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衣(GL)_韦舀【完结】

  书名:嫁衣(GL)

  作者:韦舀

  文案:

  武侠故事。

  蜀南有竹海,有姑she仙子结庐而居,不履凡尘。

  西北有山岭,夜间鬼怪哭嚎,常有妖妇为祸,为江湖不容。

  “正”与“邪”对持许久后,

  夏清涵拨一指琴弦,温声笑道:“是我输了,姑娘想听什么曲子?”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复仇nüè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清涵,晏冉 ┃ 配角: ┃ 其它:

  ==================

  ☆、引子

  顺秋之后,天气越发的凉慡宜人。蜀南紫竹林也一并被秋意晕染成青huáng色,地面铺开一层枯叶,幽篁间水鸣鸟啾,让人怡然忘忧。入林六七里,方见一座jīng巧竹筑,与林海融为一体,相映成趣。

  远处的不速之客踏在竹涛上遥望着小筑中临窗习字的女子许久,发出一声喟叹,手执尘佛,展臂似大鸟一般飞身而下,落于小筑之内,竹窗之前。身形立定后,却是个眉发皆白的蓝袍道士。

  屋内的夏清涵将最后一笔写好,这才停下来,因是熟识,也不觉惊异困惑,起身冲那道士微微一笑:“柏伯伯请屋里坐,我去沏杯蜀涛茶来。”

  “不必不必,”老道士罢罢手“我这老头子就是有几句话要冲你唠叨,说完就走!”

  夏清涵一愣,微微颔首笑道:“您说。”

  “那妖——唉,那丫头要嫁人啦,是兖州南宫世家的老三,喜帖都发了,再过半月就成亲。”老道士顿了顿,见夏清涵听闻后脸色苍白低头不语,不由出言宽慰道:“南宫家家风严谨,他家的老二武学根骨是差了些,人品却没啥子毛病,老实宽厚,那鬼灵jīng嫁过去,定是她拿捏别人,别人却别想欺负她——你呀你,就别操心那丫头了,这段孽债,也该放下了。”

  老道士细瞧了瞧夏清涵,见她神色有些怔仲,也不知听没听进去,摇头叹气道:“凡事种种,最是‘执念’要不得!她在江南水乡寄居,早晚会嫁人生子,你心知肚明,眼下却又是何苦来哉?你师父在世时,常向我夸耀你天资聪慧,悟性极佳,三十五岁前必能参透‘潇碧决’……唉,我本盼着你知道这个消息后,能彻底断了这点根,专心武道,谁想你表面淡然,骨子里却这般执拗……”

  听老道士提及师父,夏清涵这才从神游中醒来,苍白的面颊上回过一丝血色:“柏伯伯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伯伯的苦心——但情字不由人,那一念毕竟不曾根绝。”夏清涵无奈摇摇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梦呓一般轻声说到:“我想去兖州再看她一眼,看她过的好不好,这一眼过后,此生不复相见。”

  “罢了!罢了!”老道士一甩拂尘大步踏离,几步就跨过小筑钻进遮天蔽日的竹林间踪迹难觅,只远远传来一句:“珍重。”

  那老道士早已走远,夏清涵又在窗前立了一会,才重新提起笔蘸墨,迟疑许久后,方写下两个端庄秀丽的字:

  晏冉。

  ☆、第 2 章

  夏清涵与晏冉初识于四年前。

  那时夏清涵的师父静安居士逝世不过半年奠,紫竹林打破了往日宁静,迎来送往,常有静安居士生前的故jiāo好友悼念慰问,偶然也会参杂一些目的各异的江湖人。那日她刚打发完一批前来挑衅,想要在江湖上扬名的毛头小子,转脸看着院子里被践踏的花草和散落的刀剑武器不由微微叹息。——闲来无事的人是越来越多,可惜了这一院子植被。

  夏清涵把那些破损的兵器收拾起来,又整理一番院子,事毕已是日暮时分,夕阳西下,风过竹林的涛声声声入耳,把夏清涵弹琴的兴致勾了起来,桌案古琴尽搬到屋外,即兴弹奏了一曲《醉渔唱晚》。琴声悠然,和着天光涛声,渐入佳境中。

  只是一曲弹奏到中段,忽被一声嗤笑打断:“矫揉造作,不堪入耳!”

