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山神再就业_齐小修【完结+番外】

  《过气山神再就业》作者:齐小修

  文案:

  huáng仙是一只huáng鼬,俗称huáng鼠láng。她好不容易修炼成妖混上山神,过起了不愁吃穿的日子,谁知道一觉起来家就被人拆了。

  huáng仙:完蛋,那群村民不会是觉得我没有用,还白吃贡品便把我推翻了吧。呜呜呜,我饭来张口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钱雨潼:诶,这个破庙原来还有人住啊,要不要把她的拆迁费还给她啊。

  钱雨潼第一次遇见huáng仙在山神庙,她正抱着佛像痛哭流涕。第二次遇见huáng仙是在公园,她正抱着传单对池塘的锦鲤流口水。第三次遇见huáng仙在快餐店,她正抱着拖把对橱窗里的炸jī流口水。第四次……第四次钱雨潼直接把huáng仙领回了家,她正抱着自己对宠物貂粮流口水!

  huáng仙:雇我吧雇我吧,我可以为你洗衣服做饭、保家护院,让我gān什么都行!

  钱雨潼:暖chuáng你行不行?

  晚上钱雨潼穿着浴衣兴致勃勃的来到卧室掀开鼓起来的被子,佳人没找到却看到一只硕大的huáng鼠láng!

  huáng仙:来吧,我的皮毛超暖和!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yīn差阳错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huáng仙、钱雨潼 ┃ 配角:huáng仙一众好友,钱雨潼一众家人 ┃ 其它:都市妖jīng

  第1章 家被拆的huáng大仙

  “咔咔咔——”

  “轰、轰隆、咔咔——”

  huáng仙躺在chuáng上不安地翻了一个身,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那些人在做什么,好吵啊。我还没有睡醒呢,不要吵啦。

  huáng仙一张小脸皱成一团,终于在这无休止的噪声中睁开了眼睛。她刚刚睁开眼,就被掉下来的沙土糊了一脸,她连忙低头揉着眼睛,突然又感到一阵地动山摇。

  怎么了?怎么了?难道是地震了?huáng仙一阵心慌,也顾不得揉眼睛,立刻从自己的窝中跑了出来。

  是的,窝中。huáng仙不是个人类,而是一只huáng鼬。huáng鼬俗称huáng鼠láng,是一种在乡野中也比较常见的野生动物,有时候在城市中也能见到。

  但是huáng仙也不是一条普通的huáng鼠láng,她是huáng大仙,也就是修炼成jīng的妖怪,在乡间传闻中占有一席的地位。

  不过这个经常被村妇用来吓唬小孩的大仙可没有故事中的那么凶神恶煞,反而是一脸的落魄委屈,圆圆的小脸上长着一双灵动的眼睛,因为刚刚被沙土眯了眼睛,现在是眼眶红鼻头也红。

  huáng仙最害怕地震洪水等这类天灾,无论是她成jīng前还是成jīng后,在自然力量面前始终都是那么的渺小。

  终于跑了出来,huáng仙刚刚迈出了自己山神庙,迎面而来就撞见了一个大家伙。

  坐在挖掘机的司机也是一脸的惊魂未定,这怎么还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呢,差一点他就要砸到这个家伙了

  。

  司机探出头来骂道:“你不要命了!怎么还没搬走啊,这都多少天了!”

  huáng仙长大嘴望着眼前的大铲子,这个东西她认得是挖掘机,但是她记得这个东西一般是用来挖掘和拆迁的。想到拆迁,huáng仙立刻朝着自己的山神庙看去,果然山神庙的半个屋顶已经没有了。

  原来不是地震,而是她的家被人拆了,huáng仙惨白着一张小脸问道:“现在是什么时期?”

