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断无息_风尘一瓢酒【完结+番外】

  [GL百合] 《弦断无息》作者:风尘一瓢酒【完结+番外】

  文案:

  琴弦半断,浊酒一瓢,客舟烛火两三点,汀州鹤立四五只,沙场驰骋六七载,佛前跪拜**斋,归来,铺红妆十里,诺白首不离。

  “小姑娘,我看你这泪痣生得倒是清楚,那你知不知道泪痣这个东西玄得很?”

  小姑娘皱眉,一脸警惕地看着他道:“有多玄?”

  “所谓泪痣,即前生泪,今世痣。传说是因为前生死的时候,爱人抱着你哭泣时,泪水滴落在脸上从而形成的印记,以作三生之后重逢所用。有泪痣的人,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续未了的因缘。而你注定今生多泪,求而不得,互相纠缠,不死不休,直到为对方偿还前生的眼泪,方能修得正果。”

  “老先生,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

  那人哈哈一笑,特别无所谓地道:“我只想鼓励你,要坚qiáng。”语毕,拂袖而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江湖恩怨 nüè恋情深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娴泽 苏筱曦 ┃ 配角:寒素衣 渝可欣 ┃ 其它:nüè恋 亲情nüè

  第1章 前尘往事

  上一世,西津四年,两个姑娘降生,一个被爹爹厌恶,一个被爹爹专宠,这样的两个人本没有什么瓜葛,偏偏造物爱弄人。

  那一日,院子里,跪着的那个小孩儿吃了另一个的桂花糕,于是作为补偿带她走出了院子,找到了家。

  多年后彼此再相遇,却都有了自己的身不由己。李娴泽明知道,她不是她的良人,可她偏偏执念一片,放不下她也抓不住她。而苏筱曦呢,她一心只想着守护钟离夜,不计代价地利用她,冷眼看着她为了自己上下求索跌入深渊,最后才发觉自己早已躺在渊地。做了孽,谁能好活?

  后来,李娴泽违背父愿,有意又无意地帮了钟离夜登基。

  东津元年,李娴泽亲自迎亲苏筱曦,又亲手将她jiāo给了钟离夜。大殿内,苏筱曦喜袍加身执钟离夜之手,成为一代帝后。大殿外,李娴泽深情地望了一眼,最后落寞地转身离开。

  那一日,泰炎城飘着小雪,李娴泽靠在大殿外的城墙上,仰头任泪水肆意。

  后来的某一日,当渝可欣问起时,李娴泽也只是淡淡道:“我对她生了不该有的念想,如今落得如此下场,是我自己活该。但若是将她也拉扯进来,那便是作孽了。筱曦的后半生良人在侧,衣食无忧,会很幸福的。而我觉得,也很幸福。”

  虽然,李娴泽打定了主意,将她对苏筱曦的爱慕深藏心底,可钟离夜不肯放过她,命运也不想放过她。

  那日,李娴泽被绑在大殿内,她的对面钟离夜拉着苏筱曦的手傲慢地盯着她冷冷问道:“你是不是喜欢筱曦?”

  她点头,她居然坦白地点了头。惹怒了钟离夜要将她斩首。

  后来,苏筱曦踱着步子,过去,在李娴泽面前停下,看着她微微皱眉,随后抬手狠狠扇了她一耳光。

  李娴泽的头瞥向一边,散落的发髻在她额前摇晃,她低垂着头,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只觉得身体由内到外地发冷。

  而更冷的是苏筱曦的语气:“李娴泽,你晓不晓得,你是谁?你晓不晓得,我是谁?”

  李娴泽抬头,眼圈氤氲,看着她苦涩地扯起嘴角道:“我就是因为太清楚了,才会忍心看着你嫁给别人。”

  苏筱曦身子一晃,眼眶通红,破了皮出血的嘴唇,显得格外妖艳。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缓了许久,复抬起手,又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她的脸上。

  “李娴泽,我问你,你凭什么喜欢我?”见她低着头说不出一句话,苏筱曦闭了闭眼睛,出口的语气冰冷:“不要喜欢我,我觉得恶心。”

  李娴泽身子猛地一晃,眼神空dòng地好似被谁抽去了灵魂,心痛到没有了知觉,胸口却涌上阵阵腥咸,她吞咽不及,闷咳一声,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中溢出。

  果然,她也觉得自己这份爱,不堪吧。

  后来的后来,钟离夜仍是忌惮李娴泽,最后竟派人屠了她满门。她的父亲死了,母亲死了,剩下个被砍掉一条腿的李沐风,看着她,满眼的恨意:“李家三十二条人命,我定要讨回来。我要杀了钟离夜,姐,你帮我。”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恩恩怨怨生生死死,家仇国恨下,他们的爱算什么呢?那一日李娴泽仅帅三万大军便倾覆一国,东津亡,钟离夜死,帝后苏筱曦站在李娴泽对面,一把利剑抵在自己的脖颈处,声音清凉:“成王败寇,我苏筱曦,作为前朝的皇后,绝不苟活。”

  危急关头,李娴泽抬手,生生握住了剑刃,力气大到苏筱曦抽不出来。指缝间浸出鲜血,顺着剑身落下。

  苏筱曦恨李娴泽,李娴泽爱苏筱曦。她咒她不得好死,她只愿她一生好活。

  她喂她吃药,她打她耳光;她守她日夜,她打她耳光;她调戏她,她还是打她耳光。如此,日子也算细水长流。

  那一年,李娴泽出征打仗,一走好几个月,刚一回来便去看苏筱曦。她接过筱曦递来的茶,明知那是□□想也不想便一口喝下。

  眼看着李娴泽倒在地上呕血,苏筱曦站着的身体冰凉,后来她听到她问:“筱曦,如果我死了,你真的会开心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恋 豪门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