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江山_沧海惊鸿【完结】

  [GL百合] 《三世·江山》作者:沧海惊鸿【完结】

  简介

  元幼祺自出生时起便被寄予厚望,

  她是天之骄子,

  她是大魏最得宠的皇子。

  然而,又有几人知道,

  她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两大秘事?

  一是她的真实性别,

  二是对顾蘅的执念。

  直到顾蘅决绝而逝,,

  直到她终成为大魏天子,

  那份执念,已经化作丝丝缕缕的缠绵,

  渗入骨血,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这其实是一个女一不离不弃地爱着,女二身份不断变化的爱情故事。

  本文he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nüè恋情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幼祺 ┃ 配角:顾蘅 ┃ 其它:

  ☆、第一章

  十里醉长安,楚腰舞蹁跹。

  不知身是客,桃夭熏绯烟。

  暹罗王子昔年游历长安的时候,曾遍观其繁华奢靡,归国之后,午夜梦回总是会忆起当年事,感慨万千,遂写了下这首《忆长安》。

  大魏帝京长安城,是这世间一等一的繁华之地。作为这个大帝国的都城,长安城承载着太多的政治与军事意义,它是东方与西方许多胸怀大志的年轻人崇拜向往的所在。然而,在普通人的眼中,尤其是过惯了太平日子的长安人,这里的歌舞升平,尤其是那镐水沿岸的市集、酒肆、诸般店铺,还有那意会得言说不得的秦楼楚馆,才是最令人恋慕的所在。

  大魏朝的历代皇帝,不论其个性为何,其为政方针如何,却有一条祖训自太宗皇帝时起便遵循至今上——

  太.祖皇帝当年遗训:大魏乃天下之大魏,朕之子孙,不可学前朝皇帝之迂腐。闭关锁国,贻害深矣!

  正因为如此,大魏虽然有世界上最qiáng大的军队,但却不是因武力的蛮横而闻名于世,它的qiáng大在于它的包容,在于它的广博。这才是真正的qiáng大,吸引着全世界各国的有志之士朝拜似的来到这个,学习他们想要学习的东西。

  凤鸣楼亦在镐水岸边,在这烟花之地却是个别致的存在。

  若说酒肆能供人买醉,秦楼楚馆能供风流客买一夕风流,那么这里,则是个风雅的所在。不错,凤鸣楼是一座音坊。

  所谓“宫商角徵羽,凤鸣楼中音”,便是赞这凤鸣楼中技艺的。只要付得起银子,不论男女老少,不论官宦苍头,皆可在这里一悦耳目。

  悦耳自是不必说的,然何为悦目?

  只因凤鸣楼中的音姬、音倌皆为绝色,谁说的只有女子可称绝色?

  耳中听着琴、箫、笛、筑、笙诸般天籁之音,眼观着绝色之姿,岂非天大的享受?神仙也似的逍遥,世人大多庸庸,哪个会不爱?

  是以,凤鸣楼的生意向来火爆,银子也是大把大把地赚。

  不过,赏乐者虽多风雅之士,也有见色起意的猥琐小人,有贪恋音姬美貌的,亦有好男风者垂涎音倌姿容的。但也只是想想罢了,真要是有哪个灌多了迷汤的敢动手动脚,那也得先摸摸自己的项上人头长得安不安稳——

  凤鸣楼的后台,遍观当今大魏朝野,没几个人能动的了的。

  谁又能想到,这样大来头的主儿,此刻正懒洋洋地赖在凤鸣楼的某间绣房内。

  “还赖在我这里做什么?”凤鸣楼的当家风柔姑娘嫌弃地轻拍着chuáng榻上那人。

  锦袍少年不高兴地拧过身子去,以背对她,表示自己不想搭理她,就是不想搭理她。

  风柔眼见那双绣纹锻靴的靴底儿在自己chuáng榻的锦褥上蹭上了一条灰道,顿觉肉疼,只好屈尊弯下腰,替他扒下靴子。

  少年的双足脱了束缚,立马得寸进尺地蹬着chuáng榻,蜷得更靠里了。

  风柔无语地看着那双裹着白袜的脚,怔怔地出了会儿神,紧接着,她就暗暗啐了自己一大口:她只是心疼那褥子罢了,不可是贪恋那“美色”。

  良久,少年始终保持着那一个姿势,一动不动。

  风柔看得有点儿心疼,嘴上却嫌弃道:“祖宗!你把我的褥子都压皱了……”

  少年终于有了反应,不高兴地一坐起身,拧着眉头,扬声道:“连这凤鸣楼都是本王的!一条褥子算什么!”

  风柔看着少年那张俊美的脸,心里先就软了:“祖宗!您大您是天!”

  少年顿觉泄气,垮了脸,目光落于chuáng帐上的鸳鸯图,怒从心头起,“刺啦”一声扯掉了半幅,撇在地上:“挂的什么鬼东西!”

  他浑身戾气十足,风柔毫不怀疑自己若是此刻说错一句话,他会将自己也一把撕了。可她就是看不惯他这副熊样子——

  “你若是有志气,就去抢了顾大娘子来!拿个哑巴物事出气算什么能耐!”

  元幼祺正被她戳中了肺管子,火冒三丈,一跃而起,咬牙切齿的:“你敢这么跟本王说话!”

  风柔也不是个认怂的主儿,梗着脖子,针锋相对道:“奴婢从来都是这样的,难道王爷今日方知?”

  元幼祺一时语结。

  风柔紧道:“如何?伤了王爷的脸面了?那王爷gān脆也一掌毙了奴婢解气好了!”

  元幼祺顿觉泄气,耷拉了嘴角,无力地坐回榻上,垂着头,怔怔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