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_郁郁葱葱【完结】

  《宠婚》作者:郁郁葱葱【完结】

  文案:

  父亲病弱,弟妹尚小,沈明舒扛起整个家。

  一封信快马而至,带了一纸婚约和一个小傻子的一辈子。

  原本想着不过各取所需,却不知何时,一颗心被暖成了甜糖。

  被做生意耽误的厨艺超棒攻x金舌头小傻子暖心受

  美食温馨甜宠文,攻受互宠,先婚后爱。

  甜宠文,不甜不要钱。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美食 甜文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明舒,洛歆 ┃ 配角:沈清月,沈清嘉等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qiáng推奖章

  父亲病弱,弟妹尚小,沈明舒扛起整个家,原以为就此平淡一生,却收到一封快马而至的信,带了一纸婚约和一个小傻子的一辈子。本想着不过各取所需,却不知何时,一颗心被暖成了甜糖,从此执手同行,白首到老。本文是篇轻快的小甜文,从外表冷厉内心温柔的沈明舒与单纯善良的小傻子洛歆相遇开始,两人都遭遇过许多坎坷,但却仍有一颗温柔的心。被做生意耽误的厨艺超棒攻和金舌头小傻子暖心受,美食温馨甜宠文,攻受互宠,先婚后爱,小甜饼一枚。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小说以及现在文学书籍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如侵权,请邮件联系。

  第1章 婚契

  暮色微沉,仅余的一点夕阳洒在青瓦上,一顶轿子停在沈府门口,仆从连忙上前拉开帘子,沈明舒步出轿子,踏入大门。

  她面容清秀,并不引人注意,但一双纤长的眸子却明亮而透彻,此时神情冷淡,眉眼间带着些疲惫,随口问迎上来的沈福,“老爷今天怎么样?用过饭了吗?”

  沈福跟着她朝主院而去,细细的说道:“老爷今日jīng神头不错,午后在湖边钓了会儿鱼,钓的几尾鱼正好做了顿晚饭,还多吃了几口。”

  “挺好。”沈明舒脚步不停,这个时间,沈父应当在园子里消食。

  沈福快步跟上她,问道:“大小姐是在老爷那边用餐还是?”

  “等我出来再说,你先下去吧。”

  沈明舒已经看到了那两个熟悉的身影,随口吩咐一句,而后走了过去,“父亲。”

  不远处坐着的两人回头看过来,木椅上坐着的头发斑白的中年男子面上现出慈和的笑容,“回来了。”正是沈父沈至东。

  他身旁的年轻女孩也回过头来,眉间绘着一朵粉色牡丹,容貌明艳,让人眼前一亮,一双丹凤眼,顾盼之间神采飞扬,见着沈明舒,眸中浮起喜意,又很快掩去,嗔道:“怎么这回去了这么久?”

  沈明舒笑笑,“和州那边的供货临时出了点问题,是以多留了两日,清嘉呢?”

  沈清月撇撇嘴,“他自然是和朋友出去耍了。”

  沈清月同沈清嘉一胞双胎,相貌虽有八成相似,但性子却并不相同,沈清月性子骄矜,许多话都不愿意直接说出来,沈清嘉则慡朗旷达,时不时便邀三五好友往各处玩乐。

  沈父乐呵呵的瞧着她们说笑,“清月这几天也辛苦了,明日正巧有香jú会,不如邀着阿蕙一起去逛逛。”

  “大姐去吗?”沈清月眼睛一亮,期待的看向沈明舒。

  沈明舒笑着摇摇头,“恐怕不行,我离开这么些天,明日自然得去铺子里看看,你们玩好就行。”

  沈清月瞪着她咬咬唇,“不去就不去。”说完便哼了一声,快步出了园子,快得只能瞧见绣着jīng致蝴蝶的衣角。

  沈至东叹了口气,对长女说道:“少去一天也不会如何,清月这几天为了你提心吊胆,这一来可不好哄了。”

  沈明舒并不答话,在石凳边坐下,自己倒了杯清茶,“这几天身体可有感觉更好?”

  沈至东无奈的笑笑,握拳轻轻捶了捶使不上劲的大腿,“还不是同之前一样,我总觉得过不了多久就能去找你母亲了。”他面上笑容柔和起来,“你还记得她的样子吗?”

  沈明舒面无波澜,抿了口清透的茶水,“自然记得。”

  “一晃眼也有十年了,这些年你也辛苦了。”沈至东看向自家大女儿,相似的眸中带着许多感慨。

  十年前,爱妻逝世,他拉扯着三个孩子过日子,几年后生意刚有起色,便染了重病,不可操劳,只好卧病在chuáng,之后沈记的生意就都jiāo到十三岁的沈明舒手里。

  沈父的视线落在沈明舒光洁的额上,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还是他们误了这孩子,他沉吟片刻,试探着问道:“我听沈福说,这几天那鲍秀才还是天天到店里等着你,我瞧他对你颇有些真心,你……”

  沈明舒抬眸看过去,眸中一片清明,“我对他无意。”她抚上在光滑的额间,淡淡的说道:“这是我自己做的选择,我如今也未曾后悔。”

  大魏民风开放,除男女之外,也准许女女、男男成婚,女曰金兰契,一人为契姐,一人为契妹,契姐眉心不绘花钿,用以区分。

  听了她的话,沈至东剩下的话也说不出口来,亏欠了这孩子这么多,其他的便随她好了。

  沈明舒给沈至东倒了杯茶,两人正对坐而饮,沈福从园子口走了进来,脚步匆匆,“老爷,门房那收到一封给您的信。”

  “信?”沈父有些疑惑,自从他待在家养病,同外头的联系便少了许多,更难得收到封信,他接过信封,“送信来的是谁?”

  沈福弓着身答道:“是个行脚商人,把信jiāo给门房就匆匆走了。”

  “是吗?”沈父裁开信封,微一倾斜,半块鸳鸯佩随着信纸落在手心,沈父盯着手心半块玉佩,皱起了眉,连忙展开信纸查看。

  沈明舒朝沈福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沈福躬身离去,沈明舒看向沈父,只见他眉心越皱越紧,“可是有什么要紧之事?”

  沈父看罢信纸,从后头抽出一张婚契,只不过上头有一位新人的名字却是空着的,沈明舒只瞧见另一位的名字,洛歆,倒是个好名字。

  沈父叹了口气,说道:“这事说不得还得jiāo给你。”他将信纸递给沈明舒。

  沈明舒展开信纸,这封信是由一位名为秋菀娘的女子写来的,将自身凄惨境遇相告,言辞恳切,声声哀求,以一本家传菜谱恳请沈父帮忙为女儿寻求一位可托付之人,不用真的成亲,只要将女儿从府中带出便好。

  沈父叹口气说道:“菀娘是早年一位御厨之女,我曾在那位大厨处切磋学艺,对她的事情也知晓一二,当年她嫁与邻家书生,也是郎才女貌,后来我离开京城,只听闻这书生鱼跃龙门,想她肯定能过得不错,却没想到落得如此境遇。”

  沈明舒看下去,洛氏书生身价倍增,被一位官人赏识,将女儿嫁与他,于是改妻为妾,秋菀娘身体本就不好,之后更是时常卧病,只求能把女儿养大。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