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_Aliatte【完结+番外】

  [GL百合] 《逆行》作者:Aliatte【完结+番外】

  文案:

  每一次的靠近都让人感到沉湎

  每一次的争执都让人感到无望

  “我该如何剖出真心让你看见,才能令你明白,我并不是恨你。”

  开门大喊三声: HE! HE! HE!

  其实我寄几觉得好甜的(小小声

  这是两个吃软不吃硬的坏脾气,多年对面狂飙火气硬碰硬(最终居然和好)的故事。

  年下养成(?)文,又名:如何与叛逆年下相处的反 · 面 · 教 · 材。

  一本假的育儿手册(x)

  年龄差12岁,两个幼稚别扭坏脾气。

  年下野性难驯养不亲,傲娇毒舌叛逆期。

  年上心狠手辣bào脾气,占有欲qiáng教育经验为0。

  HE,新手作。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绝珩,赵绩理 ┃ 配角: ┃ 其它:白驹过隙,指间流沙。

  第1章 回溯

  收到传票时,秦绝珩正站在窗前看雨。

  秋雨寒凉,透过冰冷的窗面渗进每一分空气中。秦绝珩只穿着一件单薄衣物,却也仿佛丝毫觉察不到冷。雨拍落在窗面,透过傍晚渐暗的光色,映在了秦绝珩脸上,斑驳模糊了表情。

  秦绝珩签下这份快递时并没有仔细去看,而是随手丢在了一旁桌上。也没人提醒她该去打开看看。

  屋里静悄悄的,光线愈暗,空无一人。

  雨势大了一阵,又缓缓见小。秦绝珩摸着腕上松松的珠串看着窗面上雨水汇聚成流,滑出视线。一分一时都渐渐过去,她就坐在这里,还在等赵绩理回家。

  她去做什么了?她为什么不接电话?是不是出事了?要不要打第三个电话?

  ……

  一个个念头浮出,又一次次被她qiáng行按捺下去。

  十二年了,她知道赵绩理一直以来最讨厌自己的过分关注,厌恶自己的控制欲。赵绩理其人,越是束缚她,她便越是要挣脱打破。

  秦绝珩始终在学着去改变,但赵绩里一次次的叛逆与冷眼相对又让她无从改变,最终将二人绕入一个恶而更恶的怪圈。

  天色终于还是暗了下来,时间已经可以算是夜里。

  窗外夜景霓虹繁复,映出了窗内的一片昏暗。渐渐秦绝珩也开始感到了一丝寒意,她心下忽地生出一股不可抑制的烦躁,先前所有的压抑忍耐都不复存在。

  这股烦躁催使着她拿起手机,打出第三个、第四个、第无数个电话。赵绩理不接,她便一个接一个打下去。

  没有回应。秦绝珩眼中的怒气与不满终于还是翻浮了上来。

  九点十三分,第四个小时。赵绩理才接起了电话。

  “你死了吗?还是疯了?嗯?” 秦绝珩劈头盖脸对那头骂道,“在外面dàng昏头了吗?我现在给你半个小时,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听见了吗?赵绩理?”

  那头却一言不发。

  沉默片刻,秦绝珩只听到那边斑斑雨声与车流之声。很久过去,只传来一声挑衅似的冷笑:“呵。”

  紧接着通话就被掐断,急促的忙音击打着秦绝珩的每一寸神经。她闭上了眼。

  多少次了?总是这样。赵绩理的叛逆持续了整整六年,几乎无一日能让秦绝珩安稳。沉默,冷嘲热讽,暗语中伤,横眉冷对,这些向来是赵绩理最拿手的,也是秦绝珩最无法忍受的。

  秦绝珩越发感到自己养了一条蛇。

  天真的自己将蛇捂在怀中,妄图以自己能给出最炙热的爱去感化怀中狡黠又聪明的小东西。

  而今这条蛇长大,便轻而易举地脱出了农夫的怀抱,伏在暗处蓄势待发,心思锐利,随时都在准备要她的命。

  是谁的错呢?或许谁都有错,但谁都不愿承认。

  秦绝珩坐了一会儿,平复下情绪,才睁开了眼。这一眼,她便终于看到了压在桌上的那份薄薄快递。

  异样的情绪这才浮涌上来,一些先前忽略的细节也在这一刻一一升腾而起。

  她缓缓起身开灯,又先去倒了半杯酒喝下,才拿起了那份快递。

  将薄薄的一页纸张从密封袋中抽出,明亮的灯光将它映照得分外苍白。秦绝珩第一眼注意到的是那之上鲜红的一枚章印,斑驳而刺眼。

  纸页的题头印着一行黑白分明的字:江市一区人民法院。

  短时间内,秦绝珩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目光仍带着冷漠和怀疑。接着她往下扫了一眼。

  仅仅这一眼,她原本还有一丝血色的脸庞便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苍白下来。她猛地伸手,用力将灯“啪”一声按灭。

  yīn暗与雨声在这一瞬向她席卷而来。黑暗中她闭上了眼,向后重重倒在了窗边椅子上。

  秦绝珩紧紧地捏着那页纸,在黑暗中借着窗外映入的霓虹灯光辨别着其上文字。

  迷乱恍惚间,她忽然忆起今天一早,她送赵绩理离开时,赵绩理曾笑眯眯地说过一句话。“记得好好收快递哦。”

  那笑容里夹杂着秦绝珩见惯了的狡黠与嘲弄,眼神也一如既往地暗藏着恶意。

  原来那句话,是这个意思。

  秦绝珩又记起,这几个月来赵绩理一直分外忙碌。她以为那是临近毕业的常态,便特意亲自接送她,也会放下手头事物陪她吃饭。只是赵绩理基本都拒绝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