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行_流鸢长凝【完结】

  《长歌行》作者:流鸢长凝

  文案:

  天地苍茫,有海殷墟。

  海心双陆,纵横万里。

  浮世轮回,生生不息。

  乱世妖童,踏血海而来。

  转生灵女,步孤途入世。

  复国帝姬,家国恩仇难解。

  焚世烈焰,重燃天下。

  痴求往生,九死不悔。

  从不信任到信任需要多久?

  从不爱到深爱,又需要多久?

  当往生骨笛chuī响,且看《长歌行》,谁去谁留?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歌、薛忘雪(苏折雪)、叶泠兮、燕临秀、小桃 ┃ 配角:祁子鸢、萧栈雪、景柔公主、沈贵妃、沈远(沈之淮)、百里雍、海枭众人 ┃ 其它:情深不寿

  第一章 夜雨来袭

  霜州,淮阳,行宫。

  夜,天幕如铁,雨丝滴答滴答地打在飞檐上,像极了当年临安的雨。

  自三年前临安被叛军沈远父子攻陷后,叶泠兮没有一日不想收复临安,只是,寒西关一日握在晋国手中,她就一日不敢贸然倾兵而出,以免遭到腹背夹击,落入更惨的境地。

  霜州,是东陆五州最后一个属于大云的州府,她做为大云的楚山公主,是无论如何都要守住霜州,再图来日收复陷落的大云山河。

  虽有传国玉玺在手,可她曾在霜州众臣面前许诺,一日不收复大云江山,就一日不登基为皇。

  “三年了……”

  她穿着一袭白衣,静静立在东陆战局图前已经很久了,双鬓的白发格外刺眼。

  纤柔的手指一一抚过曾经的山河,那上面刺眼的“沈”字宛若利刃,锥得她的心隐隐生疼。

  “乱臣贼子!”

  叶泠兮恨然咬牙,心,蓦地一痛,脑海中又浮现起那个走了许久的人来。

  三年前。

  叶泠兮曾为她翩翩一舞《惊鸿》,殊不知心已暗许——

  “此舞名曰《惊鸿》,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你可知道叫什么?”

  “不知……”

  “《不悔》。”

  她与叶泠兮生死共度,从未让她失望过,除了临安沦陷那一日——

  “大云的官,我半点不稀罕!”

  “原来你是有预谋地接近父皇!祁子鸢!当初为牛为马的承诺,难道只是为了骗本宫?”

  “玉玺还你,可长生杯,我必须带走!”

  再次重逢,却已物是人非——

  “你果然是薛家九姑娘。”

  “你站住!你曾答应过本宫,一世为牛为马,怎的,如今不算了么?”

  “公主,欺骗你,终究是我不对,长生杯我还不能物归原主,待我解决完那些事,自会送回。”

  “父皇死了,锦奴也死了,大云也凋零了……我身边忽然失去了那么多人……我本该恨你……本该恨你的欺骗……恨你以晋人的身份接近我……”

  “姐姐,也死了。就在石道之中,她拼死关了暗箭机关,否则,你跟我此刻皆是huáng泉路人……”

  三年后,那些隐隐生疼的回忆虽然开始模糊,可是最后与她的那些话,依旧锥心。

  “祁子鸢……你我……今世永远不见了!”

  “保重……”

  当真永世不见了么?

  “咻!”

  突然一声惊弦声自檐上传来,一支冷箭猝不及防地she向了此刻立在东陆战局图前的大云楚山公主叶泠兮。

  “夺!”

  箭矢穿破东陆战局图,深深埋入了殿柱之中。

  叶泠兮却早已被一名雪甲黑缨的小将军给拉到了一边,躲过了这致命的一箭。

  随后几条黑影从檐上翻入了殿中,蹭蹭蹭地亮出了手中短刀。

  叶泠兮淡然立在那儿,对着身前的小将军道:“今次留下活口!”

  “诺!”

  小将军一展手中银枪,枪缨旋出一朵血色的枪花,挑向了其中一条黑影的喉咙,划出一线飒飒光亮。

  “铿!”

  短刀与枪尖一撞,发出一声惊响。

  “这人jiāo给我,你们快动手!”黑影急呼了一声。

  小将军足尖点地,身上雪甲发出咯咯几声轻响,旋身回□□向了其他几个黑影。

  “休想跑!”

  小将军身后的黑影发出一声厉喝,手中短刀朝着小将军背心处刺去。哪料到小将军骤然一记回马枪挑了回来,枪尖擦过短刀发出一声刺耳的兵刃之声。

  黑影想要止住势子,却已经来不及。银枪毕竟比短刀要长,短刀只轻轻刺到小将军的臂甲,可银枪已经穿透了他的喉咙。

  见到老大已经殒命,已在叶泠兮身边的几人已经有了必死之心,几人短刀朝着叶泠兮的心口扎去,狠厉而决绝。

  一柄染血的银枪突然出现在几人面前,划出一道刺人心寒的弧线,那几人只觉得双目一阵剧痛传来,眼前便只剩下一片黑暗。

  小将军翻身稳稳落在叶泠兮之前,一滴猩红从银亮的枪尖滴下,透着无处不在的杀意。

  “敢动楚山者,死!”

  清脆的声音从小将军口中逸出,她身上鳞甲在烛火下散发着淡淡的寒光,她微微抬起眼来,英气飒飒的眉下,是一双极致冷漠的寒瞳,让人望而生寒。

  银枪翻挑,小将军一一砸过那几人执短刀的手,骨裂声声,惨呼声声,短刀纷纷落地。

  禁卫营将士快步按刀跑了进来,抽刀将地上惨呼不休的黑影围了起来,校尉长喝了一声,“拿下!”

  “诺!”

  还是一样的蓝衫劲装,却终究不是当年的禁卫校尉。

  这三年来,禁卫营虽然重建,可禁卫都尉一职依然空悬。叶泠兮给暂时统领禁卫营之人取了一个新的名字——龙衙尉。

  而此时站在叶泠兮身前的这位小将军,正是十七岁的晏家少将军,大云第一任龙衙尉晏歌。

  “慢!”叶泠兮突然开了声,“放他们走!”

  晏歌侧头静静看着她。

  叶泠兮朗声道:“带话回去给沈远,让他洗gān净脑袋等着,看是本宫的脑袋掉得早,还是他的脑袋掉得早!”

  “诺!”禁卫营将士齐声一喝。

  晏歌静默着走到了那几名废了右手跟双目的刺客身边,突然横枪扫向了他们的膝盖。

  又是一阵惨呼声与骨碎声响起,几名刺客再也站不住地倒了下去。

  “小歌,你何必……”

  “我不会给他们第二次刺杀你的机会。”

  晏歌略微低头,看向叶泠兮的瞬间,眼底终是有了一丝别样的涟漪。

  叶泠兮倦然轻叹一声,道:“都退下吧。”

  “诺。”

  晏歌带头朝着叶泠兮一拜,便大步带着禁卫营众人退出了大殿。

  几名宫娥快步鱼贯进来,把地上的血迹擦拭gān净,又静静地退了出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