  夏清涵愕然,四下望去,院中空无一人,便知道是位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访客。夏清涵性情温和,也不责怪来者无礼,停住手反问道:“矫揉造作,何解?”

  那人似乎也料不到她不仅不气不骂还反问一句,顿了顿才“哼”一声讽刺道:“此曲是陆鲁望与皮袭美见渔父醉歌而作的,本该是豪放不羁的洒脱之态,可在你指下却像是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学着女儿家梳头点唇,嘿,十足的脂粉气,不够矫揉造作,不够可笑吗?”

  “姑娘说的是,这‘醉里乾坤,壶中日月’的意境我参不透,自然走了味。多谢指点。”夏清涵笑了一笑,声音温和。

  而一直咄咄bī人的人反倒沉默下来,许久才冷冷传声道:“我当竹心小筑的女主人有什么本事,原来也不过是个凡事吞声咽气的胆小鬼!”细听之下,那冷清声音里反倒带着两分懊恼。

  夏清涵顿时明白了这姑娘的来意,不由苦笑,师父一走,这江湖上的是非也没了顾及,都想来试试竹心小筑的剑法招式……夏清涵今早才打发完一批人,眼下实在是不想再同人动手,摇摇头,传声道:“天色已晚,夜间林中多虫蛇——姑娘请回吧。”说罢便要携琴返回屋里。

  “说来还是个胆小鬼,”不曾露面的访客倏忽笑起来,“你不爱搭理我也由得你,只是剑法我却非瞧不可!看来今晚只能去叨扰叨扰你师父了,只是不知道她那一把老骨头经不经得起折腾!”

  夏清涵闻言大是皱眉,回头后神色凝重的望着竹林里的某处道:“逝者已矣,还望生者莫扰!”

  “你们中原人忌讳真多——可惜我仰慕静安居士的很,来都来了,不能空跑一趟!”访客尾声扬起,似乎惹得夏清涵恼火是件极有成就感的事一般。

  “好妹妹,引我去见见你师父吧!”伴着笑声,竹林间倏的she出数点寒星,劲风迎面,夏清涵爱惜古琴,不肯用来格挡,便挥袖兜住暗器,使了个巧劲把准头尽数带偏。那数十根银针铮铮钉在门框上,针尖幽绿,显然是淬过剧毒。

  夏清涵见来者出手便是杀招,微微一叹,足尖一点便飞掠过去,于林中折下一节竹枝做剑,向那位访客传声说:“我那一院药草种植不易,伤损了实在可惜,若要比试还是这里开阔些。姑娘还不现身吗?”

  “呸!”夏清涵头顶一阵清越的银铃声,一道灰蒙蒙的影子自上而下冲着她劈出一刀,声音又羞又恼:“我还道你跟那些伪君子不同,结果,结果——你拿竹枝同我过招,是瞧不起我吗?”

  这一招角度刁钻出手狠辣,夏清涵闻言怔了证,被bī的连退几步才堪堪避开,细长的柳叶刀擦着她耳朵过去,截掉一缕头发。夏清涵趁势用竹枝往她刀面上一压,神色沉静道;“我并非是小瞧姑娘,兵器凶煞,出鞘多要伤人,我往日习武用的都是竹枝,时日长了,比起兵刃,也还是竹枝更趁手。”

  “嗯,你怕伤了我?”来者显然是个喜怒不定的人,刚还羞恼,眼下却又扑哧笑了,手底却不留情面,横刀反手斜挑,直指要害,“你这人倒是有趣得紧。好妹妹,你这般好说话,不如连你们门派的心法口诀也一并拿出来给姐姐瞧瞧?”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