落在一旁的头发被盘了起来,屠九媚有着难以言喻的失落,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也不知那夫人好不好相与。
“你叫什么名字?”屠九媚觉得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就是丫鬟都是俊俏的。屠九媚不知绿桃是一等的婢女,自然长得不能太差。
“奴婢叫绿桃。”绿桃看着眼前被自己打扮得越发美丽的女子,甚是满意,这九夫人倒真是天生丽质,稍作打扮就能夺人眼目。
“夫人,她是什么样的人?”屠九媚还是忍不住问一旁的绿桃。
“只要你不犯规矩,夫人自是好相处的,其他的几房,你倒是不必太介怀,毕竟这侯府还是侯爷和夫人说了算,伺候好侯爷和夫人就行了。”绿桃淡淡的说道。
屠九媚听完也不觉得心安,怀着不安和紧张,在梳妆完毕之后,便随着绿桃和其他两个丫鬟去了前厅。
屠九媚感到紧张不已,因为无数双的眼睛紧盯着自己看,有善意的、有打量、有不屑、有不怀好意的,总之那些视线都跟长刺了一般,扎得她浑身难受。这里的脂粉味又浓得出奇,屠九媚不敢打量这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们,只敢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坐在正中央的男子和那女子。男子便是昨夜与自己过夜的夫君,而女子应该就是她的嫡妻,日后自己要讨好的夫人吧。屠九媚看清夫人的长相,她单单是在坐在那里,屠九媚都觉得她与其他女子不同,高高在上若天上的明月,看着自己的视线,让屠九媚觉得自己就好似那地上的蝼蚁一般,竟让屠九媚觉得惶恐,或许是自己从未见过这般尊贵不凡的女子。
李持月看着中央在一群艳花中脱引而出的屠九媚,这样的容貌,就是入宫中也能出挑,莫怪她家怎么也不愿意送进侯府来当妾了,莫怪头次拒绝的时候说,要不就是当人家的嫡妻,当那一家之母,要不就当最权贵的妾,看来侯府的妾确实是委屈了这容貌。当不成jī头当凤尾,一个屠夫家的女儿,竟然有这样的心思,倒是让李持月几分刮目相看,可是眼前的女子把惶恐和不安满满的写在眼睛里,不像有那么大野心的女子。
绿桃见屠九媚正的盯着夫人看,不着声色的轻轻推了一下,示意她赶紧给夫人敬茶。
屠九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盯着夫人看了许久,脸色微燥,夫人不会怪自己失礼吧。
“夫人请喝茶。”屠九媚忍住要微颤的手,把茶递给了李持月。
李持月接过屠九媚的手中的茶,然后朝屠九媚微微颔首。
“府里住得还习惯吗?”李持月轻轻抿了一口就递给了一旁的嬷嬷。
“习惯。”就是再也不喜欢,屠九媚都知道定要这么回答。
“那就好。你给你那几位姐姐也敬个茶吧。”李持月不冷不热的说道。
屠九媚自然就得对一旁已经等待多时的妾侍们一一敬茶,这才一一瞄了几眼,只知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美丽,屠九媚暗想,真像进了花园一般,还从未见过这么多的美人,争奇斗艳的,这夫人心也大,竟也肯让夫君纳这么多的美妾。
屠九媚一一敬完茶之后,男人许是怜惜她,便让她先回自己的院子用膳。
“侯爷可真是怜惜美人,真是有了新人忘旧人。”屠九媚隐隐听到别人这么说,只觉得这女子说得轻浮。
“怎么会,本侯爷雨露均沾……”那男人竟也轻浮的回道,之后的话,她也听不见了,只觉得这两人不够庄重,竟当着夫人的面打qíng骂俏,那夫人也不知道会不会恼。当然,恼不恼也就不关自己的事了。
回到那分给自己的院子里,屠九媚觉得心头都松了不少,还好一人住一个院子还算清静,虽说当人家的妾,到底也是权贵人家,竟然给每个妾都能分这么大院子,一般人家一大家的人都不能住这么大院子。
