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徒弟成女皇_蓝若轩【完结+番外】

  《捡个徒弟成女皇》作者:蓝若轩

  文案:

  叶落尘出山之际,捡来个小女娃。女娃娃没了娘亲拜了师父,身世凄惨得一比,可是过了那么几年,徒儿长大了要去报仇。谁成想徒儿不仅没能手刃杀母的仇人,还从仇人手中捡了个皇位坐。

  登基大典那一日,叶落尘捧着一堆金子,说:“我徒儿现在是皇帝,我们逍遥剑派终于在我手上崛起了!”

  叶无惜笑看师父的盛世美颜,说:“师父,你做我的皇后如何?那样逍遥剑派便有朝廷撑腰,无人敢犯!”

  这个条件真是出奇地让人心动,叶落尘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

  武力值爆棚但蠢萌的师父VS看似乖巧实则腹黑心狠的徒弟,很甜很甜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落尘,叶无惜(墨子钰)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师父父,我捡回来一个小娃娃

  叶落尘十五岁那年,师父终于答应她让她出山去闯dàng江湖。试问一个从有记忆以来便一直长在深山老林的女娃子,一听说可以亲眼去见识见识话本子上写的那有烟火气的繁华世界,兴奋得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觉。

  第二日一大早,叶落尘便背着个没装多少东西的包袱皮等在师父门口,就等着师父醒来就告辞下山。然而她到底是高看了自家师父,这人再一次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

  师父醒来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还没走?”

  “... ...”叶落尘抖了抖自己空dàngdàng的包袱皮,说,“师父,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把你弄坏的断剑,你就这么让我去闯dàng江湖啊?说出去也太丢我们逍遥派的脸了!”

  叶落尘的师父气得一大把白胡子都要立起来,指着她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最后无奈地看着小徒弟,在自己枕头下边掏啊掏掏了老半天,掏出来一锭金子,郑重地将其塞到了叶落尘手中,说:“这可是我们逍遥剑派最后的家当了,你出去别老是想着把那把剑给换了,买点儿好吃的好喝的,在自己找点儿谋生的路子。在深山老林里这东西派不上用场,可要是出去了,有句话说的好,三文钱难倒英雄汉。”

  她拿了金子就要往外走,还说:“师父您就放心吧,我是那种能饿死自己的人吗?”

  “... ...”师父无语,要不是深知这个徒儿不谙世事却天生最会闯祸的本事,他闲了八百辈子去操这份心?“行了行了,你走吧。再不走我得被你气死!”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叶落尘就带着包袱皮和断剑上路了。逍遥剑派在逍遥山谷底,除了本门中人无人知晓这里的位置,说是上路,就真的是一路往上爬。

  幸好叶落尘自幼习武,加上天赋异禀,小小年纪便内功深厚,否则这么一路爬上去,那就太危险了。

  要说这逍遥谷是真的深,叶落尘一路爬一路歇,居然一路爬到了天黑。

  “呼——”叶落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可真不好爬啊,难怪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外人知道逍遥剑派的存在,普通人或者功夫不如何的人落下去就是个死,有点儿本事的一般也不能想到要跳下去吧。

  终于快爬到头了,叶落尘看着近在眼前的目的地,脑子不知道怎么抽了一下,总觉得会有东西从上头掉下来。然后就真的有个”东西“从天而降,叶落尘在抓与不抓之间犹豫了那么一小下下,再伸手去抓时只抓住了一截衣袖。

  嗯,这是个人。嗯?这是个人?!!!

  叶落尘下意识地要跳下去救人,可是又觉得自己手上的重量似乎不太对,难道是人没掉下去?

  低头一看,随风飘摇的除了一截衣袖之外,还有一个人。叶落尘愈发觉得自己力大无穷天赋异禀,这要是换个人,别说在这么危险的时刻分心分手抓住人了,估计连自己都要下去了吧。

  掉下来的这个没什么动静,不叫也不动,但是看着不像是个死的,应该是吓晕过去了,叶落尘无奈,借力跳到了一个尚算平坦的能站立两个人的地方,这才有机会看一下自己到底捡到了个什么“东西”回来。

  是个女娃娃,多大年纪叶落尘可看不出来,看她身上穿的衣服料子很是华贵,这人应当是谁家的小姐,不小心从山上落下来了,山上可能有人在焦急地寻找孩子,她便想着将人家的孩子给送回去。

  都已经快到山顶了,叶落尘想着爬上去费时费力,不如直接用轻功飞上去。紧接着她一跃而起,在原地借力便非了上去。

  带着那娃娃走了没几步路,便看到一匹中了箭的马倒在地上,再不远处便是与马尸分离的马车,帘子高高地掀了起来,能看到里头有个人身中数箭。叶落尘好奇地上前几步,这人的穿着打扮与手上这个女娃娃有几分相似,或许是母女,亦或许是姊妹。看两个人的样子似乎是因为露财遇到了匪徒,可怎么也不见其他人?

  叶落尘正在为难之际,突然听到一声微弱的低吟,那女子竟然还活着。不过等她上前为那人抚脉之后便松了手,现在就算这人突然说话也只是回光返照了,命都去了大半,大罗金仙在此都不一定能救回来。

  那女子突然睁开了双眼,看到叶落尘仿佛看到了仙女一般,紧紧攥着她的手,说:“求你救救,救救我的女儿!”

  叶落尘第一次见到外人,还是一个请求自己的外人,自幼只能看话本生出来的侠义之心瞬间被激发出来,把女娃娃推到女子面前问:“你说的女儿可是她?”

  那女子见到孩子安心了,忙说:“对对对,我们被仇人追杀,护卫为了保护我们两个都死了,我以为... ...女侠,你一定要保护好我的女儿啊,她是... ...她是... ...”女子没有说完话,便不甘心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 ...”叶落尘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原来话本子上讲的都是真的,关键人物真的说不完最关键的话就会死。

  看着面前人的尸体马的尸体与坏掉的马车,叶落尘有些不知所措。仇杀这种事可大可小,现在活着的只剩了这么个小娃娃,可能追杀她们的人以为这小娃娃掉到了悬崖底下摔死了,但万一有人好奇心颇重去崖下看看,那他们逍遥剑派岂不是bào露在人前?

  叶落尘出山之际,师父便再三嘱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外人知晓逍遥剑派的存在,原因挺让人无奈的,因为剑派数千年前得罪了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可这都几千年过去了,那仇家也不知道还在不在,真不知道师父师祖们都在担忧什么。

  正为难着,背上背着的小女娃还醒了。

  “小孩儿,你知道你是谁吗?”叶落尘张口就问。

  小孩儿东张西望一阵,看到了自己娘亲的尸体,一下子挣脱了叶落尘的怀抱朝那里跑过去,趴在那尸体身上便开始哭喊:“娘亲——娘亲——!你醒醒啊——!”

  虽然不想打击这么幼小稚嫩的孩子,可叶落尘还是选择把事实告诉她:“你娘亲已经死了,那箭上有毒,我救不了她!”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