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衣传_赵子川【完结】

  [GL百合] 《更衣传》作者:赵子川【完结】

  文案

  我的名字叫更衣,是一名下女,生在凉府,长在凉府,老在凉府,死在凉府。chūn去秋来,花开花落,人是物非。到死,唯能感恩的是伺候了一辈子的小姐赐了我凉姓;到死,我依旧是只想下辈子继续伺候小姐的更衣。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更衣、凉诗琴 ┃ 配角:李乐、薛佳妮、小姨 ┃ 其它:凉诗画、凉诗书

  第1章 生

  “哇哇哇。。。”

  “真是的,七小姐还没你哭的厉害呢。你个不懂规矩的。”说话的人轻柔地拍了拍我的小身子,便把我放在一堆茅草堆上。

  埋怨我啼哭声太喧闹的是我的小姨,是众多厨娘中的一个。她安分守己,不该想的绝对不想,不该要的绝对不要,不该说的绝对不说。就像现在,黑漆漆的柴房里,我正被块破布裹着驱寒,呜啦啦的风声穿过破了dòng的那层窗户纸,冷得我发颤,我那个小姨也不敢大喊一声,闹个凉府今夜不得安生。她只是把带血的剪刀在自己污秽的衣上擦得gāngān净净,好天明还了。要知道李嫂子可不是个善茬,借的东西若是隔日不还,定要在你耳边闹腾一番,让你不得清净,不得不还;若是东西有个损伤,定要你赔个新的,还得千恩万谢,说尽好话,她才会拿了东西不再动口。处了这么些日子,小姨怎会不知,所以她先把剪刀收拾好,再收拾被她撞乱的杂物,免得被大管家发现了,不免又是一顿数落。最后才抱起我,这个呱呱坠地便哭喊得不停地小家伙。

  小姨抱着我、摇着我在这间偏僻的柴房里走动,好让我停歇哭闹,免得惹来一场笑话,殊不知,我生下来,便是一个笑话。下人们看似浑浑噩噩、老老实实,却生了一双双贼亮的眼睛,看着小姨都会捂着嘴巴笑。都说笑里藏刀,小姨以为我不出声,他们便不知晓,殊不知他们正等着我生下来,好笑话小姨一辈子,再加上我的一辈子。不然繁重的奴仆生涯也忒无聊乏味了些。有我这么一位调味料,大家可是乐到了心坎里。

  对于这个豆蔻年华便做了小姨的人,我只有满心的怜悯。

  说到我的小姨不得不提一提她的风华绝代。不过二八年华就已经艳压群芳。前提是在厨房这种只有绿叶的地方。打从她被卖进了这后厨,便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更是成了各家母老虎的眼中钉、肉中刺,每每厨房相逢,大家都恨不得用眼睛刮花小姨的花容月貌。所以,小姨在厨房一直都是受人排挤,郁郁寡欢。离开了家的港湾,这颗幼小的心灵非常希望寻觅到一个温暖的臂弯。

  一夜,在某个不知名的瞬间,因某个不经意的回眸,老爷醉眼朦胧地看上了有那么几分姿色的小姨。在老爷流连忘返之际,正好守夜的厨娘总管事乔氏颇有悟性的暗自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一来好让她家的好色鬼断了这个念想,二来惹得老爷开心,三来也给了小姨一个飞huáng腾达的机会,让乔氏也有了jī犬升天的妄想。

  悄悄的,乔氏拉着小姨的小手。小姨第一次与乔氏jiāo好,心里有些颤抖,手也跟着颤了颤。乔氏摸了摸小姨的手背,感到小姨的皮肤就像被猪油摸了层,的确光滑,言语也更温柔了些:“你呀,今夜有福了。”小姨还来不及问个明白,便被乔氏领进了小别院,将小姨按在chuáng边。乔氏临走前眉眼瞟了几眼小姨,用灰扑扑的帕子捂着嘴,碎语了几句:“等下来人了,可不得无礼。”心有余悸的小姨绞着手指头看着捂着嘴嗤笑的乔氏提着她那沾了些油渍的裙子走了。小姨的心理更慌,一丝愁容爬上了眉梢。

  举目无亲的小姨不敢走,心咚咚跳,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用手抓着chuáng沿。听到门边传来了脚步声,小姨的心里一个个闷雷滚过,想离开。刚起身,小姨便看见推门进来的人,惊吓过度,赶紧低下了头,说话也没了声调:“老,老爷。”隔着三五步,小姨闻到了浓郁的酒味,眉头一紧,眼底便出现了一双皂靴。

  过了两三个时辰,老爷拍拍屁股走了,小姨擦开眼泪,扭着受伤的身子回了自己的大通房。守在路上的乔氏故作好心人靠近小姨低语了几句:“来日登了天,可别忘了今夜。”然后又jian笑着离开。小姨看着乔氏扭捏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一抬头,今夜无月,身体的不适、心里的无助让泪珠一颗接一颗消失在无声里。

  回到大通房,小姨轻手轻脚的不敢吵醒其他人。忍着痛,冒着汗,一个人在chuáng上躺着,睁眼直到天明,早饭也没有吃。或许是乔氏叮嘱过,这日小姨赖chuáng也没有人来督促。小姨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乔氏的话,乔氏的笑,心里也生出了些什么,有了些期盼,翻来覆去,绞着指头,咬着指头。可惜什么也没有盼到。隔日清早,小姨又开始洗洗涮涮、被人喝来呼去的生活。乔氏纵容小姨一日的休整,便又严苛了起来。小姨知道,她该把心底那一丝丝期许用抹布抹gān净,安安分分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自那以后,小姨再也挺不直自己的背,见着外人也是卑躬屈膝,免得再生事端。厨房里的人,更是另眼低看小姨,甚至是不屑与之jiāo流。原本就孤立无援的小姨,越发的觉得自己活在别人的鄙夷中。

  九个月后,也就是七小姐热闹的百日宴后,我在一个yīn冷cháo湿的柴房里出生了。至于小姨为什么要生下我,我从未听小姨说起过。也许是懵懂不知,也许是小姨她找到了活着的理由。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