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惜]卿本柳下惜音人_斯年方知【完结+番外】

  [GL百合] 《(将军在上同人)[昭惜]卿本柳下惜音人》作者:斯年方知【完结+番外】

  备注:

  昭惜—叶昭&柳惜音《将军在上》

  前言:

  人已死,名分什么的又有何用,不过是对活着的人有些心理上的安慰。

  正文:

  “阿昭,我没有家了。”

  “不!表妹,跟我回去!”chuáng榻之上,叶昭再次被梦魇纠缠,眼睁睁看着翩翩衣袂孑然而去,抬脚欲追,双腿却好似陷入淤泥中使不上气力,她对着身影离开的方向大喊:“表妹,我带你回家……别走……”

  从没这么痛过。无眼刀剑伤及白骨,她喝着酒,闷哼和着血咽下,皮肉之苦,忍一忍,也就过去了。父兄惨死痛比剜心,她咬碎牙,将鸿雁哀鸣融入利刃,切肤之痛,捱一捱,终也能在每个胜利之夜,祭酒焚香聊以□□。

  沙场磨砺下,她习惯了忍耐伤痛,伤痛击不垮她,只会让她在折磨下历练得更加qiáng大。

  唯有,表妹——从小到大,她放在心上守护的,“阿昭,我没有家了……”一字字,似那斧锤凿入骨髓。疼,她能忍,但没人教过她,如影随形的后悔该怎么办,在她呼吸的每个瞬间,提醒她——你以为自然到如风如水一般,根本无需去把握便自会在那里的,白衣身影,消失了,且永不再来。

  弄丢了,表妹便不复存在。

  可回忆起生命中每个轻松愉悦、鲜活jīng彩的时光都因这一袭白衣在身边而更灵动多彩。

  蠢钝如自己。丢了表妹,失了心。心不在,再难寻。苟活于世,不过熬得一天算一天。

  以命抵命,她不能。是表妹舍身死义,拼得胜利,保全苍生,其中也包括她的一条命。她得替表妹继续活着,看看她舍弃堪堪二九年华换来的太平盛世。

  生生世世忘不了,时时刻刻记心上。

  她唯有拖着这副失去灵魂的皮囊,苦撑一月一年,一生一世。

  ==================

  ☆、醉生梦死

  前言:

  人已死,名分什么的又有何用,不过是对活着的人有些心理上的安慰。

  正文:

  “阿昭,我没有家了。”

  “不!表妹,跟我回去!”chuáng榻之上,叶昭再次被梦魇纠缠,眼睁睁看着翩翩衣袂孑然而去,抬脚欲追,双腿却好似陷入淤泥中使不上气力,她对着身影离开的方向大喊:“表妹,我带你回家……别走……”

  从没这么痛过。无眼刀剑伤及白骨,她喝着酒,闷哼和着血咽下,皮肉之苦,忍一忍,也就过去了。父兄惨死痛比剜心,她咬碎牙,将鸿雁哀鸣融入利刃,切肤之痛,捱一捱,终也能在每个胜利之夜,祭酒焚香聊以□□。

  沙场磨砺下,她习惯了忍耐伤痛,伤痛击不垮她,只会让她在折磨下历练得更加qiáng大。

  唯有,表妹——从小到大,她放在心上守护的,“阿昭,我没有家了……”一字字,似那斧锤凿入骨髓。疼,她能忍,但没人教过她,如影随形的后悔该怎么办,在她呼吸的每个瞬间,提醒她——你以为自然到如风如水一般,根本无需去把握便自会在那里的,白衣身影,消失了,且永不再来。

  弄丢了,表妹便不复存在。

  可回忆起生命中每个轻松愉悦、鲜活jīng彩的时光都因这一袭白衣在身边而更灵动多彩。

  蠢钝如自己。丢了表妹,失了心。心不在,再难寻。苟活于世,不过熬得一天算一天。

  以命抵命,她不能。是表妹舍身死义,拼得胜利,保全苍生,其中也包括她的一条命。她得替表妹继续活着,看看她舍弃堪堪二九年华换来的太平盛世。

  生生世世忘不了,时时刻刻记心上。

  她唯有拖着这副失去灵魂的皮囊,苦撑一月一年,一生一世。

  表妹的丧事,叶昭不假他人之手。不忍表妹冰肌玉骨随熊熊烈火随风散去,也不忍素来喜好洁净的表妹被一撮huáng土掩埋。于是,依着她身前喜好,找了块山明水秀繁花似锦的秘境,将她置于筏中,目送她随清流渐行渐远。只这青山绿水,得天地钟灵毓秀之气,方配得上她清白之躯死义之节。

  醉生梦死最能让漫长的一辈子变得短一些。昼夜不分,叶昭不敢让自己醒着,半梦半醒再合适不过,这时表妹或喜或悲,或颦或笑的眉眼才见得到,摸得着。

  自此,叶昭丢了三魂七魄。腹中不时痛如刀绞,她一声不吭。酒入喉,化作那催命符,腹中胎动越来越弱。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

  回到叶家祖宅。瞪着那双赤血双眸,一声bào喝,叶昭一柄长刀挟着疾风,只一下,门口的石狮裂开一道口,只这一下,便镇住那搬弄是非的悠悠众口。她得以将衣冠冢设于叶家祖坟,上书“叶柳氏之墓”。

  自下了战场,郡王一直在忍耐,叶昭肚子里有他的血脉,那是他的儿子,为了他这第一个儿子,他可以暂时按住火气不发。

  那女人的头七,他忍。七日而已,他和叶昭还要共度无数个七日;没曾想,还有那七七四十九日的法事,他也忍了,叶昭这一番让他颜面尽失的胡闹,等回了京,总有消停的一天。

  可偏偏,叶昭离了灵堂,又每日醉于墓前。不愿看他一眼。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