  司机不耐烦地说道:“10月23日,都已经多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做准备了,怎么还没搬走?你也不去打听打听,乾鑫集团给的你们的钱已经够多了,怎么还不知足呢。”

  “搬走?”huáng仙只听到了这两个字,再联系一下眼前的场景,立刻想到他们这是想拆了她的家。想到这里,huáng仙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嚎啕大哭道,“哇——难道是我贪睡了吗,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保证下次不会再犯了。”

  huáng仙是一只修炼了五百年的小妖,虽然她现在是人模人样的,但她刚化形时可是很失败的,两个小耳朵,毛茸茸的大尾巴,脸上还有没褪gān净的huáng毛。

  作为一个常年用四条腿走路的动物,突然变成两条腿走路还真的有点不太习惯。她刚刚走了两步,便左脚绊住右脚,一路滚下了坡,最后还是撞到一个人才停了下来。

  男人是上山捡柴却不小心摔断了腿,突然见到一个毛茸茸明显不是人的东西滚过来也是吓了一跳,可他又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那个东西撞到他身上。等这个毛茸茸的东西站起来后,男人的魂都吓飞了,这不是老人们常说的huáng大仙吗。

  古人很是封建迷信,越迷信越怕,越怕越迷信。如果这里是一个稍微繁荣一些的城镇,可能这个人已经在脑海里想到了这附近都有哪几个道馆哪几个道士,哪个道士最会驱妖,可惜这里是很封闭的小山村,靠着老天爷吃饭,平时最敬畏鬼神,生怕有一个不敬整个村子就跟着完了。

  现在又看见喜怒无常的huáng大仙,别说驱妖了,不吓得尿裤子就不错了。那人也不顾得腿伤了,直接跪在地上讨饶到:“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小心冲撞了大仙,还望大仙海涵,千万不要怪罪于我。如果大仙你今天能放我一条生路,他日我一定会为大仙你塑造金身,日日供奉。”

  这么一摔,huáng仙别说huáng毛脸了,直接摔成了huáng鼠láng的脸。她挠了挠耳朵,咧了咧嘴,咦,这个人说什么呢,我听不懂人话啊,他的动作我也看不懂啊。

  原谅huáng仙是一个常年住在山dòng里土包子鼬,虽然她曾经下过山,可是人类对huáng鼬这物种实在是不友好,她每次都是匆匆来,再匆匆走,根本没时间去研究人类平时都说什么。

  见到huáng大仙呲牙了,男人更是两股战战,头磕得更勤了。

  huáng仙伸出手扶住了那人的头,即使听不懂,看不懂,但是那些流下来的鲜血她可是看得清楚。huáng仙安分守己、十分规矩地活了百年,平时连吃顿肉都要挑个好日子,焚香沐浴很虔诚地表示尊敬。她吃下它们是为了维持生存,来日一定会将这些因果还上。

  这其中因果最沾不得的动物就是人了,他们丈着自己的脑袋大,心眼多,肚子的弯弯绕绕谁也看不清。借了他们十分,能要回来一分就不错了,更不要说欠他们东西了。

  但是想要得道,就一定要走进人类世界得到他们手中的一分,因此当他们能化成人形的时候就要去接近人类,不过要切记那一分是他们心甘情愿还回来的,千万不要欠下任何东西。因为人类贪得无厌,她们会抓住这一分,让妖jīng永生永世为他们所奴役。

  huáng仙是下来借十分的,这个人要是直接磕死在这里她欠下的可就不只是十分了。她一抖身子直接变成了一只足有牛犊大小的huáng鼠láng,毛茸茸的huáng爪子在那人的头上点了点,那人头上的伤口立刻用肉眼看见的速度愈合了。

  男人立刻愣住了,盯着huáng仙的爪子不敢动。

  huáng仙也信心十足地看了看自己的爪子,不错,在小动物身上起作用的治愈术对人类也有用,那是不是大一点的伤口也有用呢。这么想着huáng仙又把爪子按在了那人的腿上。

  huáng仙一把爪子挪开,那个就连滚带爬地跑远了,最后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停下,远远地又对huáng仙磕了几个响头,然后趁着大仙还没有反悔赶紧一瘸一拐地逃走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