用过早膳之后,屠九媚竟然不知道做什么。
“绿桃,我们等下要做什么?”屠九媚问一旁的绿桃。
“这三天是您和侯爷新婚,只需在这院子里呆着熟悉环境就好,三天之后,夫人便会遣嬷嬷来教您规矩。”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子,都是要被嬷嬷教导规矩的,免得让外人看了笑话去。
“哦。”只能呆在院子里,屠九媚便知道,这侯爷府大概不能乱走,果真像妹妹说的那般,就如鸟笼里的金丝雀。
“你能说说侯爷府qíng况吗?哪些需要注意的?”屠九媚问道,她知道多知道一些qíng况,对自己来说都是好的。
绿桃见她这么问,便知这九夫人倒不似乡野村妇那般无知,这是好事,伺候一个聪明的主子比什么都重要。
“老夫人这些年都呆在佛堂几乎不管事了,府里的事,多半都是夫人cao持着,夫人待人一向是一视同仁,只要不出什么岔子,这里荣华富贵怎么都是享不尽的,若是能替侯爷开枝散叶,那更下半生更是有所依仗了。”夫人待人一向大方,从来不缺妾室们的用度,吃着,穿着,全都是平yīn县最好的。夫人因为自娘胎里就伤了身子,不能生孕,所以才替侯爷纳这么多房的美妾。
“其他夫人呢?”其他妾室面色都是极好,屠九媚猜想那原配夫人大抵是个大度的人,不会为难妾室,只是突然多出那么多的“姐姐”,屠九媚不认为个个都是好相处的。
“二夫人平儿原是跟在大夫人身侧的贴身丫鬟,与大夫人qíng分不一般,待她可要尊重一些。三夫人姚惠是青yīn镇姚员外的庶女,倒是有几分知书达理。四夫人胡妗是老夫人的表侄女,xing子有些骄纵,平时避点。五夫人柳非茵原是风尘女子,是侯爷自己纳进门的,颇得侯爷喜欢。六夫人孙苹苹,是酒贩之女,牙尖嘴利,得理不挠人。七夫人崔鸾翠,原是官家乐jì,亦侯爷所纳,有些心计。八夫人杜小梅,年前才进门,农户之女。”绿桃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qíng况都和屠九媚说了。
屠九媚努力把人名和刚才所见的那些美人一一对上,知道这些人身份,才知道以后如何应对。

第2章

说起屠九媚的身份,那确实也只比农户之女好上那么一点。屠九媚家是个富户,所以屠九媚从来不为吃ròu犯愁,因为她家是杀猪的,在这种有ròu吃就会觉得幸福的年代,屠九媚的日子过得相当滋润,比起一般人都要好很多。如果真要为她家安个名号的话,那就是屠夫世家。屠九媚的她爹长得壮硕高大身材,身上肌ròu和脸上的横ròu都能把街边的孩子给吓哭,特别是手持杀猪刀的时候,十个看到她爹,有九个会觉得她爹是恶人的想法。她娘长的相当美艳,不然就不会把她和妹妹生得这般漂亮,她娘脾气bào躁,嗓门也大,被人叫做河东狮吼。屠九媚小时候常看到的景象便是她娘常拿着菜刀,满大街的追打她家的父兄,实乃一大悍妇。
屠九媚哥哥有八个,年纪大的,大多娶妻分出去住了,现在留在家中只有六哥、七哥还有八哥。和屠九媚关系最好的就是她双胞胎妹妹屠十魅,屠九媚觉得她妹妹和一般女子都不同,妹妹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喜欢跟着六哥学读书写字,爱看书,那字写得比六哥还好上许多,脑瓜又极为聪明,好似什么都难不倒她。反正屠九媚觉得她妹妹不是一般人,可是她最崇拜的人。小时候有个老道路过她家,给她和妹妹都算了命,说她和妹妹都是贵不可言,她妹妹更不得了,日后必为人后。屠家就图个吉利话,也没放在心上,毕竟野山窝怎么可能飞得出金凤凰呢?但是和屠十魅最亲的屠九媚觉得,这并非不可能的事qíng。
这一年,屠九媚十八岁,从她和妹妹十三岁之后,她家的门槛都快被上门提亲的媒婆踩烂了,可是她娘发话了,女儿要留到十八岁才嫁人。儿子多了也没那么值钱,所以屠大娘对女儿就多疼了几分,不想女儿太早嫁出去为别人家cao持家务,想留在身边多养几年。反正也不怕年纪留大了,嫁不出去。这方圆数百里,屠大娘敢打包票,她家闺女长得最标致。
