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徒弟成女皇_蓝若轩【完结+番外】(4)

  “真的吗?”

  “真的!”叶落尘又露出了一个笑容,说,“你先起来坐一会儿,我去弄吃的。”

  山里有自己种的稻谷,可以用来煮粥,不过天天喝白粥天天喝白粥,叶落尘都喝厌了。本来昨天想着能出个山,拿着师父给的金子住个好屋子尝尝珍馐美食的,可现在看来,还得自己去打野味吃。

  这会儿山上野兔是最多的,烤兔子的滋味也很不错,不如就去逮两只野兔好了。打定了主意之后,叶落尘就带上自己的弓箭出发了。

  其实凭着叶落尘摘叶飞花的本事,出门根本不用带什么弓啊箭啊的,但是狩猎是一件严肃的事,不能用乱七八糟的东西武器。所以叶落尘就很烦,因为羽毛箭需要她自己一个人做好,用一支少一支。

  叶落尘往后看了一眼,叶无惜果然猫着身子跟在她身后,看来可以培养培养小徒儿,这些事还是早日叫她去做比较舒服。

  “来来来,你过来!”叶落尘把小徒弟叫了过来,“你拿着这个看看。”叶落尘把几支羽毛箭递了过去。

  “这箭好jīng致啊,可是师父,我不会she箭!”

  “不是要你she箭,一会儿我去打几只羽雀,你照着这个样子帮我做几支羽箭。”叶落尘把事情压在叶无惜身上,毫无愧疚之心。

  “... ...是!”叶无惜居然还逆来顺受给应下了,“不过师父,我以前没做过,你要先教我才是!”

  “嗯,我教你!”

  山中的岁月过得很快,叶无惜适应得也很快,不过月余,她便能自己按时去扎马步走梅花桩了,她自己实诚不偷懒,所以叶落尘也不非要看着她,觉得自己这个师父当得是足够清闲。

  这日,清闲的叶落尘又去找了自己的师父,揪着他的白胡子把人给弄醒。

  “... ...你又要做什么?”chuī胡子瞪眼已经不足以表达师父的愤怒了,他甚至想要抄起一边的拂尘给叶落尘打一顿。

  叶落尘一手拿起拂尘藏在身后,一手将自己早就备好的茶端了上来,笑得十分不怀好意:“师父父,你别睡了,我有重要的事儿要跟你商量。”

  “什么事?”接过了茶的师父脸色才好了一些。

  “师父,现在无惜的基础功已经练起来了,她跟我还不一样,也不用别人看着,不如你就抽个空去经常去指教她几招?”叶落尘还是想要出去走走,“之前不是让我出山吗?我刚爬上去就下来了,除了几个死掉的人和叶无惜,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可!”师父摇着头拒绝。

  “为什么啊?”叶落尘不乐意了,“当初不是师父你要我出山的吗?怎么现在又不许了?”

  “当初让你出山,最大的目的就是寻回一个继承人来。现在你的徒弟已经找到了,作为她的师父,你要亲自把所有该学到的东西都jiāo给她。”师父说,“我只是她的师祖,不能越过你去指点她!你若是真的想出山去看看,那就尽早把你的徒儿教成当世高手,有资格做我逍遥剑派的第四十七代掌门,到时候你再想出去,师父也不拦着你了。”

  “... ...”叶落尘无语地看着自家师父,是,叶无惜资质不错,可是还及不上自己,就算自己,也是风里来雨里去足足十五年,才勉勉qiángqiáng让师父同意自己下山的,难不成自己要等到四五十岁才能下山去吗?想一想也真是太可怕了。“师父,等无惜长大了,徒儿就老了!”

  “老了便老了,你老了难不成还会走不动?再者说了,外头的花花世界对年轻人的心绪影响很大,你都不怕自己乱了心智走火入魔吗?等你年长几岁,为师就没了这些担忧。”

  “... ...师父要是不答应,那我就带着无惜一起出山去,到时候一样可以习武。反正你这里的秘籍我都差不多背下来了。”天天抄书天天抄书,叶落尘差不多能将那些秘籍都背下来了,要不是她所修习的内功心法在jīng不在多,她肯定会去尝试多学一门心法。

  “为师说了,等无惜武功大成,你们才可以出山去。”师父却很坚定地说,“你以为山外头就那么好?为师早就算过了,如今正是乱世,加上无惜这孩子身世复杂,你们两个如今出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所以所有的理由还是牵扯到了叶无惜的身世,可就这么一个六岁的小娃娃,身世再如何,难道还能接着被人追杀不成?可是师父既然这么说了,叶落尘就知道自己是出不去了。从小到大,老头子对她的要求都不多,可是为数不多的那几个要求她却反对无效,就好比打猎那件事,如果她不带羽箭打回来的猎物,师父都会扔了,一样都落不到她口中。

  “师父啊,徒儿真的想知道小无惜的身份有什么大不了的。”

  “该你知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晓。”师父还是不欲多说,并将叶落尘撵了出去,“行了行了,你去看着无惜练功吧,她自己一个人在梅花桩子那里,要是万一有什么不长眼的野物过来伤了她,那可如何是好?”

  “知道了,徒儿这就过去。”

  第四章 神秘的胎记

  下了几场秋雨,这凉意就渐渐浓了。不过叶无惜一日一日练功的任务却在加重,除了每日必须要扎马步走梅花桩之外,现在又多了一个,那就是练剑。逍遥剑派毕竟是逍遥剑派,剑法一定要会。

  就是叶落尘,每日也必定要抽出一两个时辰来舞剑。而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叶无惜都会找借口休息,然后捧个水壶在一边看。有时候水都洒在身上了她也不介意,就跟看迷了一样。

  这日叶落尘练完了剑喝水的时候,问:“在看什么呢?这么长时间也不去休息休息?”

  “没有,师父舞剑的时候特别好看。这套剑法叫什么啊,怎么练起来像是有雪花在飞一样?”叶无惜满是崇拜的问。

  “眼力不错!”叶落尘笑着擦剑,“我刚刚练的这套剑法就是飞雪剑,只可惜我练得还不到家,真到了化臻之境,剑气真的可以凝出实体,到时候漫天雪舞完全可以做到。”

  那样的场景叶无惜连想都不敢想,人力岂能定天,做到老天爷才能做到的事呢?可是叶落尘话里话外的自信,好似她真的看到过那样的场景一般,又容不得她不信。

  “师父,你练成过吗?”叶无惜还是把心底的话问了出来。

  “我自然是没有的啊,我还小呢!”叶落尘一点儿都不觉得这是个什么难题,“听说创派祖师在本派危难之际用出了最后一招,引得漫天飞雪,吓退了一gān敌人。当时祖师的年纪是三十九岁,我还有二十四年呢!”

  “我相信师父一定可以练成。”叶无惜朝叶落尘笑了笑。

  “哇——!”叶落尘突然像发现了天下最猎奇的事一般,捏着叶无惜软软的脸蛋问,“无惜,你笑了欸,你居然笑了欸!”

  叶无惜的笑容僵住了,没有消失,只是僵在了那里,就好像突然卡壳一般。她过了好长时间,才说:“师父喜欢我笑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