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牌日常_月色翔【完结】

  [GL百合] 《头牌日常[重生GL]》作者:月色翔【完结】

  文案

  贱妾出身的宁青淮在儿子登科的同一天病死了,平生唯一的遗憾是没能亲眼看着和她斗了大半辈子的正室夫人裴绯咽气。

  然而她没过奈何桥,一睁眼却又回到了她最风光的年纪。而那个时候,她还在长安城最大的青楼里,当最能歌善舞、明眸善睐、风情万种的头牌姑娘。

  但是总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老鸨还是那个老鸨,楼里的东家却变成了夫人裴绯怎么破#

  #卧槽为什么总有一些奇怪的女人哭着喊着要打我脸你倒是打啊朝这打#

  #为什么上辈子相看两相厌的夫人现在看我的眼神很不对劲啊喂#

  裴绯:……呵呵。

  重生一回的宁青淮看着眼前的群魔乱舞,懵了……

  (╯‵皿′)╯︵┻━┻导演!我不玩了!凭什么我的剧本和别人不一样啊!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重生 女qiáng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青淮,裴绯┃ 配角:陈广喻,季谦,李放,贺九秋,初雪等 ┃ 其它:双重生,多穿越者,打脸,复仇,三生三世

  ☆、重生

  营州境内,陈府。

  宁青淮躺在去岁才翻新的拔步chuáng上,青丝帐,浮花雕,价值数百金。听下头人说这是不知哪个官大人特意送给老爷的,只这一份,巴巴地又给送到她这里来了。

  足可见老爷对她的偏心。

  她的儿子,唯一的儿子陈广喻,此刻双眼通红地跪在她面前,胸前还别着没来得及摘下的大红锦缎花球,俊秀得甚至稍嫌清丽的脸满是悲恸和哀求:“娘――你看看儿子啊!儿子高中了!儿……儿是探花郎……儿有出息了娘……”

  他伏在chuáng沿边,泣不成声。

  探花郎……啊。

  宁青淮对着陈广喻扯了扯唇角,她很想摸一摸少年的脑袋,夸他厉害,有本事。也想告诫他不能娇纵自满,树大招风,要懂得人外有人。她快不行了,再不能替他遮挡这后宅里的风风雨雨,不能看他娶妻生子扶摇直上了。她想说的太多太多,然而久病沉疴的身子甚至不能支撑她动一动手指。

  最终她只是用她这辈子都难得的温柔目光注视他,一字一句道:“好孩子。”

  陈广喻哭得更大声了。凄凄厉厉的,宛若幼shòu受伤时的哀嚎。跪了满屋子的下人愣是唬得大气不敢出,皆俯首做垂泪状。

  这少年自小性情古怪,只亲近府里唯一一个真心待他的亲娘,宁青淮想他努力念书,他便努力念书,宁青淮望他高中,他便在殿试中锋芒毕露,一夺探花。

  他高坐在赤马上,绯衫旖貌,翩翩少年郎。chūn风得意,满身俱是花香。那是路旁的各家小娘子们jīng心挑选、悄悄掷给心仪郎君、从树上折下的花苞做成的香囊。

  然而还未至家中,便得了娘亲病重的消息。等他踉踉跄跄赶来,居然已是回光返照之态。

  子欲孝而亲不待……

  宁青淮其实是极不喜欢哭的,也厌别人在她跟前哭。

  多晦气啊,她还没死呢。

  不过也快了。

  宁青淮已经有些恍惚了,之前一直撑着的那口气,在看见儿子回来的那一刻,终是晃晃悠悠消散了。

  临了临了,眼前跟走马观花似的,一幕幕场景飞快地闪过。那是她一辈子的过往。

  很多她以为她早忘记的人和事,在这个时刻,又重温了一遍。

  最后留下的,不再消失的,是和她斗了大半辈子的正室夫人,伯勇侯府嫡长女,裴绯的脸。

  她仍是初见时面色冷淡的模样,贵气天成,气势无匹,让人一见就牙痒痒,恨不得将那脸踩在脚下,狠狠践踏。

  想到这,宁青淮轻笑一声,全身瞬间再无半点气力,缓缓阖上眼睑。

  唉,死了都没能亲眼见着那女人咽气,不甘心呐。

  “娘――――!!!”

  “主子啊!!”

  “宁姨娘……去了……”

  陈府的东边小院,一瞬间溢满了哭声。

  不过这些哭声里,到底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宁青淮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现在正绷着脸坐在梳妆台前,目光凝重地看着铜花镜。

  镜子里的姑娘明眸善睐,她有一对黛色的远山眉,狭长的杏眼,纤长浓密的睫毛,琼鼻菱唇,粉生两靥。这是一张顾盼神飞、活色生香的脸。

  是她年轻时候的脸。

  剪翠瞧见自家姑娘一脸见了鬼似的神情,心里纳闷,不由得上前一步,低声询问:“……青淮姑娘?”

  宁青淮怔怔地扭头看去。半晌,她出声道:“抬起头来,给我瞧瞧。”

  剪翠虽然不解,但还是顺从地微微抬了抬下巴。

  宁青淮倒抽一口凉气!

  其实剪翠长得并没有很可怖,相反,她圆圆脸,两颊甚至还囤了婴儿肥,猫样儿的眼睛,粉嘟嘟的唇,让人一见便心生喜爱。

  宁青淮之所以反应这般大,也只是因为在她的印象中,这剪翠早十五年前就死了!

  虽然现在尚显稚嫩,可宁青淮记得,后来剪翠慢慢大了,脸也长开了,便被指给当时正红的一个姑娘做使唤丫头。没过多久就被恩客看中,买下一夜。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女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