屠家姐妹长得标志,还有十全十美之说,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可是彪悍屠大娘放话了,她家丫头不给人做小,宁为jī头,不为凤尾。
李持月偶然间听闻了这十全十美,又听说她家的能生养,便遣媒人去说亲,竟然被拒了。据媒婆说,还是屠家的女儿亲自拒绝,便是传到李持月耳中的那句话。
那句话并非屠九媚说的,而是屠家老幺屠十魅说的,只是两人长得极为相似,外人是分不清的。
屠家拒了就拒了,李持月也不屑仗势欺人,用权势压屠家把人送来,也就做罢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节骨眼头,屠家三郎惹事了,要吃官司的,对方可是大族,屠家三郎怕是凶多吉少了,就在全家愁眉不展的时候,屠十娘便提议,就应了平yīn侯的婚事,毕竟平yīn后可是平yīn县地位最显赫的。
屠十魅原是提议自己去嫁,可是屠九媚怎么可能让自己最崇拜,最疼爱的妹妹委屈下嫁,便自告奋勇当起了姐姐的责任,她心中,妹妹可是有可能变成皇后的女人,就算不行,也肯定比进入平yīn侯府中当第九妾好,只是妹妹去选秀女的话,娘亲怕是要气坏了,想到家里的人,屠九媚心里便更加失落了。
屠九媚想起妹妹在她出门之际对自己的jiāo代,妹妹让她讨好这家的夫人,妹妹说这家与别家不同,夫君的宠幸与否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能和夫人jiāo好。因为这家的夫人是郡主,正宗的皇亲国戚,她父王是当今权倾朝野的皇叔肃亲王,她贵为得宠的郡主,地位比不得宠的公主还要尊贵,幼时出入宫廷频繁,和当今皇上和永乐长公主jiāoqíng都是极好的,下嫁平yīn侯项晖可算是高门低嫁。高门低嫁,也因肃亲王疼爱女儿,女儿贵为皇亲,无人敢欺,若是让女儿委屈了,肃亲王一个指头就便能捏死那平yīn侯。屠九媚想起那高高在上的夫人,便觉得那人不好讨好,若是妹妹在的话,定知道如何讨好,她觉得世间就没有难得到妹妹事qíng。曾经屠九媚对妹妹说过,若是她和妹妹能同嫁一夫就好了,日后定不用为事事忧愁。那时候妹妹还笑道说,也不看看这天下有谁能担得起这艳福,也不怕折寿了。
这三天,她的夫君一直宿在这个院子里,屠九媚丝毫不觉得开心,只觉得厌恶。好在,三天之后,她夫君便不在她院子里。她娘亲之前还担心,这侯府妻妾众多,还怕她进来受活寡,可是屠九媚现在巴不得现在就守寡,她知自己生这样的心思有些恶毒,但是她确实不喜被侯爷碰。好在,这府里的美妾众多,屠九媚心生侥幸。
第四天,夫人便派了嬷嬷过来给屠九媚教导规矩,这嬷嬷姓张,是夫人陪嫁的嬷嬷,原是宫廷教导嬷嬷,真是极严厉的一个老太太,看着那脸,屠九媚便觉得她应该是好些年都没笑过了,脸皮绷得紧紧的,好似别人做什么,她都是不开心的。
吃要有吃相,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坐得不够端庄,要挨戒尺,站得不够直也要挨戒尺,就是寻常看人,她都觉得自己不够端庄,屠九媚看着自己手心挨了好几下的戒尺,娇嫩得手通红通红,心头便委屈极了。她也只是给当人妾而已,又不是给人当皇后,何须那般端庄,莫不是,她还想把自己调教得和她家夫人一样才行。虽说,屠家只是屠户,可是屠九媚在家却也没吃过什么苦头。可是这嬷嬷实在可恨,就是自己吃什么,也要管上一些。她家杀猪的,顿顿离不开猪ròu,屠九媚自然是极爱吃ròu,可是那嬷嬷连这也管,说女子饮食宜清淡,勿油腻,竟连ròu也不让她多吃,想到屠九媚心中的就更委屈了。怎么说,侯爷府也不像吃不起ròu的,怎就这般抠门呢!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