睥睨天下_应笑我痴【完结】

  睥睨天下

  作者:应笑我痴

  文案

  三个后世至jiāo好友一同穿越

  在这不属于任何历史的朝代中

  她携手经历风雨磨难 感情更加真挚可贵

  且看她们如何在云波诡谲的朝堂江湖中夺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哦 对了

  她们还遇见了自己的爱人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穿越时空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易桀,封肆,陈景埕,白安锦,蓝亦然,洛清霜 ┃ 配角:薛云轶,流之珊 ┃ 其它:专一,轻松,喜结

  ==================

  ☆、落地为兄弟

  第一章落地为兄弟

  云国二百一十三年,天降异色,惊雷阵阵,红光大作,所见之人无不啧啧称奇,只道异象。毛大勇只听得门外惊雷炸响,震得他头皮发麻,一时耳鸣,不由得出门查看,只见自家门前多了三个一字排开的襁褓,三个软嫩的小婴儿滴溜溜的转着眼睛,一见得他立时咧嘴便笑,登时融化了男儿的一颗坚毅刚qiáng之心。

  六年后

  茅草屋顶,土砖做墙,一眼望去屋内就一灶一炕一桌四凳,简洁得直令人想起“家徒四壁”几字。

  三个身着粗布短打的小家伙,手中拿着用油皮纸做的方形物,玩的不亦乐乎,只是出口的话语端得是大人气息浓厚,教人看不出只是六岁孩童。

  “一对七。”

  萧易桀心下无奈,连做三把地主,把把皆输,稚嫩白净的脸上眉头紧皱,褐色眼眸波动不已,稚子幼童这般神态,倒是教人觉得好笑又可爱。

  “压上,一对二。”

  “陈景埕!”被压住的孩童咬牙切齿,“我一对七你就用一对二压,多走两轮你身上会掉块肉吗?”

  被唤的小人儿发色微微泛金,只见她嬉皮笑脸回道:“我牌好没办法,看来今天轮到你去给老头子撒娇了。”

  看她一脸无所谓地说着俏皮话,除去内容,还真像极了天真烂漫的调皮孩童。

  提到这个撒娇规定,封肆忍不住又将身旁的人说一通,“你这就叫做自作自受,明明是你自己定的,当然也得你多担待些。”说到激动处,抬手戳了戳萧易桀的脑门,右手手腕处的赤痕若隐若现。

  什么叫为人子女该让父亲有儿女承欢膝下的感觉,什么叫她们应该有身为六岁孩童的自觉,对着养父撒娇叫她们这两世年纪加起来快三十岁的人情何以堪?偏偏她们又都觉得此事也是应该,嘴上抱怨,轮到自己时却也是心甘情愿。

  至于谁撒娇么,自然是靠斗地主决定了。

  “输了,今天怎么又是我...”萧易桀摇摇头,三人之中,总是自己最倒霉。

  陈景埕只觉得心情舒畅,开心道:“老大输得最多,老大负责撒娇,我跟二哥负责做饭。”封肆配合的点点头,一脸我们家三说得对的表情。

  在她们三人眼里,撒娇这样动动嘴皮子的差事,倒是比不上做饭这样的活计了。

  萧易桀不置可否的咂咂嘴,“嘛,就这样吧,把牌收好,爹该回来了。”

  huáng昏的云彩被金色的光芒包裹,闷热的空气终于夹杂了丝丝凉风,这太阳,终是把自己都热得受不了而下山了,三人站在家门口等待着出工回家的爹爹。

  “啊,真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呐!”看自家老三叉腰闭眼一脸的享受,萧易桀受不了得上前敲了她一记脑门,恨铁不成钢道:“这里是大漠吗,哪来的孤烟,边塞诗能这么用吗?王昌龄要是知道非诈尸跳起来打你!”

  陈景埕缩了缩脖颈,不满道:“我堂堂后世体育生,市级短跑亚军,拽文这样的事,怎么比得上你这个语文老师?”

  封肆上前又是一记栗子,“少给体育生丢人现眼,不喜欢读书就说不喜欢,哪来那么多借口!”打完约摸是觉得下手重了点,又心软的安抚道:“老大有职业病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后你还是多读书少拽文,省的给她机会教育你。”

  三人正插科打诨着,不远处一个身影由远及近,慢慢清晰,不是她们这一世的养父又是谁?只见那毛大勇背着一捆柴远远走来,看到自家孩子出门迎接,黝黑的脸上浮起笑容,一边招手一边喊到:“大毛,二毛,三毛,我回来啦!”

  三个小人儿白净细嫩的脸同时黑了半截,六年了,六年了!这名字真是让她们接受无能,神啊,快让她们长大吧!

  萧易桀抱着身先士卒的悲壮心情,一路跑去,小脸蛋上净是喜悦,说出的话语软糯:“爹爹!”身后两人一阵恶寒,只觉得身上立毛肌收缩不止,jī皮疙瘩掉满一地。

  “怎么说呢,老大还挺适合做这事的。”封肆若有所思道,陈景埕在一旁猛然点头附和。

  晚饭结束,收拾完毕后,父女四人照旧坐在凳子上瞎扯....嗯,闲话家常。

  “大毛,二毛,三毛,今天打得山jī多换了些银钱,不如明日我去城里给你们扯几尺新布,做一身花衣裳给你们可好?”毛大勇看向女儿的眼神里满是歉意,好好的可爱小女娃,跟了他这个穷鬼爹,竟是连身花布衣裳也没有。

  三个小鬼头互相看了几眼,花衣裳?不如让她们去死好了,连忙你一句我一句的制止。

  “爹啊,我们挺喜欢身上这套衣裳的。”

  “是的,爹,女孩子家的衣裳穿着麻烦,不方便gān活。”

  “最重要的是,爹啊,我们长得那么可爱机灵,让别人知道我们是小女娃,会欺负我们的。”

  毛不由陷入沉思,他家这三个娃儿自小就生的一副好相貌,这才六岁,哪怕是男装打扮都已经被村里很多人家相中,只等长大了认做女婿。

  “可是...”他还想反驳。

  “没有可是。”三人斩钉截铁地异口同声道。

  毛大勇只好把原本的后半句话咽回肚子,改口道:“那我扯几尺灰布回来,让隔壁赵寡妇给你们做套新衣裳总行了吧?”

  三个小脸蛋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点头后又你一言我一句的打趣起自己老爹和隔壁的赵寡妇,直把毛黝黑的面庞说的通红。

  原本以为日子会这样一直平淡下去,只等再长大一些就立刻赚钱为父亲分担养家的责任,在养父膝下尽孝。

  世事难料,谁又知道,此时此刻的温馨亲情,竟成了独一份,在以后的日子里,每一次忆起毛大勇这个名字,都让她们内心戚戚伤悲。

  ————————————————————————————————————

  洛清霜和白安锦相识在四岁这一年。

  镇远王大将军的独女自小体弱多病,虽然父母极尽疼爱,她温吞清冷的性子也不曾改变,无奈之下洛博只得让白秉章多多照拂,只望两个同龄的孩子亲近些,免去女儿孤单寂寥之苦,于是时任兵部侍郎的白秉章便奉王爷之命携幼女于王府拜会。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