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妖记_欢喜莲【完结】

  [GL百合] 《折妖记》作者:欢喜莲【完结】

  文案

  【你总道命运欺了你,骗了你,却不想时日之中早已上承下则,已是因果为循 往复不休 情系在我 不知真 也不知假 旁人何曾懂得】

  世有良言 不见良人说

  许你折腰 吻我眉 以画

  子折夏:至纯至粹之心 究竟是好与不好 我不知 也不想知

  秦时欢:情因命果 是以情为因 还是以命为果 我都是不曾知晓的

  解浮生:命是什么 终不过是自我消磨之举 从选择的那一天起 我便知晓自己再不会看透了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子折夏秦时欢 ┃ 配角:解浮生不见兮宋刑连初晓阿宝越栖月 ┃ 其它:

  ==================

  ☆、卷一大梦卷之第一章:出宫

  作者有话要说:  历经沉淀的一篇文,希望有个好的开始,以及,遵从与心的结束。

  是夜,久旱的夏雨终在闷响许久的雷声里洒将下来,哐哐砸在檐角溅进轩台,凉了几许我执简书的小臂。飘雨挡不住的斜兜进来,灯盏颤巍,我忙将轩木放下,掩窗挡风,一连也挡了大雨急躁的瓢泼作响。

  些许清净弥漫而来,内室因燥雨返热,湿热打席榻底处窜起,湿重地黏在人肌肤上,真是片刻也让人得不了清凉舒缓。

  我闷闷放下简书,倚在窗下案几,臂枕下颚地歪头听雨声作碎了清净。

  先生的书,我在蒙城寺读了五年,仍旧读不懂。

  他的书,像极他这个人,去人伪作假,应天道而为,原该是个不拘自身的逍遥快活之人,却单单教我与书中尽心而习地去保了全身。

  只因我活的忐忑。

  任谁似我这般活着,总也会忐忑。

  宋康王二十五年,康王子堰游下邳,筹建青陵台行宫,见舍人韩凭妻何贞夫貌美,囚禁韩凭巧取豪夺之。年后七月初四,何氏诞女名夏。

  韩凭于乞巧节暗寄书信与何氏,不久自杀死。

  王得信,信曰,“久雨不止,河大水深,日见我心。”

  问亲臣,无人解之。

  有苏贺言:“久雨而不止,是说心中愁思不止;河大水深,是指长期两人不得往来;日见我心,是内心已经确定死的志向。”

  王念幼女而忍。

  及后,何氏邀康王游青陵台,坠青陵台,从拉其衣,衣裂,何氏死。

  王叹,信苏贺解信之言。

  收敛何氏尸身,其衣带附字,曰,“王以我生为好,我以死去为好,尸骨归我夫,合葬久长眠。”

  王怒,令里人葬二人,两墓相对遥望,曰,“你二人恩爱,若使墓合,孤不再阻。”

  不久,墓各生梓树,十日抱粗,枝gān弯曲,互为靠近,地根jiāo错,有鸳鸯早晚栖树,jiāo颈悲鸣,凄鸣动人。国人为之哀切,名其树为相思,传鸳鸯为韩凭夫妇。

  王哀,心性乱,溺酒色,居下邳监察青陵筑建根基三载,复归商丘,自此远大臣,行政残bào,国人慌,诸侯避。

  十年前他归商丘,留我独居青陵台离宫,是为夏公主。

  我虽应高贵之名,活的却如同下人。

  不,还不如下人。

  宫人们当面称我公主,背后里,总小声窃语,盼我随母亲般早死。

  早死,早解放了她们。

  原也是,她们尚且青chūn,于商丘还有机会侍奉父王,如今为我拖累困在天地不应的青陵台,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父王,再有那出头之日。

  我不经父爱,不曾见母亲亲顾,为人厌弃,声不敢大,言不能笑,活的如同尘埃微蚁,好似人一抬脚,便能为之轻易碾死。

  不知是天性使然,还是无人管我之故,如此孤单生长,反令我活的随性,生的淡然。人不喜我,我自不欢喜待之,人厌我,我亦不厌弃反之。

  左右不过身在这华丽离宫,入夜,掐灯一灭,谁也不曾又见了谁,便是怨之,亦不能做如何憎恶面目去为恶相对,如此,喜与厌,有何gān系。

  我不曾有怨,唯有心念,便是有朝若能出得青陵台,必要见上那对鸳鸯。

  八岁时,我偷溜出宫,寻到那相思树下找将数圈,无果而失望坐于树下,不甘心复为仰头睁目,拨开层层垒叠树叶之后,终是再陷颓然,不知该如何安放痴妄多年的心念。

  我想不明白。

  是那透过重叶的斑驳太刺眼,晃了眼地令我看不清楚,还是母亲至死也只念了那心上韩凭,恨父王的同时连我也恨上,本不曾有过见我一见的心念?

  眼泪突兀滑落,咸咸涩涩地灼痛了人眼角。

  “七窍以视听食息,今日你以视泪凿之,或六日浑沌死。”

  先生说来的第一语,我如今依旧记得字字分明。

  他来的如同眼泪,突兀的不知从何处来,为何而来。

  逆光之中,麻衣粗履的他须眉脏浊,发髻散乱下的眼也是浑浊的看不清眸色。

  薄衣随意敞开,瘦弱的胸骨凹陷进去,腰上的麻绳便松垮坠到了胯间,懒散的全没个行迹。粗履破了dòng,几截趾头脏脏兮兮,像是走过了很多路,一路踩着灰扑的斑驳jiāo错而来,攸地在我面前蹲下,躲避斑驳地眯起眼,迫近了一张瘦骨嶙嶙而模糊不清的脸。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