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飞戾天_晓暴【完结】

  [GL百合] 《鸢飞戾天》作者:晓bào【完结】

  母后。

  可以不见,但此生我必定与你周旋,生死都要相恋。

  可以不爱,但我怎么都要困你在我身边,千秋万载。

  你爱权?我便要为你扬威河山,拱手送上锦绣灿烂。

  你爱谁?除我之外,你还能爱谁?

  鸢儿。

  母后竟何如?父皇的妻子竟何如?

  爱别人?去吧!去吧!

  但他们怎么会有资格玷rǔ你的高贵纯洁?

  就是伤了你!废了你!毁了你!

  也是因为,我爱你。

  此乃晓bào开年新文,是本人写的第一篇古代文,是以一对亲生母女为主角,展开的一段爱恨情仇,你追我赶,互相nüè恋滴故事!温馨?会有的!nüè心?会有的!nüè身?更是会有的!当然,不管中间怎么nüè,善良的晓bào,也就是我,最后必然HE!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收藏\(^o^)/~

  ☆、第 1 章

  粗重且带着痛苦的低/吟从cháo/湿昏暗的牢房内传出,每一声仿佛都带着哭腔,却没有一点啜泣的声音。守在外面的士兵仿佛是对这样的状况习以为常了一样,并未做出任何行动,只是像一尊石像一般站在那里。

  暗处,两具洁白的女/体正jiāo叠在一起。其中一名女子压在另一名女子的身上,手正埋在身下那女子的私/密之处,不停的来回进入着。“母后...舒服吗?被自己的亲生女儿压在身下辗转承欢的感觉是不是很美好?没想到你的身体在被那么多人品尝过之后还会这么紧致,真是难得呢!”

  □不堪的话语并没有引起程暮鸢的注意,反而是母后那两个关键字让她回了神。扭过头,怔怔的看着距离自己不到一尺的那张容颜。那是一张和自己极其相似的脸,不管是五官,还是脸型,都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这个人,是自己怀胎十月剩下的女儿,也是给了自己无数痛苦和快乐的女子。

  四肢被足足有手臂那么粗的铁链拴着,让她动弹不得。下/体承受着那人粗鲁的进入,没有丝毫的快/感,有的就只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耻rǔ感。程暮鸢从没想过她会有这样一天,也许,这都是自己前世所造的孽,便要她今世受尽折磨来还。

  “母后?你在走神,是不是儿臣哪里做的不好?满足不了你这副yín/dàng的身体呢?”楚飞歌的嘴角勾起一抹残酷且玩味的笑意,手上的动作越发qiáng硬起来。纤细修长的指甲狠绝的刮着那柔/软的内/壁,明明感觉到身下那人已经疼得身体都在发抖。却仍然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停!不能停!

  “唔...”一声闷哼从程暮鸢的口中溢出,她好看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本来就没有几分血色的脸变得更加苍白。自身上流出的冷汗早已经把身下的铺着的衣服打湿,下唇也被牙齿咬破了皮,流出了血。

  “怎么?疼吗?是不是很疼?我有多爱你,我就有多恨你!你有多疼,就代表我有多恨!疼吧!尽情的疼吧!你知不知道!你身体上的疼!根本不及我我心里的万分之一!程暮鸢!我恨你!我恨你!”

  如野shòu般的嘶吼和愤怒让楚飞歌红了眼,她低头含/住程暮鸢丰盈上的那点,然后狠狠的咬了下去。“啊!”头顶上方是程暮鸢因为承受不住剧痛而发出的惨叫,口中是蔓延扩散开的血腥味。

  即使是这样,楚飞歌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愿。依然加大着嘴上的力度,就仿佛她口中的并不是女子身体上最软的一部分,而是一块钢铁一样。过了许久

  ,直到身下的人不再挣扎扭动,楚飞歌才抬起了头。

  偷偷擦掉眼角边溢出的泪水,看着自己刚刚的杰作。本来粉/嫩的rǔ/尖已经被自己咬的鲜血淋漓,一口齿痕清晰的印在那里,渐渐被血覆盖。而程暮鸢,早已经无力的躺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呵呵...母后真是对不起。刚刚我没有把握好力道,所以才会不小心伤了你呢。你也知道,我从小就没有母后的疼爱,都是被那些rǔ娘喂养长大的。每当我看到那些其他的小皇子和小公主被他们的母后抱在怀里喂奶,我都会特别的羡慕呢。”

  “小...歌...”

  “住口!你不配叫我的名字!你永远都不配!”

  打断程暮鸢说了一半的话,楚飞歌又再度俯身下去。这一次,她咬的不再是胸口,而是那纤细修长的脖子。血腥味渐渐在地牢里漫延开,反而让楚飞歌更加兴奋。抽/出那两/根放在蜜/xué中的手/指,然后在程暮鸢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加入了第三/根。

  不知道是血还是水的缘故,让程暮鸢gān涸的下/体变得异常润滑。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就容纳下楚飞歌新加入的手指。转了转手腕,发现竟然还有开阔的余地,便尝试着把第四根手/指也跟着送进去。

  “不要...不要...”也许是发觉了楚飞歌的想法,程暮鸢不停的向后退去,向来波澜不惊的眼神竟泛起了一丝恐惧。就像是一个盲童被丢在人群中一样,竟是那么的脆弱无助。“母后别怕,儿臣会尽力满足你这具yín/dàng的身体的。你看看,明明还是有进去的余地的。”

  随着楚飞歌的话音落地,那四/根手/指就像是利刃一般插/入程暮鸢的身体中。“啊...小歌!好痛!好痛!”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是滴落下来,在楚飞歌进入的一瞬间。程暮鸢只觉得身体像是被五马分尸一样的疼,下/体也好像是被刀切开一样。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 晓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