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佞臣(gl)_那端米凉【完结】

  《重生之佞臣(gl)》作者:那端米凉

  文案:

  前世,卫初宴是齐朝的忠臣,重来一次,yīn差阳错,她成了权倾朝野的佞臣。

  但不变的是她依旧和帝王纠缠不清。

  对前世的卫大人而言,陛下是桃花味的,妖冶迷离,勾魂夺魄。

  但是谁能告诉她,重生以后遇上的这个陛下为什么奶气十足?

  (本文又名《陛下天天奶丞相》)

  对于陛下而言,卫大人是诱人的,看起来好看,闻起来可口,她想舔,想咬,想吃。

  嗷,今天陛下也还是致力于吃掉卫大人呢!

  (gl文,ABO风格,不喜误入。)

  朝代为齐朝,大概代入汉朝就好,也会有一些出入。

  abo风格,alpha为乾阳君,omega为坤yīn君,beta为中泽君。

  等级分为下品,中品,上品,绝品。绝品极其稀有,几百年一出。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乔装改扮 平步青云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初宴,赵寂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重生(上)

  yīn暗cháo湿的牢狱里,北风自风口呼呼地刮进来,chuī起刑架上那人破烂的衣袍。

  被关了许多时日了,此时那身袍服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斑斑的血迹印在上面,深灰色的灰尘印在上面,鞭子抽打的痕迹也印在上面......衣袍之下,大片的肌肤luǒ.露出来,那肌肤上伤口累累的,血痂连着血痂,深的连着浅的,深色的连着淡色的,旁人乍一看,会有种痛入骨髓的感觉——即便那伤口并不在自己身上。

  面前烧灼烙铁的炭盆燃着旺盛的火焰,质地不纯的木炭偶尔劈啪作响,混在寒恻恻的风声里,像极怨鬼在撕扯着喉咙叫喊。声音其实都不大,刑房里算得上安静,以致于远处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刑架上那个人的耳朵里,她低垂着头,看着地上自己滴落的血液,有些无聊地听着,仿佛那些人议论的不是自己一般。

  “卫初宴不能死......陛下......”

  “可是赵大人吩咐了......不能活......”

  “王大人也说......谋逆大罪!”

  “陛下只让我们审问......”

  “卫家已灭......不过一罪臣而已......”

  “姓卫的身体真好......若是拷打死了也便罢了,二十九道刑用上去,任是......居然还没死......她一个下品的乾阳君......”

  “如何处置......”

  那些人说到要她死,她没有什么反应,说到要给她加刑,她也没什么反应,但当他们说到“卫家已灭”时,被紧紧套在枷锁上的那双手还是用力地握紧了一下,因着这个动作,刑架上的木头竟隐约有了碎裂,她意识到这一点,苦笑一声,把力卸了,这个过程里,那只纤细手臂上的伤口被崩开,新鲜的血液顺着手臂滴落,落在已呈深褐色的地板上......

  听到这边的动静,有几人匆匆朝这边跑来,门被吱呀一声推开,走在最前面的是大理寺的两位少卿,接着是两名狱丞,几人的视线里,卫初宴形如死人地挂在那里,头依旧垂着,墨色长发披散着,乱糟糟的。

  形如死人。

  “不会是死了吧?”

  “去看看。”

  虽然刚刚还在议论是否要对卫初宴下黑手,这时这几人看到这幅样子也不由把心提起来了,犹疑的几句话过后,一个胡子拉渣的中年大汉走上前来,撩开卫初宴的头发,粗黑的大手按上了她的脖颈,感受到那里的跳动,他的脸色没有崩的那么紧了:“大人,她还活着,还是那副死样子。”

  发丝重新垂落下去,有一瞬间,卫初宴纯美的脸完全bào露在了火光里,火光之下,清隽的面容虽然苍白无比,却依然能牢牢抓住人们的视线。

  好在那脸蛋只是露出了一瞬,否则众人恐怕很难主动将眼睛从她脸上移开。

  有几人心想,果真是祸国的容颜,难怪陛下不顾朝野的反对,执意要保她!

  狱丞说她还没死,这些人听过以后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其它的情绪滋生出来。

  其实就这样死了,也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活着呢......让大家都难做......

  想归想,这样那样的情绪之下,这几人对卫初宴其实还有些佩服。两位少卿便不说了,许许多多的重要案件都是他们跟进审理的,看惯了鲜血。狱丞则上惯了刑,都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把式了,什么样的人都见过,软骨头硬骨头都有,一上刑便鬼哭láng嚎的、无论如何折磨都慷慨激昂的、qiáng撑着一口气也要挣扎的......但他们却很少见过卫初宴这样的。卫初宴很安静,无论受什么刑都一样的安静,她甚至能冷静地看着伤口,看着他们用刑仿佛那些刑具不是用在她身上一般。

  这样的人......你休想从她嘴里套出一句话!

  站在这里的这几人,背后其实分别有着不同的势力,他们有些是本来就安插在大理寺的钉子,有些则是临时被收买或是胁迫了,卫初宴心里清楚的很,他们有些想要她死,有些要保证她活,而无论如何,想她死的总要比想要她活的多的多的。

  这一间小小的刑房便是朝中大臣的折she,卫初宴不能活,无数人这样认为。

  “忠臣要她死,jian臣也要她死,这些孤都不在意,可是高沐恩,你知道最难的是什么吗?”与此同时,数里外的齐朝皇宫中,那位年轻的帝王正立在寝殿前,眉头紧锁的望着远方的宫墙,同身边的深衣太监说着什么。

  “小人不知。”名为高沐恩的太监已经在帝王身边伺候了十几年了,他因此有了名姓,如今听到君上问话,他恭敬地垂首立在帝王身边,小心翼翼地回了一句。

  只是那心中是否是一样的不解,便很难说清楚了。

  他心中清楚,陛下并非是在问他,果然,一会儿之后,陛下暗含威仪的声音再次响起。

  “最难的是,她自己也想死了。”

  饶是明白君上自己有了决断,这句话还是把高沐恩吓了一跳,他神色大惊,膝盖一软便跪了下去.......

  皇城庄严,侍卫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背后,隐约有太监安慰的话语夹裹在风雪中,间或,有帝王的一两声苦笑。

  同样的晨曦之下,阳光照不进重重砖瓦堆砌的大理寺大牢,这里仍然是yīn风的天堂,呼呼的风声中,数日来从未从卫初宴那里得到回应的几人,第一次听到了这位“大人”的声音。

  “卫家......如何了?”

  太久没给她水喝,此时她的声音沙哑的很,甚至有些难听,像是蛇的嘶嘶声,不似这位大人长期以来给人的温润感。几人有些错愕地望向卫初宴,见到她终于主动抬起头来了,她睁开眼睛望着他们,眼里如同储了一汪死水,没有什么情绪,好像这几天里给与她诸多痛苦的人不是眼前这些人一般。

  她不在意这些。

  一瞬间,大理寺官员们有了同样的想法,其中老辣一点的,更是忍不住泛起了喜色,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们,如果一个犯人一旦开口,哪怕他只是说了一个字,或是只哼了一声,都离他开口吐出他们想要的东西不远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