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她撞鬼以后_尘剑客妖【完结】

  《当她撞鬼以后》作者:尘剑客妖

  文案

  半夜醒来发现自己背后躺了个鬼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yīn差阳错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苗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她从噩梦中惊醒。

  巨大而刺耳的撞击声似乎仍她的耳边环绕,冷汗浸湿她的睡衣,身体还未缓过来,仍旧微微轻颤着。

  身后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她后背安抚,一边柔柔的哼起平缓的乡间小调。

  窗外的冰冷月光透过玻璃窗洒到在chuáng上,她长舒一口气,掖掖被子,困意慢慢涌上来。

  突然,她唰地睁开眼睛,目中的惊疑在惨白月光的照耀下分外显眼。

  她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她是独居。

  天上明月当空,夜风微凉,伴着蝉鸣从窗缝悠悠chuī进室内,chuīgān了她身上的冷汗,窗两侧未拉上的黑色遮光窗帘微微晃动,似女人风中飘扬的长发。

  身后的手不紧不缓的轻轻拍打着,手掌的寒意透过薄薄的棉布睡衣蔓延上她的四肢。沈苗汗毛根根乍起,她放缓呼吸,不动声色地朝着chuáng边挪移。

  终于,她摸到了自己的底气,那两把放到chuáng头柜的泛着寒光的独居女性必备的武器——菜刀

  沈苗鲤鱼打挺从chuáng上敏捷一跃而起,手持两把德国菜刀,警惕盯着chuáng上的人,寒毛乍起。

  在沈苗原本躺着位子的后面,一个白袍女人面朝沈苗侧躺在chuáng上,黑发覆在她的脸上看不清面孔,手仍在沈苗躺着的位置慢慢拍打。

  “赶紧离开我家,不然我就报警了!”自小在社会主义红旗下长大的沈苗并没有散发思维,她认为自己只是正在经历一起偷完东西还来挑衅主人的奇葩入室盗窃。

  白衣女人置若罔闻,自顾自地机械重复这那一个动作。半晌,她朝着沈苗抬起一只手,如同章鱼舞动触手般伸展着手指,借着月光,沈苗清晰看见她手背上深紫色的脉络,以及泛着青灰色的长指甲。

  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张开口,发出诡异的声音。“呃——,呸。”。可由于姿势问题,头发不可避免的被吃进了嘴里。

  沈苗默默无语,她盯着怪叫的女人,觉得自己简直衰神附体,碰上入室盗窃不说,这人脑子还有些毛病。

  “我再说一遍,立刻离开我家!马上!”沈苗板起脸,威胁的挥舞了一下手中菜刀。

  “我好可怜——好饿——”女人的声音在空气中幽幽响起,她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清秀却透着青白色的面孔,双光空dòng,两管鼻血自鼻孔淌下缓缓流过嘴唇。

  沈苗见状,嫌弃的拿起chuáng头上的抽纸朝她扔去,她不想自己gān净的chuáng单被这个女人弄脏。又看这个女人如此瘦弱,稍微放松了紧绷的神经,皱着眉说道。

  “你可怜就要来我家偷东西吗?我丢了钱财不也很可怜?我不欠你。再说,你有手有脚,为什么不找一份正当的工作养活自己?挨饿也好意思说,你活该。赶紧离开我家,我可以不报警。离开后就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吧。”

  “我说,你真的看不出来吗?”女人并未拿纸巾,而是反手将鼻血抹到手背,沈苗厌恶的将眉头又皱紧几分,快要拧成了个疙瘩。

  女鬼抿抿嘴,直勾勾看着沈苗。“我其实是个鬼——”

  “哦,好巧我也是,现在没空和你开玩笑,赶紧走。”

  女人也顾不上虚弱,猛地扑倒沈苗面前,对着她扬起脸举起指甲,抓狂说道。

  “你见过那个正常人有这样的指甲!哪个人的鼻血会这样哗哗流个没完!”

