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酱_四非【完结】

  《就酱》作者:四非

  文案

  白橘衣一开始并不喜欢詹沐,后来喜欢了,但詹沐却为了她死了。

  再后来,白橘衣重生了。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詹沐,白橘衣 ┃ 配角:白彬,高羽,路美瑶等等 ┃ 其它:重生,互宠,就酱

  ======================================================================

  第1章 楔子

  白橘衣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出车祸了,不知道伤了什么地方,浑身都痛。她是被痛醒的,醒来后,发现噩梦成真,自己正被困在侧翻的车里,她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因为车头严重变形,她以一个扭曲的姿势卡在了座位上,动弹不得。

  驾驶座上同样卡着一个人,姿势扭曲得比她还要离奇,身上全是血,滴滴答答流得到处都是。

  那个人是白橘衣的恋人,但此刻已经没了人形,白橘衣甚至很难分辨她哪个部位是手,哪个部位是腿。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可以这么冷静,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能耐心地寻找恋人的脑袋在哪里。

  她终于找到了恋人的脸,本该隽美明秀,人见人爱,但此刻却毁成一团模糊的血肉,惨不忍睹。

  白橘衣没有移开视线,瞪大双眼瞬也不瞬地盯着自己的恋人,仿佛害怕眨一眨眼,恋人就会消失不见。

  “詹……”白橘衣张开嘴,喉咙涌上一股温热,猩红的血液顺着嘴角不断往外溢,白橘衣被呛得不停咳嗽,肺部痛得像要被生生撕裂开。

  白橘衣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正在慢慢流失,她感到冷,冷得心脏都要收缩成一团,她想要恋人靠过来抱抱自己,但对方却死气沉沉地一动不动,对她爱理不理。

  “詹……咳咳……你听得到吗……咳咳,咳咳……”

  嘈杂声不间断地传来,甚至覆盖了她呼唤恋人的声音。她们出事的地点在市区,可以想象这时候车子旁边围了多少路人。

  白橘衣像一条被搁浅在沙滩上的鱼,身体无法动弹,连抬一下手指都做不到,她感觉咽喉仿佛被一只大手扼住,慢慢缺氧,不能呼吸。

  白橘衣仍旧努力地睁大双眼,看着驾驶座上的血人。外面的人再多,都没有用,救不了她的恋人。

  救不了詹沐。

  白橘衣绝望地想,他们都救不了詹沐,詹沐流了那么多血,已经不会动了。

  救护车的鸣笛声从远处传来,白橘衣更加悲伤。

  没有用,救护车来了也没用,她的恋人已经不会动了。

  白橘衣又再陷入了噩梦中,梦里,失控的小车在路上左闪右避,然后在十字路口迎上了一辆装载车,坐在驾驶座的詹沐倒抽了一口冷气,然后毫不犹豫地拼命往右打方向盘,车子急速转弯,车子横在了装载车前面,本该迎面撞来的装载车直接撞上了驾驶座!

  詹沐!!

  白橘衣从噩梦中惊醒,眼前依旧是血腥可怕的场面,恋人支离破碎地在眼前死去,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能力为。

  “二小姐,二小姐你没事吧?”关切的声音将白橘衣拉回了现实,她定了定神,环视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chuáng上。

  “我……”白橘衣张了张口,发现自己口鼻戴着氧气罩,根本发不出声音。

  “二小姐先别说话,你伤得很严重,要好好休息。”白朵脸容憔悴,不知道在病chuáng前守了多久,眼圈青黑吓人。

  白橘衣看着白朵,没有再说话,表情忧伤。白朵是白家的管家,她的爸爸伺候白橘衣的爸爸,她伺候白橘衣两兄妹,朝夕相处二十多年,白橘衣心里在想什么,白朵看她一眼就能知道。

  白朵迎着白橘衣的目光,抿了抿嘴,表情有点扭曲,似乎想压抑什么,却没有忍住,眼眶渐渐泛红,但终究没有哭出来。

  她知道二小姐在问她詹沐怎么了。

  白朵看着白橘衣的眼睛,慢慢地、慢慢地摇了摇头。

  白橘衣呆呆地看着她,脸上维持着忧伤的神色,没有更加忧伤,也没有再多的表情。

  “二小姐……”白朵轻轻地握住了白橘衣的手。白橘衣的手非常冰凉,上面没有一丝温度。

  白橘衣呆呆的忧伤着,一动不动,像个忘了上发条的娃娃。

  白朵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的二小姐,只能一遍遍地重复:“詹少一定不会想看到你现在这样,二小姐,不要再想,不要再想了。”

  白橘衣闭上了眼睛,她不想,但她会做梦,噩梦,一遍又一遍在脑海里反复上演。

  詹沐死了,白橘衣活了下来。

  两天后,白橘衣可以摘除氧气罩,医生不建议她下chuáng,但她坚持让白朵扶她坐上轮椅,她要去看一下詹沐。

  “二小姐,你要有心理准备。”白朵提醒她,詹沐的尸体损伤严重,遗体修复需要时间,现在还没有完成。

  “没关系。”从苏醒到现在,白橘衣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声音嘶哑得几乎无法分辨。

  还要什么心理准备,她都已经失去她了。

  白朵将她推到停尸间的冰柜旁边,然后走了出去,她知道二小姐想和詹沐独处一会儿。

  白橘衣伸手慢慢掀开盖在尸体脸上的白布,白布下面,是一张伤痕累累的脸,浮肿变形,惨不忍睹。白橘衣却看得移不开目光。

  那时候在车上,她想伸手触碰一下刚刚死去的爱人,但当时她的身体被死死卡在座位上,无法动弹。

  现在,总算如愿以偿。

  白橘衣吃力地抬起手臂,小心翼翼地用指尖碰了碰詹沐的脸,温柔如水,仿佛担心弄痛对方。

  “真丑。”白橘衣俯下身,吻上恋人冷冰冰的扭曲的嘴唇。

  从停尸间回来,白橘衣全身高热不退,陷入深度昏迷,被送进了ICU抢救,白朵哭得双眼红肿,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但经过整整一夜的抢救,白橘衣愣是挺了过来。

  一个星期后,詹沐下葬,白橘衣坐着轮椅去见她最后一面。

  遗体修复得很成功,詹沐又变回了印象中清隽秀美的样子,带着安详的表情,沉沉入睡。

  没有詹沐在身边的日子,白橘衣还是像正常人一样吃饭睡觉,养伤养了差不多一年,身体勉qiáng恢复正常,开始重新投入工作。

  十年后,白橘衣捡到了一块玉珏,她握着它,失去了知觉。

  睁开眼睛,白橘衣发现自己回到了25岁,正是她和詹沐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年。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了,希望童鞋们多多支持~~~

  第2章 第一章

  “怎么了,詹少,心情不好?今晚的节目不合胃口吗?”路美瑶拿着酒杯走过来,拍了拍旁边人的肩膀示意她坐过去一点,然后挤坐在詹沐身边。

  詹沐捏着半截香烟,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听到路美瑶的话,偏头看了她一眼。

  “无聊,都什么烂局。”詹沐把手上的烟递过去,路美瑶立刻把脑袋凑过来,就着詹沐的手抽了一口,然后抬眼瞅着她笑起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