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徒弟成女皇_蓝若轩【完结+番外】(7)

  “娘亲——”叶无惜痛苦地喊了一声。她现在已经陷入了幻境之中,看到了自己的娘亲,看到自己的娘亲来接自己,说要带自己去极乐世界欢度此生。

  叶落尘有些焦急地拽着自己的师父,问:“师父,无惜怎么开始叫娘亲了啊?她娘亲不是.... ....不是早就已经... ....”

  师父也皱起了眉头,说:“落尘,你快些——快些喊喊她试试看,现在正是祛毒的关键时刻,一会儿还要她自己吐出那口毒血。若是她现在失去了意识,毒入肺腑,我们谁都救不了她!”

  叶落尘想了想,伸手捏住了叶无惜的手。叶落尘虽有内力护体,只是她自幼体寒,加上所修内功乃是极寒之术,因此双手是冰凉的。这一丝凉意让叶无惜稍稍颤抖了下,这样就够了,至少说明她对外界还有反应。

  “无惜,我知道你听得到,我也知道你现在很痛苦很痛苦。作为你的师父,我没有办法帮你分担你的痛苦与难受,也无法替你去挣扎,但是你想一想,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只要坚持下来,等你身子好了我就可以传授你本门最高深的功法,到时候你想出山报仇,想làng迹江湖,没人可以阻拦你... ...”

  叶落尘的声音仿佛山间的清泉,居然真的让叶无惜平静了下来,药效也渐渐发挥作用。等到那口毒血被叶无惜吐出来之后,叶落尘才算放了心,将叶无惜抱回了chuáng上.... .....

  第六章 她在世间,再没了依靠

  叶无惜的资质不错,在解毒之前只能练练基本功,还看不出什么,等她解毒之后,叶落尘开始一点一点传授她逍遥剑派最为高深的内功心法——逍遥心法,这个时候才看得出来叶无惜的悟性有多高。

  等到叶无惜十三岁的时候,已经将逍遥心法练至第七重,有些人终生都达不到这个地步。

  这日叶落尘跟叶无惜比划过招之后,兴高采烈地去见了自己的师父。

  “师父,您眼光可真不错,无惜的功夫越来越好了。方才我同她练剑,若不是我的内力较她更深厚些,都要打不过她。”叶落尘眉眼之间是说不出的得意,仿佛在跟自己的师父说:看吧,我收徒的眼光是不是很好?

  师父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其实若论收徒的眼光,谁能比得上他?叶落尘是这么多年来他所见过的天资最高的人,比先祖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年纪轻轻便成了当世少有的高手,要不是她还小,心性不足,怕是所谓的天下第一都要让位了。或许将来,叶落尘的成就要比创派祖师还要高也未可知。

  “师父——”说话间,叶无惜已经收剑到了两个人身边,“师祖——!”

  叶落尘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说:“行了,去休息休息吧,今日足够累了!”

  “是,师父!”叶无惜负剑而行,看着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待叶无惜离开之后,叶落尘看向自己的师父,问:“师父,您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师父刚刚看着无惜的眼神含着些许无奈,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边,但是又没有把无惜留下来说说话,那肯定是要对自己说。

  “你随我过来!”

  叶落尘难得看自己的师父如此郑重其事,表情也严肃正经了许多。跟着师父走到他住的屋子之后,叶落尘忍不住开口问:“师父,到底什么事?”

  师父看了她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落尘,为师嘱咐过你多少次了,凡事多点儿耐心。你如今双十有二,却还是毛毛躁躁的,连你那徒儿都比不过,你这个样子让为师如何能放心?”

  这种临别遗言一样的话让叶落尘内心感到一阵不安,她唤了一声:“师父?”

  师父轻轻摆了摆手,说:“不必多言,你我都晓得这一日迟早都会来的,人活一世,说白了就是在等那一日的到来。我今日叫你过来,是为了最后给你留一条路。”

  “最后一条路?”叶落尘刚说完,就见师父不知道动了动什么,chuáng居然从原地移开了,出现了一条密道。

  “这是我逍遥剑派最大的秘密,从此密道一路往前走,走到最后能看到一片海滩,那里千年前是没有什么人的,如今有也不过是一两户渔民。若是你将来到了生死关头无处可去,便从这里逃了吧!”师父说完,又道,“只是这条路你还不可以告诉无惜,万一将来你们两个生了什么嫌隙,那我的傻徒儿你可就一点儿退路都没了。”

  “师父,您不信无惜?”叶落尘问了一句,“我可是无惜的师父,再怎么生出嫌隙来,她还能断了我的退路不成?”

  逍遥剑派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剑派,千年前还做着为人们算命的营生,所以历来的掌门都有些神神叨叨的。到了叶落尘师父这一代,算命的本事不多了,只能算个半仙儿。半仙儿师父说:“为师昨夜夜观天象,发现无惜的命格太重,这样的人往往会有很大的成就,只是她身边的人也往往会为她所克。你二人命格纠缠不清,一般师徒不会这样,为师怕有什么变数。”

  最终叶落尘还是答应了自己的师父,绝对不把这条救命的路告诉别人,连叶无惜都不会。临出门之前,师父又说:“落尘,为师说过在叶无惜成长起来之前,不许你出山。可是师父也知道自己没有几天日子了,待师父彻底归了尘土,到时候就管不了你的。你就答应师父一件事,在无惜未满十五岁之前,不要带她出山。”

  叶无惜今年有一十三岁,离她满十五岁还有不到两年。师父的意思,难道是他连两年都没有了吗?可是怎么会呢?师父虽然白了头发白了胡子,可是年纪分明就不大,又有内功护体,怎么可能连两年都活不过?可是师父又不可能用这种事来欺骗自己。

  叶落尘活到如今的年岁,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忧愁难受,却只是因为她不曾经历她的生离死别,她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师父会离开这个世界,以后再也见不到。

  叶无惜心思向来缜密,她看叶落尘心情不是特别好,变着花样儿哄她开心,可是收效不是很大,叶落尘还是笑得少了。要知道叶无惜最喜欢看的,便是师父那比chūn花夏日还要耀眼夺目笑颜,可是现在已经好几日不曾看到。她想了许多法子,摘了野花,抓了野兔,甚至学着树上彩衣娱亲的法子为师父抚琴弄舞,也没让师父高兴起来。

  “师父,您到底怎么了?”叶无惜忍不住问出了口。

  叶落尘轻轻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无惜,你说生与死重要不重要?”

  “既重要也不重要,这应该要看死的是什么人,与你什么关系吧。这世上的人何止千万,每天都有人在死亡,一个陌生人的生与死似乎跟我没有多少关系。”叶无惜神情十分凝重,“不过时间会冲淡一切,即使是我娘亲的死亡,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的难受也已经去了大半,留下的也不过是一个要报仇的执念。”

  “呵~”叶落尘轻轻一笑,伸手拍了拍叶无惜,“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生出了这样的感慨,与你一比,我倒是个俗人了。罢了罢了,还是早些休息吧!”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