  沈苗警惕后退一步,冷静分析。“流鼻血说明你上火,长指甲……这指甲里还有泥,只能说明你不讲卫生。”

  在看过女人的穿墙表演后,沈苗终于相信眼前的奇葩女人是个女鬼,二十几年才搭建好的世界观一夕崩塌,她把刀重新宝贝的放回柜子上,然后,坐在chuáng上开始低头沉默。

  女鬼抓耳挠腮在沈苗面前晃来晃去。“哎哎,你别沉默啊,尖叫呢?眼泪呢?惊恐呢?说好了像受惊的的羊羔一样满屋乱跑屁滚尿流呢?”

  在说了良久的单口相声后,也垂头丧气坐到沈苗身边,她捂住脸,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抱怨起来。“啊啊啊我快崩溃了!你们现在的活人是都变异了吗!”

  “……你能弄死我?”

  “……不。”

  “所以说一个只会吓人的鬼有什么好怕的?”而且还不怎么吓人。

  女鬼张张嘴,欲哭无泪发现自己竟找不出反驳的话。

  “你除了我还吓过别人?”

  “就你楼下那个男的,他不仅没认出我是鬼,还对我动手动脚,色眯眯问人家都提供什么服务价位多少,明明人家还是个huáng花大闺女呢嘤嘤嘤……”

  沈苗无言,确实,她下楼时总是能看见那家住户门前的垃圾袋里装的满满的卫生纸。

  她还有一个疑问,于是向女鬼问道。“你们鬼吓人是出于乐趣吗?”真是无聊的低级趣味。

  不知触到女鬼的哪根弦,她情绪一下子爆发,抽过一旁纸巾,边大声抽噎起来。

  “嘤嘤嘤,谁想吓人啊,本来我在家里好好的逗着毛毛,就是我家狗,眨眼的功夫就到你们人间来了,,我地府那套房子可是刚还完贷款啊,这里阳气这么重,我再不吸收惊恐之气就撑不住了嘤嘤嘤隔——”

  “那你为什么选择流鼻血如此……新奇的吓人方式?”

  “听前辈们说的呀,他们说脸上源源不断的流血足够把人类吓破胆了!”

  “其实我认为摘下头来、眼睛流血、四肢扭曲着走路更吓人一点。”

  女鬼惊恐。“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变态!”

  ……

  沈苗沉思片刻,眼睛一亮。“我知道有个地方适合你。”

  “哎,我听说步行街旁边那家鬼屋新招了一个扮鬼的工作人员,好像特别会吓人!咱们明天去玩玩吧。”

  “鬼屋吓人都有套路了,没什么好新奇的。”

  “不不不,这个不一样,我听去过的人说,那个人可以摘下头来、眼睛流血、四肢扭曲着走路,有时还会表演穿墙魔术!”

  在一旁挑苹果的沈苗一挑眉毛,原来她不是不喜欢用那些招数,而是压根没想起用,看来凭借这些她在那如鱼得水混得不错。

  付好水果钱,她开着车驶到一家常去的馆子,打包了一份加了五个鹌鹑蛋的朝鲜面。

  慢悠悠溜达到自己楼下,天色已经黑了大半,沈苗习惯性扫了眼自己窗户,暖huáng色的灯光从窗户透出,散着暖意。

  卧槽?

  沈苗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她疾步冲上楼去,飞快的掏出钥匙打开门。

  电视机里综艺节目一下子将她包围进欢声笑语海洋,由于吓足人的缘故,女鬼恢复了气色,只是脸色略显苍白,她依旧穿着白衣,盘着腿抱着棕色抱枕倚在沙发上,边舔着棒棒糖,边擦着眼角笑出的眼泪。看到沈苗还招呼起来。“你回来的好晚呀!你这个电视真难搞,噗哈哈嗝你快来看这个怎么这么好笑哇!”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